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原计划是到后山弟子们垦田的地方看看,这批弟子中有几个家伙,是他需要重点关注的。庞大尼已经控制在身边,剩下的伍落本身已经筑基,又是野狼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他不主动惹事,也没有人会欺负到他的头上。

    殷勤最关心的是药疯子,这货的脑子总不在线上,不定那句话就把人给得罪狠了,加之他现在连个弟子的身份都没有。作为身份只比仆役稍好的杂役,估计是要被管事的当作大牲口用的。想到符小药细胳膊细腿的小身板,殷勤不禁为他担心。

    老祖办有了鸭蛋与石葫芦的加入,让殷勤临时改变了计划。这两位再加上孙阿巧,与他正好凑了一桌麻将的人数,殷勤不用再事必躬亲地东跑西颠了。

    至于云裳钦点的“贴身大秘”秋香,以及屁事做不来的庞大尼,殷勤暂且没有给他们委派事情的打算。

    殷勤昏睡的当空,狗丫儿已经将全部的院落腾了出来。虽然阿蛮强烈要求,现在就去后山捉一只惊悸鸟来吃,殷勤还是忽视了她的提议,带着两位新人,先去老祖办安顿。

    狗丫儿的院落共有三进,殷勤将后院划为他的私人空间,由秋香把住院门,不经通报,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至于庞大尼,还是让他住在中院,孙阿巧因为需要照看庞大尼,也给她在中院腾了一间小屋出来。不过孙阿巧目前的修为太低,为防止老祖威压泄漏对她造成不利的影响,晚上暂时还不能在此院留宿。

    殷勤考虑再三,还是把那块吞云石还给了庞大尼,从血脉以及感应力的强度来说,云裳偶尔的威压泄漏并不能对殷勤造成太大的困扰。至于会被老祖感应到一举一动,既然他的本职就是要照顾老祖的,他不能也不敢强行屏蔽来自云裳的窥探。

    殷勤将老祖办的办公区设在前院,鸭蛋与石葫芦都在附近设有宅院,殷勤只要求她俩白天到此听差附带照顾阿蛮。晚上阿蛮会回去暖云阁那边,由瓜皮和肥满两位仙子负责照料。

    殷勤回到院里,将大家聚到前院的客厅之中,把上述的安排说了一遍。庞大尼这几日无所事事感觉生活淡出鸟来,加之殷勤说了半天却没有她的差事,便是一脸的不高兴。殷勤笑嘻嘻地道,大尼若是觉得无聊,等下两位师妹去到后山的时候,不妨带他一起。他若喜欢,以后每日就去后山,跟着大伙一起修行。

    庞大尼听说能够出去转转,立马高兴起来,却完全没有留意旁人古怪的眼神。

    老祖办成立刚刚三天,还没有具体的事情可做,殷勤吩咐孙阿巧去找蓝雀,狗丫儿,以及禄存部负责给云裳这边拨付灵石的执事,争取尽快将老祖这边各种日常支出的账目建立起来。按照鸭蛋的说法,以往老祖的花费从来都是随用随支的,禄存部那边即便有账目,也是一笔总帐而已。

    暖云阁的许多花销,包括小蛮尊的日用挑费,禄存部那边都是一本帐,没有详细的科目。殷勤仔细问过孙阿巧的出身根脚,又随口问了些账目上的简单问题,感觉孙阿巧倒是心思细致的,便将建立老祖各种支出细账的任务交给她办。

    初始阶段,也没什么太高的要求,只要把科目列详细了,收入支出记载清楚就可以。殷勤的前世,对于公司财务虽然不算精通,但基本的知识也是有的,他准备先让孙阿巧记录一段时间的流水,摸清了云裳日常花销的情况之后,再把真正的账目建立起来。

    打发走了孙阿巧,殷勤又列了个单子,让鸭蛋与石葫芦带上庞大尼去往后山。一来,让庞大尼到后山和大家一起“修行”,省得丫总觉得无聊;二来是让她俩按照名单上所列,将那几人传来。殷勤准备在老祖办,与这几位重点关注对象,来一次一对一的推心置腹的长谈。

    ******

    又他娘的被捆成了“驷马倒攒蹄”!当朱丑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和殷家兄弟一样,被人用那种令她做噩梦的姿势捆着,丢在地上。

    她挣扎着歪过头,看着头顶上的那个满头银丝却丝毫不乱的面孔。

    “我是灵狐若虚。”老者淡淡地道,“看你的表情,似乎知道我的来历。”

    “虫王前辈,你想知道什么,我保证有问必答,不会有半个字的虚言。只求您给我个痛快。”朱丑妹脸色泛起苦笑的神色,她听过了太多关于虫王灵狐若虚的事迹。落在他的手里,朱丑妹根本没法升起一丝抵抗的意志,她觉得能够痛快一死,已经是天大的福气。

    “你可知道,你刚刚杀死的那个修士,乃是我万兽谷花狸峰的内门弟子?”令狐若虚问道。

    朱丑妹没有半分迟疑地点头道:“知道。”

    “明知故犯,你的麻烦不小。”

    朱丑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老人明明在笑,她却只能感到一种刺骨的冷厉。

    “杀我万兽谷弟子,可是要被万蚁噬身的。”令狐若虚说话的语速不快,也不怎么用力,让人感觉好像是在轻声细语地聊天

    “我也是花狸峰的弟子。”朱丑妹咬牙道,七大宗门虽然严禁弟子之间的私斗,但相比之下,对于私斗弟子的惩罚,还是远不如对待外人来的严厉。

    令狐若虚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又问:“你背后可有别人指使?”

    “没有。”朱丑妹斩钉截铁道。

    令狐若虚上前一步,用脚尖在朱丑妹的小腹上点了一下,下一刻朱丑妹就已经痛苦地蜷缩成了一只虾米。

    “我要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所受的痛苦,尚不及万蚁噬身的十分之一。”

    “虫...虫王前辈在上,晚辈、晚辈打死也不敢有所欺瞒。”朱丑妹的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布满额头,她用足了气力方才断续接道,“晚、晚辈只是,喜、喜爱那殷家老三,担心他们的安全,才、才暗中保护。晚、晚辈杀那修士,殉情而死,无、无憾。”

    这丑婆娘貌似莽撞,心思倒也灵巧,她必是知道,若是此刻招出背后之人,便是立死之局。若是能用情杀搪塞过去,说不定会被我带回宗门详细询问,这样便给了她背后之人营救她的时间与机会。令狐若虚心中泛起一丝欣慰的情绪,脚下使劲,将朱丑妹踩得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