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青云与岳麒麟对望一眼,想到一块儿去了:殷主任这老祖办,怎么会招来这么个呆子?

    他们两个都是出身大的世家,在他们眼里,像石葫芦这种木头疙瘩,也就配在下面做些粗重活计,根本上不得台面的。难怪老祖只让她在后面照顾小蛮尊的生活起居,怕是也嫌她太过木纳,带在身边实在碍眼。

    他们两个正自腹诽石葫芦,忽听前面一声暴喝:“葫芦师姐,那几个小子就是殷主任要见的人吗?”

    逸青云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一座院落门口,一个胖大女人正叉腰而立,看她那架势倒有几分劫路强梁的气质。

    石葫芦对那女人的大嗓门却是毫无反应,只淡淡地嗯了一声。

    秋香引领着他们往前院的客厅走,忍不住又问:“鸭蛋师姐不是一起去的,怎不见回来?”

    石葫芦愣了一下方道:“鸭蛋去找伍落,等下也就回来了。”

    秋香好奇地打量逸青云三人,觉得除了符小药看着有几分“奇人”的特色,剩下逸青云与岳麒麟都是司空见惯的世家少爷,没啥特别的地方。

    秋香将符小药他们带至客厅,让他们在此等候,石葫芦去到后院向殷勤复命。

    半天的功夫,殷勤已经在后院的门口立了一块牌子,上写“主任私邸,闲人免进。”

    石葫芦站在那牌子前,呆了片刻,这才抬脚进到院里,挨间屋子推门都唤一句:“殷主任。”

    殷勤正在屋里对着聚香斋送来的那个幻阵盒子发呆,被石葫芦的声音打搅,心道:这个石葫芦怕是不识字,看不懂我在院门口立的牌子。

    他放下幻阵盒子,起身来开门,正好石葫芦也来至门口,她被殷勤吓了一跳,旋即低头掏出写着人名的条子,比对着上面的人名道:“符小药,岳麒麟和逸青云都带到了。鸭蛋去找伍落,晚些就回来。”

    殷勤道:“你先去唤符小药过来见我。”

    石葫芦点点头,转身要走,又被殷勤唤住问道:“你刚才可曾留意我在后院门口立的牌子?”

    石葫芦点点头道:“看我过了。”

    殷勤道:“以后看到闲人免进四字,就该在院门口等候传讯,不可以直接进院,更不可挨屋推门。”

    石葫芦愣了一楞道:“我又不是闲人?”

    殷勤撇撇嘴,挥手让她去前院传符小药过来。在这一刻,殷勤有些怀念前世那些训练有素的职业秘书,他到不在乎秘书有多漂亮,精明干练却是必须的。殷勤心道:等孙阿巧回来,前院的接待任务就交给孙阿巧,后院的大门由秋香看着比较放心。至于这个石葫芦,嗯,还是让她去负责照顾阿蛮的好。

    阿蛮虽然吵嚷着要去后山玩耍,其实也是见到殷勤之后,特别兴奋才强打精神折腾着不睡。她喝了太多的妖蛟精血,虽然大半反哺给了殷勤,剩余在她体内的那些,也足够她睡上十天半月才能慢慢炼化。

    功夫不大,符小药被石葫芦领着到了后院。这次石葫芦倒是记住了,站在院门口唤道:“殷主任,符小药带到了。”

    殷勤在屋里道:“符小药一个人进来即可,你去前院侯着。”

    石葫芦嗯了一声,转身就走。殷勤早将庞大尼屋里的吞云石借来,有些话是只能与符小药说的,他不想让云裳或者别人听到。当然如果云裳想要强行突破吞云石的阻隔,并没有什么难度,只是这样一来,吞云石势必碎裂,起不到偷窥的效果。

    符小药战战兢兢地推门进来,看见殷勤端坐于桌旁,脚下一软便扑通跪倒道:“殷主、主任,小的犯了大错,还请殷主任责罚。”

    殷勤淡淡道:“你犯了什么错?说来听听。”

    符小药道:“都怨小的嘴欠,去招惹那燕自然和葛神通,才连累主任在山脚下被那他们折辱。”

    殷勤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觉得我该如何责罚你才合适?”

    殷勤半边面孔的疤痕尚未平整,在符小药眼中便如凶兽般的狰狞,他的心头狂跳道:“小的愿自行掌脸三......五十,可行?”

    殷勤摇摇头,手掌缓缓摊开,掌中的四颗青黑色的种子,让符小药寒毛发乍。

    殷勤将四粒人身果的种子在桌上摆成一排,瞥了一眼瘫软在地,抖如筛糠的符小药道:“听说仓山郡城之中,私下里种养人身果的不在少数。唯有你独家培育的人身果,品阶最高,这大概才是你被仓山郡城通缉的原因吧?”

    符小药点头道:“殷主任明鉴,那帮人的确是眼馋我种养人身果的秘法,想用种种手段套出来。不过小的也不傻,这秘法一旦泄漏出去,难免被他们杀人灭口,所以才连夜逃了。”

    “那就先说说你的秘法吧?”殷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其实对这种邪果的种养技术根本不感兴趣,之所以要让符小药坦白种法,无非是要探查他是否还敢存着什么花花肠子。以殷勤对符小药的了解,这货绝非他表现出来的那般胆小弱懦。

    殷勤甚至有种感觉,这个药疯子内心之阴冷狠厉比殷老三不差。这两位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血货色,世人所谓正义良知,在他们眼中如同粪土。殷公寅和殷勤从小玩到大,加上家破之后的诸多经历,已经将殷勤当成亲人和主心骨。

    至于这个药疯子,虽然被形势所逼迫加入花狸峰,殷勤尚不认为他已经百分百地认命而不存二心。

    符小药瘫坐于地,似乎有些丧气地垂着头,从殷勤的角度却看不到他的脸上神情变换。

    殷勤一动不动地盯着符小药,一丝寒凉的幽焰已经缓缓游移到了手指尖。这个药疯子若是不能被他完全控制住的话,其危害要远远高于殷公寅。与其日后麻烦,不如今天就提前解决掉这个麻烦。

    终于,符小药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下了决心,他拍拍身上的土,站起身道:“阴主任若是真想知道,小药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19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