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愿意。”孙阿巧被殷勤的威压笼罩,几乎是下意识地便点了头。等她反应过来,不禁喜极而泣。她万万没想到,殷勤竟然主动邀请她加入老祖办。她虽然对于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古怪的建制尚不了解,但她知道包括蓝雀、灵鹊在内的七大筑基女修,已经是其中的成员了。对于她这个地位的女修来说,能够加入老祖办,不亚于一步登天。

    “甚好。”殷勤的语气里不带一丝情绪:“过些日子,等我这办公室立起来,你便可到廉政主事府去领差事。不过从现在起,庞大尼的衣食起居就由你负责照料,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孙阿巧摇头道。她心中对庞大尼早就没了芥蒂,更何况这又是个豪阔的主儿,在她身边侍奉着,简直比在老祖身边还要滋润。

    殷勤点点头,不紧不慢道:“关于庞大尼是女儿身的事,你对谁都不可提一个字,更不能让庞大尼醒悟此事。不但如此,你还要想方设法阻止其他人点醒庞大尼,这点你能做到吗?”

    孙阿巧只觉得殷勤说这话时,仿佛化身为一头蛮墟凶兽,幽暗的潭畔只见他白森森的牙齿,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她牙关打颤道:“请主、主人,放、放心,我保证不泄漏半、半字。”

    孙阿巧慌张之下,竟将主任喊做了主人,殷勤也不纠正她,只微笑着又说了句:“甚好。”然后森然笑道:“你的差事若办得好了,许你一个筑基还是没问题的。若是办砸了,我就用刚才那盆将你切碎炖了肉汤。”

    “我一定用心办事。”孙阿巧觉得后背传来森森凉意,背上的衣衫不知不觉间竟已被冷汗打透。

    殷勤点点头,忽然转移了话题道:“灵鹊是如何找到你的?”

    孙阿巧不敢隐瞒,把她如何结实柳雨时,又通过柳雨时给灵鹊递话,一点不敢隐瞒地全都讲了出来。

    殷勤暗自点头,当日他在仓山郡城设计收拾郑采办的时候,那郑采办在得意忘形之际曾经暗示过,只要有了大笔的灵石,甚至可以从宗门女修那里买得一夕欢愉。此刻在孙阿巧这里得到证实,还真有些为了灵石宝材,不惜做皮肉生意的。

    他一边掉头往回走,一边让孙阿巧将所知道的其中内幕全都讲与他听。孙阿巧只道殷勤对这些外门女修起了淫心,心中暗叹着,将她所知道的和盘托出。

    那柳雨时与孙阿巧倒是无话不说,连勾搭上的几个内门弟子也都不瞒她。殷勤听到柳雨时最近搭上了内门的葛师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冷厉的笑意。

    虽然前后不到一天的时间,但血脉晋级之后的殷勤不再是花狸峰下那个需要用苦肉计保全自己的弱小蛮人。他的灵根虽然依旧很弱,但强横的玄武血脉,以及丰富的荒原猎杀经验,让他有底气与筑基初期的修士正面硬钢。

    虽然对上燕自然那种超强剑修还是难逃一死,但临死前也能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更重要的是,此刻的殷勤必须要高调起来。经过一路上默默观察,以及花狸厅中的唇枪舌剑,殷勤凭借他超过常人的敏锐嗅觉,已经对花狸峰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

    老祖与各部主事各怀心思,大弟子燕自然又在关键时刻剑胎受损,掉了链子。云裳此刻不缺在她背后出谋划策的军师,却急需一个能为她冲锋陷阵,乃至开疆扩土的勇将。

    燕自然胸有沟壑,惯以温厚敦儒之态示人,此举固然可以左右逢源收买人心,但在云裳心里却是失之阴柔。

    殷勤自觉看透了这一点,就不能再走燕自然的路子,哪怕手段激烈些,行事狠辣些,只要最后能让老祖得了实惠,就可以放开手去干他一票。

    正是因为他的心中有了这番权衡变化,狗丫儿才会感觉殷勤从花狸厅下来之后,那些在花狸峰下磨平的棱角一下子又生了出来。

    殷勤并非控制不住自己小人得志,而是看准了老祖的心思,准备以年轻气盛之姿态投其所好。

    不过眼下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睡个好觉,让刚刚晋级的血脉得以休养生息。殷勤带着孙阿巧回到中院,狗丫儿已经帮庞大尼穿好了衣衫。

    庞大尼不满孙阿巧的中途退场,本不想赏赐灵石,却听殷勤说,以后就由孙阿巧专职照顾自己,不由得眉开眼笑。“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递给孙阿巧道:“你的修为实在是有些低了,万一再赶上长途拉练之类的,怕是背不动我。我这瓶里有一颗筑基丹,你回去赶紧服了,要抓紧筑基才是。”

    孙阿巧呆呆地接过那小瓶,愣了好半晌方才捂着嘴巴,嘤嘤哭泣着,口中连连称谢。

    庞大尼得意的瞥一眼殷勤,然后笑嘻嘻地道:“没了!”

    殷勤根本没搭理她,却不由自主地脑补了一个这样的画面:身材娇小的孙阿巧,背着快有她两个大的胖大妮,在荒原上撒开丫子,她们身后是一群饥饿的荒原青狼.....他忽然觉得有必要再搞一次长途拉练。

    狗丫儿看着孙阿巧手中的丹瓶,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庞大尼的衣服全是狗丫儿帮忙穿上的,这货怀里明明啥都没有,是从哪里变出来的筑基丹?

    呆了半晌,狗丫儿决定不再纠结此事,板起面孔冲庞大尼伸出手道:“老娘给你梳洗半日,竟然一点好处没有?”

    殷勤不理她们之间的烂帐,扭脸看到桌上摆着的那颗吞云珠,顺手拿过来道:“孙阿巧是经我安排服侍你的,这颗吞云珠就算是你谢我的吧。”

    说完也不理庞大尼在屋里高声抗议,两手一背回屋睡觉去也。有了这吞云珠,既不用担心老祖威压外泄,又不怕老祖暗中窥探,真乃睡觉神器。

    ******

    同一时刻,距离花狸峰府院百里开外的一座灵气充沛的洞府中,禄存部的耿长老,正两眼放光地拿出一只小瓶,小心翼翼地拧开瓶盖,一股浓郁的蛟龙气息便弥漫了整个丹室。他不敢怠慢,连忙将瓶中十几滴妖蛟的心头精血全部倒入口中,一边运气化血,一边得意地想:若非阿蛮这小东西偷吃了罐中的精血,哪有这般容易的偷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