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眼皮子跳了两下,强笑道:“那我岂不是要喝两桶水?”

    狗丫儿瞥他一眼,终于不那么郁闷了,嘿嘿笑道:“想得美。”

    殷勤脊背发凉地来到暖云阁外面,蓝雀早早候在此地,远远看见他俩,主动迎过来道:“老祖去了后院小潭,让殷......殷主任到那边问话。”

    狗丫儿听了这话,不禁大吃一惊,那后院的小潭乃是云裳每日疗伤修炼的禁地,莫说殷勤,就连她和蓝雀未经老祖召唤都不能踏足半步。想不到殷勤初来乍到便能得老祖如此之信任,将他招到那等私密之处去问话!

    殷勤听到小潭两字,心中也是砰砰乱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里可就是他窥视老祖身子的作案现场。莫非老祖此刻余怒未消,准备让他将那一潭子水全都喝了?

    殷勤随着蓝雀和狗丫儿沿着弯弯曲曲的幽静小路走了片刻,蓝雀在一片竹林之外停下脚步,对他道:“再往前,我们两个不得老祖的允许也不能进去了,殷主任自己走吧。”

    殷勤强笑着道了声谢,然后深吸一口大气,沿着小径一直往竹林深处去了。

    幽径九曲,殷勤拐过一个急转,眼前豁然开朗,首先落入殷勤眼帘的是一个面积只有二三十丈的幽静小潭,一袭杏黄衣裙的云裳仙子俏立于潭边,她的怀中抱着一只纯白如雪的狸猫,看着殷勤的眼神似笑非笑。

    殷勤恭恭敬敬地唤一声老祖,却没有像在花狸厅里那般屈膝跪倒,相比之下他前世所带的习气要远远强于此世肉身的奴性。除非万不得已,殷勤并不习惯行那种跪拜大礼。

    云裳怀中的阿蛮看到殷勤,激动地啾了一声,便被一直小手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下一刻,殷勤的脑海中便传来阿蛮兴奋的声音:“你总算睡醒了,啾,你赶紧跟花云裳说,带我去后山玩儿,啾!”

    殷勤脸上保持着谦谦笑意,心中却不禁打鼓:这一次明明没有探出冰寒感知,为何也能与阿蛮通过意念联系了?他更担心的是,此种交流会不会被云裳老祖察觉?

    云裳的目光从头到脚在殷勤身上溜了一圈儿,话里有话地问:“你的伤势将养的如何了?”

    “托老祖鸿福,已经无碍了。”云裳炯炯的眼光让殷勤有种被看穿了般的感觉,他努力做出平静的表情。

    他的话音刚落,脑海中便传来阿蛮的声音:“是我渡血给你的,托我的福......”

    “托阿蛮的福。”殷勤嘴角噙着微笑,眼睛盯着云裳,却偷偷传了一句无关紧要的信息给阿蛮。他想试探云裳是能够察觉他与阿蛮之间的交流。

    云裳淡淡地哦一声,转入正题道:“你那个老祖办,筹划的怎样了?”

    殷勤见云裳对于他与阿蛮之间的交流并没有任何反应,稍稍放下心来,答道:“目前只定下了灵鹊师姐的院落作为办公地点,手底下两个人,一个庞大尼,一个孙阿巧。”

    殷勤故意提及庞大尼的名字,是想看看云裳对这个号称要娶她的丫头有何反应。结果云裳只是淡淡问了一句:“这个孙阿巧是个外门弟子吧?”花狸峰的弟子不多,女弟子更少,云裳山门初立,对于一些外门女修也有印象。

    殷勤点头称是。

    “我也要加入老祖办!”脑海中传来阿蛮的声音,殷勤只当没听见,继续道,“庞大尼是个没开脉的凡人,孙阿巧只是炼气后期,这两人平日里打打杂,做些琐碎事情还行,都是顶不得大用的。”

    云裳听出殷勤是在向她要人,沉吟道:“蓝雀她们跟我时间久了,虽然挂在老祖办的名下,怕是你这个副主任也指挥不动她们。还是从负责照顾阿蛮的四个人中,临时给你划过去两个,我看就是鸭蛋和石葫芦吧。”

    殷勤听得直撇嘴,心道:老祖对这种十分幼稚的恶趣味,倒是乐此不疲。

    “我要加入老祖办!啾!”阿蛮见殷勤不搭理她,不禁有些急了。

    殷勤灵机一动道:“老祖将两位师姐调来我这边,小蛮尊少人照顾怎行?”

    云裳看他一眼道:“我看,老祖办就将照顾阿蛮的差事也兼起来吧。”

    阿蛮开心地也不传讯了,干脆在云裳怀里啾啾直叫。殷勤的心情也是大好,阿蛮在别人眼中是个天魔星,对于殷勤来说却是配合默契的最佳拍档。若是将这位小祖请到老祖办,殷勤出去办事便有了依仗,花狸峰外不敢说,至少在花狸峰内是脚面水——平趟了。

    “你从野狼镇招来这么多人,有没有想过下一步该如何安排?”云裳兜了一个圈子,终于问到重点。

    “如何安排自然要由老祖决断。”殷勤耍滑头,“弟子但听老祖差遣。”

    云裳不吃他那一套道:“我的意见只有三点:人一个不能少地给我留下;灵石一块不能少地给我收上来;新收弟子们的修行也不能耽误了,我不管他们灵根如何,宗门大比和宗门试炼上若是丢了我花狸峰的脸,我惟你是问。”

    “鱼腥果一颗也不能少!”阿蛮插嘴道。

    殷勤心道,弟子安置是巨门部负责,灵石收取归禄存所管,弟子修炼是文曲部的事,宗门大比和试炼是武曲部的份内,哪样都不是他老祖办能够插上手的。

    云裳见殷勤沉默,秀眉微攒,正待说话,却见殷勤躬身道:“弟子领命。”

    倒是勇于任事。云裳的眉头舒展开来道:“这些事也要你与各部主事商量着办,你若具体有何想法也可以说与我听。”

    殷勤胸有成竹道:“这些事情,看似千头万绪,其实只要抓住一点,其他便可迎刃而解。”

    “哦?”云裳想不到殷勤竟然真有想法,忙问:“哪一点?”

    殷勤道:“上自真传,下至仆役,大家削尖脑袋进入宗门,所图无非修行二字。只要不耽误这些新收弟子的修行,其他的都好说。”

    云裳道:“你说的容易,修行的道法丹诀从哪里来?我这花狸峰的藏经阁,经藏不过百本,种类不过二三十种。你在野狼镇夸下天大的海口,倒要看你现在如何收场?”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