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宇宙顺天体道友加更)

    “识得多少,便念多少。不会念的,便用叉字代替。”殷勤见岳麒麟发愣,解释道。他的手中也拿一张纸,上面弯弯曲曲地不知写了什么。

    岳麒麟以为殷勤看不起他,少年人好强的性子一起来,虽然不理解为啥不认得字要念叉音,却也不再多问,拿起那张纸,便朗声念了起来。

    殷勤将手中的纸举在面前,对照着上面标注的汉语拼音字母,越听越觉得老脸发烫。他所识得的文字,与岳麒麟相比还真是相差甚远。人家岳麒麟通篇念下来,只停顿了三四次,念了一个叉字,若是换作他,没有拼音标记的话,怕是要一路路叉叉到底了。

    他前世所识的文字并不算少,但此界道书丹诀的经卷却有个毛病,似乎是为了故意为难修者,又或者故作高深,经常弄些生僻字在上头,让人读起来十分头疼。

    这张纸乃是殷勤趁着鸭蛋与石葫芦去后山找人的功夫,专门跑了趟文曲部,让两三个老书虫搜肠刮肚想出来的不常见的生僻字。一共写了两张,他又逐字加上了拼音,为每张纸做了个注音版本。

    岳麒麟念完一张,殷勤又抽出第二张纸递给逸青云,让他接着念。

    逸青云对于殷勤之前假做看经卷,故意冷淡他们还是有点意见的,见他又用生僻字来考较他们,心道:花狸峰有点欺负人了,让我们在后山垦田还不够,还要用这种方式再给我俩下马威吗?

    他自幼聪明过人,看过的书籍经卷比岳麒麟更多,拿起那张生僻字纸,竟然停都没停,从头到尾念了下来,并且一个叉都没有用到。

    殷勤心中佩服,却只是点点头道:“青云要比麒麟多认得几字。”

    岳麒麟有些不服气地道:“他那张纸上的字,我也全部认得。”

    殷勤哦了一声,扭脸对逸青云道:“把你刚才所念的那张纸,逐字背诵给我听。”

    逸青云脸上刚刚显出的得意,立马垮了下去。殷勤又朝岳麒麟看过去道:“你能将你那张纸背诵下来吗?”

    岳麒麟道:“纸上的字,根本就不成句,只看一遍,神仙也背不下来。”

    殷勤道:“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背吧,能背多少算多少。”

    岳麒麟不解道:“背诵这些东西有何用?”

    殷勤笑笑,却不答他。逸青云年长一些,脑子更加活泛,忽然想起最近听到有关藏经阁的传闻,心头不禁狂跳起来:殷主任莫非是在为那宗差事,物色博学强记之人?

    想到这个可能性之后,逸青云不敢耽搁,拿起那张小纸,便凝神背诵开来。

    岳麒麟见状,也是不肯服输,赶紧抓起小纸,念念叨叨地背诵。

    “只能默念,不许出声!”殷勤沉声喝道,起身拿起炉上加热的大壶,为自己斟满一杯热茶,然后靠在椅背上语调含混地轻声哼着: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逸青云刚刚背了十几个字,被他一哼,嘴角便是一抽,忍不住腹诽:不让我们背诵出声,你到哼起小曲儿来了?

    岳麒麟则干脆将纸放在地上,往地上一蹲,两手塞住耳朵,瞄两眼纸上的文字,便翻一会白眼,全力记忆。

    殷勤哼了两遍歌曲,按照歌名凑够二十年,这才放下茶杯道:“停,先从岳麒麟开始背诵。”

    岳麒麟心道,还是我的运气好,叨叨叨地一口气背了半篇纸,就开始磕巴了,再往后背了十几字,便停下了。

    殷勤又让逸青云背诵,事实证明他的记性还不如岳麒麟,背了三十多字便出了错误,被殷勤纠正之后又勉强背了十几字,再也背不下去了。

    逸青云见殷勤面无表情地收起纸张,心中好不沮丧。他之所以被的少了,多半还是因为心思乱了,患得患失不能专注所致。

    如此轻易失去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他的心里颇有不甘,逸青云犹豫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道:“殷主任考较我们识字背书可是为了藏经阁之事?”

    殷勤嘴角浮起高深的笑意,反问:“你先说说,藏经阁到底有何事?”

    岳麒麟被逸青云提醒,也猛然想起其中关键,抢先道:“他们都在传,说花狸峰的藏经阁中只有几十本经卷轴,根本就不够大家修炼借阅的数目。因此才把我们弄到后山垦田,为的就是拖延时日。还说,藏经阁已经派了不少弟子,去往他峰私下背诵抄录经卷。”

    殷勤对于藏经阁家底曝光之事倒是早有预料,听岳麒麟所说,更让他觉得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

    至于是谁,殷勤用“脚趾层”都能想出来,不是燕自然等一干老修弟子就是各部主事那帮老狐狸,反正早晚都会主动跳出来。

    “你们呢?信还是不信?”殷勤不答反问。

    逸青云怕岳麒麟年少说错话,忙抢先道:“我们自然是不信的,花狸峰乃是七大宗门之老祖山门,怎会连外门弟子所研习的经卷都凑不出来?”

    殷勤笑道:“据我所知,咱们花狸峰的藏经阁的确如你们所说的那般寒酸。而我找你们二位过来,也的确是为了经卷抄录之事。”

    逸青云没想到殷勤竟然坦诚认了,又听殷勤的弦外之音,自己尚有机会参与抄经?一时间,他的心中便如小鹿乱撞般激动起来。

    岳麒麟小孩心性,更是喜形于色道:“殷主任考较我们识字,便是为了抄经吗?”

    殷勤道:“宗门自古的规矩,经卷只能记录心得体会,不可原文照抄。想要抄经,只能背诵。”

    岳麒麟忙道:“我的记性甚好,一天最少能背几十页经卷。”

    殷勤止住一脸激动也要表态的逸青云道:“一册经卷少则几十页,多则上百页,我的要求是每人每日抄录几十册经卷你们可能胜任吗?”

    屋里一片安静,好办晌岳麒麟不服地道:“主任的要求莫说我们做不到,便是万兽谷中怕也找不出如此强记的人物!”

    殷勤哈哈笑道:“我有一法,不但能让你们做到,还可让任何识文断字的人也能轻易做到。”

    殷勤边说边从桌上拿起纸笔,在上面写了个英文字母a,一脸神秘地道:“此法名为符文拼音法,只需记下二三十类似的符文组合,便可将任意经卷以符文拼音的形式抄录下来。”

    逸青云瞟了一眼纸上的a,心道:这个符文看起来好生古怪!19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