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殷勤被云裳召去问话的同时,禄存部的耿主事也结束了持续三天的打坐静修,将服下的妖蛟龙精血全部炼化。

    耿主事打坐的蒲团是以稀有灵草白花芦苇编制而成,此种灵草不但富含灵气,其本身发出的一种淡淡幽香,还有滋润神魂的作用。唯一的缺点就是,此种白芦蒲团属于消耗品,想耿主事这种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打坐个七八天就要换个新的。

    耿主事座下的这一只蒲团却是用了有年头了,连蒲团上的青布都已经磨得发白,上面还打了不少补丁,还有不少细小破孔露出变成“灰化”的芦苇枝茎。

    据说这个蒲团还是当年铁翎真人赠与他的,一用便是三十载。耿主事经常对门人晚辈说的一句话就是:“道法万千,唯有向内向心窝窝处求,过分执着外物,便是镜花水月,终将一事无成。”

    耿主事下座之后,站在丹室之内,踢腿伸腰,活动一番筋骨,这才小心翼翼地将那破旧蒲团收起。外面一直守在门口的弟子,听到屋里的动静,赶紧端着新沏的灵茶,敲门进来。

    耿主事抿了一口灵茶道:“这几日,宗门可还安静?”

    那弟子年纪在二十出头,修为已臻炼气大圆满,虽然是个男修,却是模样俊俏,唇红齿白宛若处子,闻言低头笑道:“回禀祖爷爷,这几日宗门还算安静,后山却是热闹的不行,吴主事天天带着八百弟子开垦灵田呢。”

    耿主事略微沉吟道:“弟子调教,本属文曲部的事。巨门部插上一手,多半出于老祖授意。开垦灵田,本是仆役杂役的活计,我们花狸峰却驱使八百新收弟子做这种粗鄙之事,日后传出去,还有谁会来投靠?此举,无异于引鸩止渴。”

    俊俏弟子点头称是,见耿主事茶碗见底忙拿起茶壶上前添水,不料手腕却被耿主事一把攥住,被他一扯便“哎呦”一声坐在了耿主事的怀中。

    “祖爷爷,你弄疼人家了。”俊俏弟子佯怒娇嗔地假装挣脱,却被耿主事的一只大手伸入衣襟之内。

    屋里一阵悉索喘息,过了好久才听那弟子嗓音稍微沙哑道:“还有一事,被祖爷爷弄得人家险些忘记,今儿早西院的五叔祖过来说,六一叔的本命魂灯出了些问题。”

    耿主事尽兴之后,站在当屋,任那弟子跪在身前帮他整理衣衫,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忽又觉得不对,追问道:“耿六一不是去了野狼镇招募弟子么?他的本命魂灯出了什么问题?”

    “五叔祖也没细说,只说参加招募的弟子都回来了,唯独短了六一叔。而且前几天夜里,六一叔的本命魂烛忽然暗淡许多,到了昨夜就剩下细微的一丝火苗,几乎就要灭了。”

    “没派人去文曲部那边打听吗?六一到底有没有跟着大队回来,会不会还在野狼镇?”耿主事皱起眉头。

    “已经打听过了,六一叔是跟着大家一起回来的,在山下还有很多人看到六一叔背了那个叫庞大尼的胖子。不过,在那之后就没人见过他的踪迹了。弟子想,会不会是那个庞大尼许了六一叔什么好处,将他遣了出去?”俊俏弟子替耿主事整理好衣衫,脸上的红润也渐渐褪了下来。

    耿主事意犹未尽地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沉吟道:“若是办事遇险,那本命魂烛就该当场熄灭才对,六一的情形更像是受伤或者重病的情形。”

    耿六一虽然是耿家的核心弟子,却不是耿主事的嫡亲,虽然十分惦记,却也没有到寝食难安的程度。他也觉得弟子所说的有几分道理,应该问问那庞大尼,与耿六一失踪一事,是否有联系?

    ******

    距离野狼镇还有二百里地的一片幽暗森林中,殷公子与朱丑妹肩膀上担了一个用青竹编制的单人坐轿,殷公丑与殷公寅一个在轿前探路,另一个背了个大竹藤编制的大箱子,呼哧哧地跟在后面。

    青竹轿上,一位清瘦老者翘着二郎腿,手持折扇,正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地教导殷公寅诗词应该讲究的升平格调与各种韵律:“古人有读书千遍,其义自见之说。诗词歌赋也是一个道理,你背上那藤箱中,有我近百年来所作的诗词,总数将近万余首。待你将这些诗词全部倒背如流,自然能够随口成诗。”

    老者话音未落,在前面抬着轿子的朱丑妹便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声来。老者手中拿了根小指粗细的细长竹枝,朝朱丑妹捅了一下道:“你莫以为自己有些小聪明,就看不起这笨功夫。要我说,一万个修道之人,能有三五人肯下死力,从笨处着手,就是他们摸到了道字的边沿儿。”

    朱丑妹咯咯笑道:“令狐师伯,我不是笑您。我只是担心,以殷小三在诗词上的天赋,就算是将您的万首诗词全都背下来,所作的诗词也还是‘城门之下我大哥’的水平。”

    殷公寅自打被爆出了那首在仓山郡城的诗作之后,已经被朱丑妹嘲笑了一路,问题是打也打不过人家,被她嘲笑也只能忍气吞声地听着。

    那日在花狸峰外,朱丑妹一把扯断了前来劫杀他们的耿六一的喉咙。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万兽谷大名鼎鼎的老虫王竟然追踪而至。

    殷家兄弟不知道灵狐若虚是何许人物,朱丑妹这种常年在灰色地带讨生活的荒原散修却不敢不敢知道这号人物。她之前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灵狐若虚,却在看到此老的第一时间便觉得寒毛发炸,立即将他与传说中隐居花狸峰的老凶神联系在一起。

    人的名,树的影。灵狐若虚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此老杀人却从来不靠修为,朱丑妹认清来人之后,本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逃命,却没想到刚从地上蹿起来,便双脚一软瘫在地上。

    殷家兄弟看出情形不对,殷公丑刚刚大叫一声分开逃,刚跑了两步便也扑通一下摔倒在地。剩下殷公寅也殷公子的情形也和他差不了多少,也都是连站都没站起来便着了道。

    我们中了老家伙的毒!朱丑妹惨笑着对殷公寅说了这句话便翻个白眼,失去了意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