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看着庞大尼的黑眼圈,心中又是奇怪,又是好笑。这货浑身上下满是零碎,殷勤甚至怀疑他身上有能够主动护主的防御法器或者阵法。却不知是哪位大能,竟然将他的眼眶捣青了?

    鸭蛋的脸上带有忧色,欲言又止,倒是伍落,大咧咧地道:“谁能捣他的眼睛?都是他自己作的。”

    庞大尼从伍落背上下来,哼哼两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两滴药水,往眼眶上抹。

    “抹再多那东西也没用!”伍落嘿嘿笑道:“你那再造液是女修用来重返青春的宝贝,消除皱纹管用,像你这种瘀青却是屁用不管。”

    殷勤见鸭蛋盯着庞大尼手中的再造液,羡慕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便伸手问庞大尼道:“给我来两瓶。”

    庞大尼把手中那瓶递过去,见殷勤伸在半空的手却不放下,青肿着的眼睛翻他一眼,从怀中又摸出一瓶,嘟嘟囔囔地道:“你又不是女修,要这干嘛?”

    殷勤收起一瓶,将庞大尼用过的半瓶递给鸭蛋道:“给你一盏茶的时间,把庞大尼的瘀青消掉,这些再造液就是你的了。”

    鸭蛋喜笑颜开地接过再造液,将庞大尼拉倒一旁,小手覆盖在他的眼睛上,调动灵气片刻的功夫,庞大尼只觉眼睛四周一片清凉,瘀青肿胀已经消失不见。

    庞大尼埋怨鸭蛋道:“早知道你有这手段,何苦抹那么多女修的东西在眼睛上?”

    鸭蛋笑道:“伍落若是不说,我哪知道你抹的是什么?花狸峰上谁不知道你灵药多,法器多,灵石多,都叫你庞三多呢。”

    庞大尼瞟了殷勤一眼,有些不甘心道:“你若主动帮我消去青肿,我那两瓶再造液就都是你的,何苦让他抽走一瓶?”

    殷勤笑嘻嘻地问伍落:“庞大尼这宝贝连鸭蛋都认不出,你一个打铁的倒认得?”

    伍落老脸一红道:“俺辛辛苦苦每日千锤万锤,挣些灵石全被俺那婆娘拿去换了这东西,俺怎会认不得?”

    殷勤又问庞大尼的眼睛到底是咋搞的?

    鸭蛋面带忧色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她去到武曲部的宝器阁找伍落的时候,的确因为伍落尚在炉上锻铁,耽误了一阵时间。等伍落忙完手上的活计,鸭蛋看看时辰差不多了,想到庞大尼已经在后山垦田,干了大半天,就绕了一点路,去到后山准备把庞大尼接回来。

    谁知到了后山一打听,庞大尼被禄存部的耿华清传走问话去了。鸭蛋心中奇怪,不知道禄存部找庞大尼何事。她知道殷勤对这庞大尼颇为照顾,怕他在禄存部那边出什么差错,便又带着伍落去往禄存部所在的花狸峰的库府。

    结果她刚到库府的门口,正看到庞大尼抡起一根紫色竹竿,将一条三眼青狼抽得飞出好远。鸭蛋吓了一跳,她认得那条三眼青狼乃是禄存主事更长老的灵兽,前年刚刚进阶四级,比一般的荒原青狼凶残百倍。

    一个连气脉都没开的凡人,拿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竹竿,竟然将一头四级妖兽抽得飞起。鸭蛋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合不拢嘴。

    庞大尼抽飞了三眼青狼,心中很是得意,手腕一抖,又将库府门旁的一个巨大石兽雕像抽得碎石飞溅,然后便被一块飞来的碎石砸中了眼眶。

    至于庞大尼为何突然暴起,倒也不能完全怪他。那耿华清将庞大尼从后山唤出来,走了没多远,庞大尼便说走不动了,要人背着才行。

    耿华清虽说让祖爷爷骑惯了的主儿,却也不能让个凡人小胖子骑在背上。加之庞大尼是个凡人,耿华清根本瞧不上他。

    庞大尼故计重施,掏出一枚灵石。

    耿华清也是个不差钱的主,觉得庞大尼一个凡人,竟然用灵石来驱使修士,受到了好大的侮辱,便抬起一脚将庞大尼手中的灵石踢飞了出去。

    “你敢踢我!”一直面墩墩的庞大尼尖叫一声,化身成了暴走的胖大兽!他的两只胖手一撮,手上便凭空多了一根紫色的竹竿,搂头盖脸地朝耿华清抽了过来。

    耿华清好歹也是炼气后期的修士,哪能含糊一个气脉未开的小胖子?躲都没躲,又是一脚朝那紫竹踢了过去。

    只听啪地一声,耿华清一条线条玲珑的小腿与那紫竹一触,腿上的裤脚便立马烧成灰烬,连带耿华清的一条腿也成了重度烧伤的模样,皮肤焦黑,碎裂脱落。

    耿华清疼得嗷嗷直叫,见庞大尼又是一竹竿抽了过来,哪敢硬搪?拖着一条瘸腿便往禄存库藏那边跑。

    好在庞大尼的紫竹虽然强横,他的速度是真心不济,耿华清在前面单腿跳,庞大尼在后追,一边追还一边往嘴里灌药。

    鸭蛋讲到这里,庞大尼方才抓住机会补充一句道:“就是因为跑得太急,才将治疗外伤的灵药提前吞了下去。”

    其实上面这些情节都是鸭蛋听庞大尼讲的,现在被她转述一遍,竟然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好在去往禄存府库并不算远,等庞大尼追到府库,耿华清也正好唤出了平日里总爱趴在府库大门口的三眼青狼。

    再往后就是鸭蛋亲眼所见,庞大尼抽飞三眼青狼,再一竿抽碎石头兽雕,然后误伤了自己,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哼哼。

    殷勤听过此番经过,心道,这胖大妮身上的空间法器可是比他那个乾坤戒强多了,连紫竹竿都能装进去!

    鸭蛋担忧道:“大尼伤了那耿华清,怕是有些麻烦。他可是耿家后辈中最受耿长老器重的一位。”

    殷勤无所谓道:“庞大尼也是老祖修炼办公室颇受老祖赏识的干事......呃,弟子。”

    鸭蛋心道,老祖怕是连这胖子的模样都记不得,怎就赏识他了?她还想再说,殷勤脸色一沉道:“那个耿什么清,做事也太轻狂了些。庞大尼是我老祖办的人,他即便要找大尼问话,也该事先知会我们一声。就这么绕过我,直接提人,到哪里也说不过去。”196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