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这些日子,最走心的也是此事。他在野狼镇曾经说过,丹家修道,功法口诀固然重要,经验火候的传授也是必不可少。他却没有想到,花狸峰的藏经阁竟然连人手一册的数都凑不出来!

    殷勤犹豫一下,试探着问道:“不知老祖可否从其他诸峰,暂调一些经卷过来?又或者,我们不要原本经卷,容我们誊抄一些也好?”

    不想这一问却是触到了云裳心中的痛处,她自幼随铁翎师兄修行,所有道法丹诀都是由铁翎真人为她精心挑选,量身定做的。她仅用百余年便进阶金丹,修行速度上虽然创下奇迹,但修道经卷典籍却是看得不多,那些修养性情的诗词歌赋更是一窍不通。说句不好听的,云裳虽然聪明绝顶,但她的文化水平,在金丹老祖中也是排在倒数。

    万兽谷四大峰下文曲部的长老,却都是读书破万卷的饱学之士,对于云裳这种“半文盲”的老祖表面恭敬,心底下却多少有些看不起她。

    花狸峰藏经阁刚刚建起来的时候,各大峰的藏经阁听从掌门师兄的号令,的确支援过一部分经卷,总数在一千卷左右。纯从数量上说,充实藏经阁倒也勉强够用。

    等文曲部的林主事清点过这些经卷之后,却发现其中不但没有筑基期的功法,便是炼气期的也都是些大陆货色。光是五行炼气诀便有三百多套,其中缺页的,虫蛀的还占了将近一半。更有甚者,也不知道哪峰的文曲主事,竟然送来几十本百兽经。

    云裳一怒之下,当场将这些破烂东西震了个稀碎,目前藏经阁中的百十卷兽皮经卷,则是林主事后来通过各种渠道淘换来的。

    至于到其他诸峰的藏经阁中誊录经卷,林主事瞒着云裳也曾私底下递话过去,皆被人家以各种理由搪塞回来。

    万兽谷宗门的藏经总阁的地点在铁翎峰,碍于铁翎真人的面子,倒是允许花狸峰派弟子过去在馆中参阅经卷。并且许可他们做些笔记,写下一些心得感想,却绝对不许他们直接抄录经卷上的内容。

    几千年前定下这条禁律的前辈修士,其初衷并非为了限制人们抄录典籍经卷,而是希望门下弟子不是死读书,生搬硬套经典的字句。他要求门下弟子经卷所写的那些内容,融会贯通之后,总结成自己的东西,记录下来,带回去好好体会修炼。

    现在铁翎藏经阁的长老将这条禁律拿出来,虽说有故意为难之意,却也让花狸峰这边说不出话来。林主事无奈之下,只有派了几个记性好的弟子,长期驻扎在铁翎峰,每天去藏经阁中硬背几段经卷内容,回去再默写下来。

    只是这几个弟子记性虽好,却也不到过目不忘的程度,而且人的记忆难免有所偏差,经常两个弟子背诵默写同一部经典,其内容却是总有诸多不同之处。林主事干脆让三个人同时背诵一部经典,按照多数原则,纠正那些偏差,这样一来誊录经典的进展就更加缓慢了。

    花狸峰这边前后派去六名弟子,三个月下来,也不过誊录出十来卷典籍。按照这个速度,距离藏书破千卷的目标,还要下个几十年的功夫。

    云裳略微犹豫,还是将这段家丑避重就轻地给殷勤讲了一遍。

    殷勤愣了一愣,旋即笑道:“靠三五个弟子每天去背几段经典,那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将咱们的藏经阁充实起来?”

    云裳叹了气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这六名弟子也是林主事千挑百选才选出的记忆力上佳的子弟,其中还有一个是杂役出身。”

    殷勤摇头道:“不行不行,还是太慢了,我回头去与林主事说,给我几日时间,容我调教百八十个弟子,有半月时间也就把千卷经藏凑齐了。”

    云裳却不是蓝雀那般好忽悠的,闻言只是冷笑道:“你当是个人就能记忆经典呢?你可知道经卷上的内容,是根本没有句读的?要想记忆清楚,需得反复琢磨其中内容,先行断句,才好背诵。再说,人家能让三五弟子入内,已是好大面子,怎会容你弄百八十人进去?你怎不说将花狸峰一千弟子全都送去,也省得我们弄藏经阁了?”

    殷勤被云裳教育一通,也不在意,嘿嘿讪笑道:“不瞒老祖,我出身低微,除了小时候陪着殷家兄妹一起上过几天私学,认识一些大字之外。您所说的经卷,连摸都没摸过。”

    云裳却对殷勤这话产生很大共鸣,她修行也是口传心授的路子,对于经卷典籍也不怎么在意,又听殷勤说的可怜,心头一软道:“你是从小受过苦的,既然入了我花狸峰,喊我一声老祖,这传法之缘,我必会与你结下。你先前曾说过想要做我的入室弟子,现在可还有这个意愿?”

    殷勤被云裳肺腑之言,说的眼眶一红道:“老祖在上,弟子向道之心至真至诚,那日也是被情势所迫,才不得不以老祖办的名义搪塞过去。弟子若是能得老祖一句真传,也是此生无憾了。”

    “希望你能永远记得,至真至诚这四字。”云裳被殷勤说得有些感动,指着面前的小潭,意味深长地道:“你可知道,三日前我为何将此潭中之水全部清空?”

    “那是她嫌你脏!”阿蛮听他俩说了半日,早觉得很不耐烦,抓个空子,赶紧插了一句。

    殷勤心中抽搐,脸上却至真至诚地道:“请师尊解惑。”

    云裳的语气中带着冷森告诫之意:“至真至诚之外,我再送你四字,至纯至净。来日方长,你在我身边久了,慢慢就会知道我的脾气。我的弟子,灵根资质如何并不重要,可若心里面不够纯净,对花狸峰总参杂着乱七八糟的想法,那就不要怪我无情。我宁可抽干了整潭的污水,也容不得有人在里面浑水摸鱼!”

    殷勤一咬牙,觉得不表态不行了,俯身倒地道:“师尊今日教诲,弟子永远铭记在心。弟子从今日起,就要做一个至真至诚,至纯至净之人。”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