“没有的东西,只当你吹牛。”殷勤狐疑地瞟了一眼庞大尼,这货是不是吹牛暂且放在一边。殷勤可是从庞大尼不经意之间的言语里琢磨出很多的信息。

    若是庞大尼没有吹牛的话,那就意味着她的空间宝物中曾经藏有飞舟这类的法器。但是庞大尼又说此飞舟在野狼镇时还在,现在要看却是没有了,是卖了还是被人借去?

    殷勤不认为庞大尼一个小屁孩有能力在野狼镇将这么重要的法器脱手,除非还有别人在暗中与她有某种联系。

    问题是这种暗中联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特别是到了花狸峰之后,庞大尼最近一段日子就住在云裳眼皮子底下。殷勤不认为有谁能够瞒过金丹老祖的感知,偷偷潜入暖云阁附近,而不被云裳察觉。庞大尼的吞云珠虽然有阻隔老祖神识感知的作用,却不具备隐蔽的效果。

    殷勤他们使用吞云珠,就好比是下雨天打起一把雨伞,云裳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将将他们的雨伞扒拉到一边去。

    庞大尼若是没有与人联系,殷勤想到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庞大尼随身携带的或许是一种远程传输的法阵。她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将远地某处的法器,丹药甚至小型针法抓取过来。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那艘飞舟的去向问题了。

    当然这也只是殷勤的假设,传输阵法可是比空间法器更稀有的东西。据说只有蛮皇武氏会给镇守边疆的城池配备这种昂贵的法阵,用以传输紧急的公文,以及某些特殊物品。但这种阵法的体积应该不小,像殷勤想象中的便携式传输法阵,荒原上还没听说哪家拥有。

    伍落倒是没有殷勤想那么多,他既期望看到庞大尼拿出两样高品法器开开眼,又担心根本看不出符文而丢了面子。

    庞大尼被殷勤用话一激,脸色微红道:“你们先出去,我拿法器出来让你们见识一下,看我有没有吹牛。”

    伍落与殷勤对视一眼,起身去到院里,他俩都很期待庞大尼会拿出什么样的宝贝出来。

    在院里等候的功夫,殷勤问了伍落一句话,他能否考虑将炼器的心得经验总结成经卷?花狸峰,具体说是老祖吧办希望收购或者以修行的道法来交换。

    伍落的炼器秘术那是多少灵石都不会卖的,可殷勤提出的第二个条件却又让他颇为心动。

    殷勤见伍落犹豫,也不勉强,只淡淡地说:“我希望你能仔细考虑我的提议,我更希望你能将目光看的长远一些。就像你说的,一辈子都没能走出野郎镇是你最大的遗憾。敝帚自珍,一辈子也跳不出做个打铁匠人的格局。”

    伍落沉默好久方才下了决心道:“我们伍家世代炼器,心法诀窍行不外传。俺不能因为自己修学道法而将家传的秘术作为交换。倒是俺炼器几十年的一些经验之谈,可以写与殷主任。”

    殷勤笑笑,正要说话,里屋庞大尼大声道:“你们不是要看飞舟吗?进来看吧。”

    殷勤心中暗笑,看来激将法对这小胖妮还真是管用。他对伍落道:“我刚才所说并不着急,你回去后先去写一两篇,我看过再说。至于你家中秘传的炼器术法,也不必说的那般绝对。我过几日正好要去一趟铁翎峰,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炼器的秘笈,可以与你交换。”

    伍落被殷勤此番说法,吊起了胃口,万兽谷虽然不是炼器大宗,但藏经阁中的馆藏也要比他伍家不知高明多少。只是不知道殷勤凭什么敢说,能从铁翎峰的宗门藏经阁里搞到炼器相关的经典。

    要知道,即便是内门弟子,可以借阅的经卷也只限于自身修习所需之道法和丹诀。那些与炼器,炼丹以及阵法相关的典籍,则需由巨门或者武曲部的长老代门下弟子提出申请,经由主管藏经阁的长老首肯才能借阅,并且还需向藏经阁交纳相应数量的灵石才行。

    伍落揣着满肚子的问号,跟着殷勤进到屋中,只见当中的桌上果然放了一架飞舟。单从大小上看,也就是个黄级飞舟,比他们离开野狼镇时乘坐的从聚香斋借来的飞舟要小上不少。

    殷勤背着手,围着桌子转了一圈儿,对一脸得意的庞大尼道:“你这个飞舟的个头小了点,也就是个黄级飞舟吧?”

    庞大尼不屑地瞥一眼殷勤道:“飞舟的品级高下并非只看大小的,你可知道武氏一艘用于二十八宿军的黄级飞舟,造价要超过平常的玄级飞舟?”

    “哦?”殷勤来了兴趣,追问道,“你这飞舟难道也是二十八宿军那种主战飞舟?”

    庞大尼胖脸一扬道:“你们不是说能够窥出法器的构造诀窍吗?我这飞舟有何特别的地方,自己看下不就知道了?”

    殷勤对伍落笑道:“这孩子没大没小地,竟然将你这位筑基修士的军!”

    伍落心道:他明明是不给你殷主任的面子,却被你顺水推舟将难题推到我这儿。他明知这种高品法器,根本没法用阴火感知去窥探符文,也就干脆不费那力气。以他多年炼器的经验,自己观察飞舟各处浮于表面的符文,以及飞舟的样式,也能看出些许端倪。

    伍落凑近飞舟,仔细看了半日,神色凝重道:“若我看得不错,这架飞舟无论攻防法阵以及速度坚固,都已接近极品,想必与武氏二十八宿军的飞舟相比也毫不逊色。”

    庞大尼傲然一笑,又问殷勤:“殷主任看了半天,看出什么门道来了?”

    殷勤见伍落没有以阴火感知窥探这飞舟的奥秘,就知道他之前所说的水分颇大。不过,他对自家体内的冰寒感知颇为好奇,想知道能不能以此种感知之力,却探索飞舟所刻的符文奥妙。若按照伍落的说法,此种高品法器所押入的符文超过千套,不知自己那股冰寒感知能够探出几套?

    殷勤对庞大尼与伍落微微一笑道:“我虽然对炼器之道不甚精通,但对符文也不是一窍不通。不过,我的手法也是家中秘术,施术的时候还请两位到远中稍微等候。”

    伍落见殷勤说的一本正经,心中却是暗自偷笑。全花狸峰的修士都知道殷勤家传老龟血脉,除了抗揍之外哪有别的秘术?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