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嘴角微微弯起,放出一股柔和之力,将殷勤托起来道:“我虽把丑话说在前头,但赏罚分明也是做的到的。你若能将这八百弟子安置妥善,便是大功一件。我许你为了修炼,提个要求。”

    殷勤诚惶诚恐道:“安顿新人,本就是弟子份内之事,哪敢为此再向师尊讨要赏赐?唯请师尊看在弟子一心向道的份儿上,许弟子在外面那大潭之中浸身修炼,那寒潭之水,实在是对弟子的蛮人血脉有莫大作用。”

    “赏赐之事,等你做好再说,你且下去吧。”云裳不咸不淡地挥退了殷勤,转过身时,脸色却是猛地一垮,在心中吼道:至纯至净,至纯至净,还要我反复强调多少遍?此处小潭与外间大潭有甬道相连,人家每日在这潭中疗伤修炼,若是让个臭男人在外潭浸泡身体,人家这边的潭水还怎么纯净的了?

    “我要殷勤陪我!”云裳的脑海中传来阿蛮的声音。

    “不行!”云裳正火大,将阿蛮狠狠按在怀里,心里想的还是殷勤刚才的提议:顶多,许他从潭中汲水,想怎么泡,回自己屋中泡去!云裳咬着嘴唇,想出了一条折中之策。

    殷勤悠哉悠哉地沿着竹林小径,溜达着来到暖云阁。狗丫儿和蓝雀正在这边收拾庭院,见殷勤全须全尾儿地出来,都是有些吃惊。

    蓝雀还好,狗丫儿却是耐不住好奇,走过来问道:“你在外潭游水之事,老祖怎么说?”

    殷勤叹气道:“老祖气得不行。”

    “然后呢?”狗丫儿来了兴趣。

    殷勤一本正经道:“然后我跟老祖说,可以搞几百卷经卷充实藏经阁的库藏,老祖便许我在外潭游水。”

    狗丫儿白他一眼道:“你就吹吧,别说几百卷,你能搞来几卷真正的道法丹诀,我都服气你。”说着又扭脸儿问蓝雀,“你信他说的吗?”

    “不敢不信。”蓝雀抿嘴道:“他这人鬼点子挺多的,在野狼镇时,咱们不也是不信他能招到三千弟子吗?”

    狗丫儿反驳道:“他那是投机取巧来的,除了老弱病残,就是灵根不入品的,这些人若是放在别的宗门,连当杂役人家都不要。现在咱们说的可是藏经阁,他要是敢胡乱弄些假书来凑数,看老祖不把他当场撕烂了?”

    “我看他不敢。”蓝雀与狗丫儿一唱一和,心中却有些感慨:狗丫儿在野狼镇被殷勤整过之后,脑子好像忽然间开窍了。她刚才那番话看似在和殷勤斗嘴,其实却是说给云裳听的。暖云阁内,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云裳的感应。狗丫儿故意敲打殷勤,未尝没有在云裳面前邀宠之意。

    蓝雀却不知道,殷勤这货看似皮赖,却是抱了和狗丫儿同样的心思,才和狗丫儿玩笑两句。他也是为了安老祖的心,他要让云裳知道,在寒潭之前的一番承诺,虽然被她驳了,却不代表他殷某人没有这个手段。

    殷勤倒要看看,若是真能将藏经阁的典藏之数搞起来,云裳会不会许他在外潭游水?他才不信云裳至纯至净的那番道理,他宁可相信阿蛮所说,云裳是因为洁癖才将潭中水全都清了出去。

    表过决心,殷勤便不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换了话题问狗丫儿道:“我这一觉睡了好几天,那些新收弟子可都安顿好了?”

    狗丫儿幸灾乐祸道:“我劝你还是少惦记他们吧。估计这些弟子现在见了你这骗子,将你吃了的心都有。”

    殷勤嘴角微抽,哦了一声,故意曲解道:“我们花狸峰竟然连几百弟子的口粮都供应不上?”

    蓝雀将还要多说的狗丫儿扯在一边,解释道:“别听她瞎说。那些新招的弟子,这两天可是忙碌的很,哪有功夫恨你?他们现在都在后山跟着巨门部开垦灵田呢。”

    殷勤笑道:“当初招募他们的时候,的确说过会让他们做些杂役的差事。不过人家初来乍到,连门都没摸清呢,就全都赶下地做活,这也太过......”他话说一半,见狗丫儿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笑意,便马上转了口气道,“太过英明了!玉不雕不成器,我等修士本身资质就已经比别家逊色很多,若是再不能吃得苦中苦,修道长生岂不是成了笑话?”

    狗丫儿见他忽然转舵,心中骂声“狡猾”。殷勤又问蓝雀这些弟子具体在何处垦田?

    蓝雀道:“倒也不远,据此二十余里。”

    殷勤仔细问过去往后山的路径,这群弟子中有几个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殷勤准备过去看看他们的情况,才能放心。

    他正准备告辞,两个年龄与狗丫儿差不多的女修从后院绕出来,来到他身边施礼道:“老祖办新进弟子,见过殷副主任。”

    殷勤微笑还礼,心道:老祖动作好快,这两位大概就是鸭蛋和石葫芦了?却不知道她们本名怎么称呼。

    不想这两位女修却是落落大方,左边一个穿着淡绿色衣裙模样甜美的女修,自我介绍叫做鸭蛋,又指着右边宝蓝衣裙的沉静女修道:“她叫石葫芦,我俩都是老祖赐的名儿。”

    狗丫儿奇道:“你们两个调去他那里了?”

    鸭蛋开心地点点头道:“老祖刚刚吩咐的,以后我们就由殷主任来派差了。”

    狗丫儿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脸色一变道:“你俩调走了,小蛮尊由谁照看?”

    “也是姐妹们轮值吧?”鸭蛋笑嘻嘻地回道,她的心里一阵轻松:终于不用守着阿蛮提心吊胆了。老祖办那边的灵气虽然不及暖云阁浓郁,却也在外潭边上。而且据小道消息说,那老祖办的殷主任可是个有手段的,几天前还曾违反禁令下潭游水,今日被老祖传唤,也没见老祖把他怎样了。

    狗丫儿脸色一垮,扭脸问蓝雀道:“不会把咱们三个也排入小蛮尊的轮值吧?”

    蓝雀尚未说话,一个发钗凌乱的青衣女修捧着个红木小塌从后院飞奔出来,冲鸭蛋喊道:“老祖法喻,小蛮尊从今日起,交由老祖办照拂。”

    鸭蛋的笑容瞬间冻结,眼前白影一闪而过,下一刻殷主任的肩上便多了个愁眉苦脸的小东西。

    “殷勤,给我马杀鸡!”阿蛮的尾巴勾在殷勤脖子上,开心地啾啾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