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坐吧。”殷勤的嘴角浮起一丝淡然的笑意,这才是药疯子的真正面目,就像那个成天酸文假醋的殷公寅一样,很少有人能够从他们有些疯癫的举止中,看穿他们骨子里的孤傲和清冷。

    符小药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桌子的另一边,眼睛盯在茶壶上面。

    殷勤递过一个只空茶杯,符小药赶紧抢下他手中的茶壶道:“不敢劳动殷主任,小药自己来就行。”

    殷勤也不与他争,松开手任由他自斟了一杯灵茶。符小药闭着眼睛抿了一口,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殷主任的灵茶,品级不高啊?”

    殷勤呵呵笑道:“我不懂茶,品级再高也喝不出来好处。不过这茶是从暖云阁讨来的,说是九幽山庄的雨前茶,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去。”

    符小药撇着嘴道:“九幽山庄不假,雨前茶也不假,可惜却不是雨水之前的茶,而是谷雨之前的茶。一般的雨前灵茶以清明之后,谷雨之前为佳,而九幽山庄的气候特别,灵茶抽枝早出很多,却是以雨水之前的嫩茶味道,灵气为最佳。”

    殷勤听符小药讲了一通茶经,笑道:“看你平日里邋遢的样子,真想不到竟是个茶道高手。”

    符小药尴尬地笑笑:“我弄成那个样子也是没有办法,之前也与殷主任说过,只要这丹炉一开,我就得没日没夜地盯着。吃喝拉撒全在炉边,哪有功夫拾掇自己?”

    殷勤随口道:“你大可以招两三个看炉的童子吗,何苦这般苛求自己?”

    符小药老脸微红道:“不瞒主任,我以前招过几个童子,结果,这个,都出了些意外,伤残了一个,死了仨,再以后就没人敢给我看炉了。”

    殷勤意味深长地哦一声,符小药连忙解释说,这都是老黄历,与人身果毫无关系。

    说回到正题,符小药也不再隐瞒,将他种养人身果的诀窍和盘托出。按照他的说法,别家种养人身果最大的问题既不在种子,也不是栽培的方法技术,而是在于肉身。

    一般人选取肉身多是从奴仆中挑些年轻力壮的,甚至还有迷信蛮人血脉更强而非蛮人不用的。选好了肉身之后,他们会将其禁锢,强行植入人身果的种子,再每日强行灌入专门配制的食材汤药,以保证人身果的需求。

    问题是人身果从植入种子到结出果实,最少也需三年的时间。而那些肉身一旦被禁锢灌食,就很少有能活过两年的。也就是说人身果尚未结果,便失去了生长的“土壤”。

    也有人想出了个法子,既然大部分神智正常的肉身活不过两年就会因为过分惊惧绝望而死。他们便专门找些脑子出了问题,浑浑噩噩不晓得世事的痴呆之人来做肉身。这些人倒是好些,能有少半活过三年的,可从他们身上种出的人身果却是酸涩无比,药力大打折扣。

    符小药简要说过上述弊端,方才神秘兮兮地说出他种养人身果的诀窍,关键在于“隐瞒”二字。所为隐,是将人身果通过隐蔽的秘法植入宿主的身体,而不被宿主察觉;所为瞒,则是在宿主察觉自身出了某种问题之后,想方设法对其隐瞒真相,只说他得了某种怪病,尽可能延长他的生存期限。

    殷勤奇道:“这么大一颗种子,如何能够瞒天过海送入别人的体内?”

    符小药拿起桌上的人身果种子道:“这颗种子看似不小,其实大部分都是为了种子萌芽所需的种肉,真正的种芽只有针尖大小。若是将种子劈开,单取种芽种入的话,如何能够察觉的了?”

    殷勤依稀记得小时学过种子的结构,有胚根,胚芽,子叶等等,却不知这人身果的种肉和种芽应该算作种子的哪一部位,他甚至不敢肯定这人身果到底是正常植物还是一种寄生生物?

    问题是少了种肉的营养,单将种芽植入的话,还能否顺利发芽?

    符小药就等殷勤这一问呢,他的脸上显出兴奋的神色道:“我先后在四五个人身上偷偷送入种芽,竟然无一发芽。后来我干脆自己吞了一颗,细心体会之下方才发现其中的奥妙。”

    殷勤暗自吸了口凉气,心道这货果然是个疯子。

    符小药说到得意之处,又开始忘形,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对嘴喝了一口,才发觉殷勤看过来眼神不太友善。他慌得连说几句对不住,方才继续道:“经我亲自验过才知道,这种芽若是没了种肉,就必须要以灵根为基,才能继续生长。我之前几次失败都是种在未开脉的凡人身上。”

    殷勤皱眉道:“灵根不同于血脉,普通吞食的话怕是很难植入。”

    符小药惊奇地看了一眼殷勤道:“殷主任果然见识高超,普通吞食的确无法使种芽进入气脉植入灵根。不过却有两种取巧的办法,一是将种芽藏于某种增长灵力的丹药之中,修士服下丹药稍加炼化,种芽就可随着药力被推送到气脉之中。还有一种方法,我虽没试过却也颇为可行,就是通过修士双修的时候悄悄由一方送入另一方的气脉之中。”

    殷勤似笑非笑道:“你这两个法子,都够缺德的。”

    符小药讪笑两声,心中闪过一丝失望。他岁然没有明说,但他所说的两种方法已然将人身果的种芽变成一种霸道阴损,可以杀修士于无形的东西。没想到殷勤听了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

    不过殷勤倒是提了另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种芽被植入气脉之中,一旦开始生长又如何能够瞒住修士不被察觉?

    符小药道:“人身果的种芽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像普通植物一般,只是一味吸收精血灵气,壮大自身,而是不断再生出同样细如微尘的种苗,使其慢慢遍布于气脉之中。当种苗越来越多,多则一年,少则半载,忽然一日这些种苗会全部进到血脉之中。只需短短一柱香的时间之内便可在血脉中处处扎根,发芽抽枝,一个时辰之内,彼此根茎相连,又融合成为一个整体。”

    说到此处,符小药眼中闪过一种迷醉般的兴奋:“种芽一旦进入血脉,便是元婴大能也救不了!嘿嘿嘿.....”

    殷勤听得脊背发凉,这他么哪是植物啊,根本就是一种具有潜伏期的大号病毒啊!19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