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小药这两天可是累惨了,虽然都是新收的弟子门人,虽然都号称是做杂役的活计。从分工上却还是体现出了差距。

    像岳麒麟,逸青云之流的内门弟子,分得的地段都在靠近水源,地势平坦并且土质疏松的地方,距离水源处较远的土质坚硬的荒地则是外门弟子的地段。垦荒二字,听起来是个重体力的活计,但配合上专用的犁地法器,只需灌入少许灵力,开垦荒田的进度,甚至堪比凡人用耕牛在熟地上翻一遍土的速度。

    至于符小药这等新招杂役,虽然不用垦荒,却要负责往来搬运从地里翻出的石头,以及深埋于土下的植物根系。

    前者的难度在于,特别费力,遇到太大块的石头,一个人根本挪不动,还要运力碎尸,然后将碎石块装入竹篓中,用扁担挑着往复运送。遗憾的是,宗门有犁地的法器,却没有运输的法器,符小药他们只能用肩膀硬扛。

    至于清除地下的植物根系,则更是困难,往往需要刨个丈许深的大坑才能清除掉一块巨大的根茎。杂役们的灵根普遍孱弱,即便用上犁地的法器,也只能驱动几息的时间,就已经耗尽了灵力,需要换人。

    倒霉的是,符小药偏偏是众多的新收杂役中,修为最高的一位,于是乎就被顺理成章地当作清除根茎的大牲口来用。

    宗门管事对待杂役的态度可不如弟子那般友好,稍有不顺就是一脚兜过去,与凡人富豪家中对待门下杂役仆役的态度几乎没什么差别。

    在后山干了两天,符小药挨过不少拳脚,为了补充灵力,连私下珍藏的丹丸都吃了两颗,正是欲哭无泪的时候,忽然来了两位仙子传话说,老祖办的殷副主任找他过去问话。

    符小药当时便一屁股坐在一丈多深的坑底,任由两行激动的泪水,在他灰扑扑的脸上画出两条白色道道。

    鸭蛋与石葫芦按照殷勤所给的名单,第一个便找到了正撅在坑底,猛刨树根的符小药。又从河边的田里,喊来了岳麒麟和逸青云。这二位的情况要比灵力透支的符小药好的多,唯一就是细皮嫩肉的手掌上,磨出了血泡。

    所谓的犁地法器,名字虽然响亮,其实就是刻入了微型法阵的锄头。虽然可以灌注灵力使其变得锋利省力,但也要人上下挥舞才行。这二位以前都是家中娇生惯养的少爷羔子,一天下来,手掌上就磨起了白色的水泡,到了第二天水泡便进化成了血泡。

    听说殷勤相召,他俩心中也都是激动万分,甚至忍不住幻想,殷主任不会是要将我们招入老祖办?

    在野郎镇的时候逸青云对于殷勤还是有几分看不上的,直到殷勤顶着老祖威压,血染石阶逸青云才彻底收敛了心中的傲气。

    他的见识比起同龄修士高出不少,看出殷勤闯关成功全靠血脉之力。细想之下逸青云又觉得其中大有蹊跷:要知道连年轻一代中最强的燕自然都没能突破最后几级石阶,逸青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殷勤的血脉之力会在一级便强过筑基中期的修士。除非殷勤身具青龙,白虎之类的圣兽之血,又或者是老祖暗中放水。

    殷勤的老龟血脉也不是什么秘密,排除掉这个可能性以后,逸青云认为自己看破了老祖对于殷勤的偏袒之心。到后来,云裳力挺殷勤坐了老祖修炼办公室的实权人物,以及廉贞部的副主事,就更是让逸青云相信自己的判断。

    上山之前,他也曾想过去攀燕自然等内门老修的高枝,此刻却觉得能够抱上殷勤的大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鸭蛋手中名单里还剩了最后一个人名,伍落。不过伍落却不在队伍之中,他被武曲部征招,到那边赶制犁地法器去了。

    鸭蛋与石葫芦商量的结果便是由石葫芦带着这三人先去老祖办,鸭蛋则前往武曲部找宋长老讨人。

    石葫芦的样貌虽然不丑,与花狸峰其他六大女修相比却是略逊一筹。她的性格是闷闷的那种,既不如蓝雀那般和蔼亲切,也没有狗丫儿的单纯冲劲儿,更没有鸭蛋的随和甜美。云裳觉得她太闷,像个闷葫芦,后来感觉她脑袋转的慢便给她升了一级,从闷葫芦升级到了石葫芦。

    相比蓝雀和狗丫儿,四个照顾小蛮尊的女修对于名号之类的东西,早已看得淡如云烟。石葫芦毫不忌讳地将自己的大号告诉几位新收弟子,就没有再多的话了,只顾带着众人低头前行。

    走至府院大门,石葫芦被一个唇红齿白的俊秀少年唤住。

    鸭蛋和石葫芦被老祖派去老祖办的事情,经过半日已经在花狸峰上下传开了消息。石葫芦认得此人是禄存部耿长老家中晚辈,名叫耿华清,修为虽然不高,却颇得耿家家主的喜爱和器重,被耿长老调入禄存部顶了一个管事的闲职,主要的事情就是帮耿长老跑腿传讯。

    耿华清的嘴儿很甜,先恭喜石葫芦荣升到老祖办做事,又问:“葫芦姐姐是否知道殷大主任现在何处?”

    石葫芦对这耿华清的印象不错,道:“老祖办现在狗丫儿师姐之前的宅院中办公,你随我一起去就好。”

    耿华清笑道:“听说庞大尼一直与殷主任在一起?”

    石葫芦嗯了一声,便继续前行,一直带着耿华清走到外潭的边缘,逸青云实在忍不住了,轻声提示了一句道:“也不知道庞大尼今天在后山开垦灵田,吃不吃的消?”

    耿华清忙问:“庞大尼也去了后山吗?我听说他一直与殷主任在一起。”

    逸青云瞥了一眼石葫芦,见她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对于耿华清的问题毫无反应。逸青云只好答道:“庞大尼前几日应该和殷主任在一起,不过今早却被石前辈带着去了后山。此刻还在后山开垦灵田。”

    耿华清心道:难怪云裳老祖将这女人的名字改成了石葫芦!他心中虽然不满,脾气却好,闻言只是哈哈笑道:“谢谢师弟提醒,险些走了冤枉路。我家祖爷让我捎句话给庞大尼,殷主任那边只能改日再去拜望了。”

    石葫芦这才点点头,说了个好字,便又恢复了神游天外的状态。19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