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被云裳那一脚震得背过气去,直到被秋香咣当丢到床上,那口卡在喉咙里的淤血才算喷了出来。

    多亏了他有甲片护臀,加之云裳临时收了力道,否则即便不死也要被踹成半瘫。秋香没啥见识,见殷勤趴在床上往外咳血,吓得尖叫一声,就要去喊人帮忙。

    殷勤吐出淤血觉得好受许多,他这段时间几经搏命,吐血咳血之类的事情,简直比女人月事还来得频繁,自觉没啥大碍,赶紧喊住秋香道:“别瞎嚷嚷,不用喊人,去把我的锁子甲拿过来。”

    秋香听殷勤底气颇足,稍微放心,扯过锁子甲丢在殷勤边上,犹豫半天才唯唯诺诺地道:“你、你后面很是奇怪。”

    殷勤心道,被老祖一脚兜上云端,屁股没碎成八瓣儿就算不错!重创在身,他也顾不得丑,吩咐秋香拿柄铜镜过来,犹豫一下,觉得这货是个喂猪的,疗伤上药恐怕不得法,便将其轰了此出去。

    他从乾坤戒中取出两个白色小瓶,其中一瓶是小雨露丸,另一瓶稍微大些的则是外用伤药。殷勤试探着调息一阵,终于放下心来,经络无损,血脉运转稍有凝滞却因为强行闯关而受的损伤,并不是老祖踢的。

    屁股虽然火辣辣地疼,却也只是皮肉伤,并无大碍。唯一让他奇怪的是,以往受些皮肉伤,只凭血脉流转,经过片刻的滋养就能减轻不少疼痛。可眼下他连隐于血脉中的不灭灵根都调动起来,明明能够感觉到伤处的血脉骨肉已经长好许多,疼痛却一点不见减轻。

    殷勤拿着铜镜,用力伸到后面,歪着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难怪秋香吞吞吐吐地说他后面有些奇怪,那半边的伤处竟然结出一层状如龟甲的鳞片,不过这些鳞片绝大多数已经残破不堪,即便有几片完整的,上面也都满是裂纹。更加让他触目惊心的是,这些鳞片正中央的位置上,竟然印着一个异常清晰的小脚印!

    难怪筋骨血肉已经少了大半,却依旧感觉疼痛难忍,竟然连护体的甲片都他娘的被人踹碎了!殷勤听他爹提过,族人中有血脉晋升到四级的大蛮,身上会浮起一层龟甲护体。却没想到,他刚刚进阶二级血脉,便有了护体鳞甲。

    不过听说那些四级大蛮的护体鳞甲都是长在心口,小腹等要害部位,为啥自己的鳞甲长在里屁股上面?而且还不是均匀分布,只长了一边的样子?

    挨了老祖一脚,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知道老祖鞋码的size,以后也好买些高档绣鞋巴结老祖?殷勤自我安慰着,一边呲牙裂嘴地涂抹伤药,同时努力调动明绿色灵根中的灵气往那些破碎的鳞甲上涌去。不灭灵根果然非比寻常,一片碎成渣渣的鳞甲被那股充满生机的灵力裹住,片刻的功夫竟生出一层蝉翼般的薄膜。

    只是这些鳞甲的修复显然比血肉筋骨的滋养更加耗费灵力,殷勤只修补了七八片破碎鳞甲,明绿灵根的颜色就变得暗淡无光,放不出什么灵力了。

    殷勤不管那些,干脆将一整瓶的外用伤药全都倒在屁股上,疼痛稍微减轻,一股无法抗拒的浓浓睡意便在从他的骨头缝里蔓延出来。殷勤打个哈欠,随手扯过身边的丝被,就那么趴着沉沉睡去。

    秋香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等了半日,听到屋里传来阵阵鼾声。她轻轻推开一丝门缝,见殷勤趴在床上睡得正香,这才放下心来,她很是恪尽职守地坐回原地,一边看守大门,一边在心中嘀咕。

    这殷主任也是个奇人,明明看他一头扎进潭水之中沉了底儿,一会儿的功夫却从天上飞了回来。不过看他那姿势到不像是飞,再联想到主任后面那奇怪的脚印,秋香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大胆的假设:殷主任是被人一脚踹飞的吧?可是整个花狸峰又有谁有这么大的胆量与能耐敢对老祖面前的红人下如此重脚呢?秋香忽然心头一颤,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中午时分,庞大尼顶着黑眼圈儿出来了,她的吞云珠被殷勤抢了去,这一宿就没得安宁,总有股子令人心寒的压力从水潭那边袭来搞得庞大尼睡着了也是噩梦连连。

    又被一个噩梦惊醒之后,庞大尼再也受不了了,干脆抱着被子往殷勤这屋来。秋香很负责地拦在门口,推说殷主任正在休息,旁人不得打搅。

    庞大尼困的不行,干脆一屁股坐在门口就要睡觉。秋香无奈,只有本着一张大床一个人也是睡,两个人也睡的原则,将其放进屋里,在殷勤脚底下刨出一块地方,让他横在那里。

    刚刚安顿好庞大尼,狗丫儿和孙阿巧又掐算着时间一起过来了。听说庞大尼竟然钻到殷勤屋里睡觉,两人神情都变得古怪万分。

    狗丫儿从门口扒头看看,见殷勤横趴在床上,占去大半的空间,庞大尼蜷成一个肉球缩在角落里,睡得正香。狗丫儿对秋香道:“你既是老祖钦点过来照料殷勤.......呃,殷主任的,就要守好职责本分。主任正在休息,怎把庞大尼放了进去?他可是给了你什么好处?”

    秋香急道:“俺只是看他在门口歪着可怜,才放他进去的,俺一个喂猪的,怎会找人索要好处?”

    狗丫儿教育她道:“你现在是专职照料殷主任的仆妇,成天把喂猪二字挂在嘴上,不知道还以为你对主任不敬。”

    秋香诚惶诚恐地点头应道:“俺以后再也不提喂猪两字。”

    狗丫儿知道殷勤之前在强行登石阶的时候,血气损耗不小,虽然不知道老祖在花狸厅中给过他何种灵药,但也要给他充足的时间休息疗伤。听说蛮族以血脉为主,疗伤不像人族修士那般需要打坐调息,蛮人只需吃饱睡足其血脉就能自我修复。

    狗丫儿嘱咐孙阿巧留在这里,随时看着庞大尼的情况,这才出了远门往暖云阁那边去了。她今天一大早就听说了件奇事,山门的许多灵田之上忽降灵雨,催长了不少灵草仙果。狗丫儿打算给老祖念叨念叨,这可是天降祥瑞的好预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