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殷勤喷出一口汤,呛得连连咳嗽道,“你可看清楚了?”

    狗丫儿白他一眼道:“有的人招募弟子时,资质灵根一概不管,只认得灵石,连男修女修都没搞清楚,便将人招了进来。”

    殷勤愣了半日,方才苦笑道:“这孩子年纪小又长得胖大,虽然嗓音细嫩,我只当她是童声未变。你看她那腰身,水桶一般,可有半点女人的样子?”

    “那也是你的疏忽。幸亏今天给她洗澡,若是见了老祖,岂不是要闹出天大的笑话?”

    “今日多亏了师姐,慧眼如炬,分辨雌雄。”殷勤老脸发烫,心道:这傻孩子也不知是哪个世家培养出来的小怪物,竟然连自己是男是女还糊涂着。看来以后招募弟子,得仿效前世入伍体检那套规制,每个人都得查得仔细了。

    “也是奇了,她跟着咱们急行军七天七夜,竟然没人看出她是女的?”狗丫儿想到刚刚还担心这货是个小色鬼,会对她们毛手毛脚,也是由不得哑然失笑。

    殷勤气道:“她那叫急行军吗?到哪儿都有人背着,到了营地便放出个帐篷来,在里头胡吃闷睡,比他娘的坐飞舟还要享受。”

    狗丫儿也是暗自撇嘴,心道,不知这庞大尼是何来历,虽然没有开脉,一身零碎比老祖的家底儿都要丰厚。

    殷勤想起什么,嘱咐狗丫儿道:“这件事,你们要千万保密,绝对不可对外人说起。”

    狗丫儿笑道:“你是怕传出去被人嘲笑吧?”

    殷勤正色道:“我的意思是,庞大尼身为女儿身的事情,对谁都不可提起,包括她自己!”

    狗丫儿愣道:“为何连她本人都不能说?”

    殷勤神色凝重道:“我们虽然不知这庞大尼的来历,但她显然不是寻常世家出身。她长至十几岁还误以为自己是男儿身,未尝不是家里长辈故意为之。我推测她是因为某种变故,从家里偷跑出来,家里恐怕正在寻她。无论如何,为免得罪到她家中的长辈,我们只能对此事装做不知。至于她是男是女,该由她家中长辈帮她分辨,抑或是她自己觉悟,与我们没有干系。”

    狗丫儿细想之下,觉得殷勤此话有理,点点头道:“我这就去嘱咐孙阿巧。”

    殷勤道:“你说怕是不管用,你唤她出来,我与她说。”

    狗丫儿心中不服,扭脸儿进屋,将孙阿巧替换出来。

    孙阿巧昨晚也去花狸厅下看过热闹,远远地见过殷勤浴血冲关的情形,后来又听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传言。知道此人是老祖身前的新贵,修为虽然不高,权利却是极大。连灵鹊这等筑基前辈都能被他指使着跑腿,便可见其非比寻常人物。

    她进院儿时匆匆瞥了殷勤一眼,当时殷勤仅仅披了一身锁子甲,大马金刀地坐在庭院中的石桌边捧着大盆喝汤。孙阿巧对他的第一印象便是,此人不像传说中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豪勇之气比起宗门里那些内门筑基还要凌厉逼人。

    此刻被殷勤点名出去问话,孙阿巧心中惴惴,她本是小户人家出身,灵根只是中等,在一众弟子中并不出色。虽然平日里勤修苦练,由于灵药宝材跟不上,所以进展也是平平,入宗十余年,修为堪堪到了炼气后期。她心中对于筑基有着一丝渴望,因与柳雨时交好,知道她有些从男修那里搞灵石的路子,却又狠不下心肠去学柳雨时那般不管不顾。

    虽然与狗丫儿表露过希望攀上内门男修的心思,却也要两厢情愿才好。这次过来服侍庞大尼,皆是听说他年岁尚小,又报酬颇丰,这才厚起脸皮跟了来。没想进屋将那小胖子褪去衣衫,才发现大家全都闹了乌龙,亏得那小脏孩儿还一口一个,将本少爷服侍好了,如何如何。却原来是个傻乎乎的胖小姐,又或者该把她的名字改成胖大妮才对!

    孙阿巧低眉顺眼地来到院里,殷勤正喝完了最后一大口汤,正觉得肚子有些鼓涨,抬眼看见孙阿巧出来,便招手让她过来。

    孙阿巧快步过来,殷勤已经长身而起,淡淡地道:“陪我到潭畔走走。”

    孙阿巧不由得在心中打起鼓来,殷勤在一干老修之中的口碑并不好,他出身卑贱不说,还身具蛮人血统,是荒原蛮人与婢女所生的杂种。听说连着用了三颗开脉丹,才开出个废灵根,全仗着能说会道,才被老祖赏识。

    甚至有人传出风来,说殷勤全因老祖事先赐予妖兽精血,才能在花狸厅前力压燕自然拔得头筹。加之此刻殷勤上身只披了件锁子甲,露出强壮堪比妖兽的筋骨肌肉,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狰狞疤痕。孙阿巧有点害怕,担心独自一人与殷勤去潭畔,会不会被他乘机欺负了。

    殷勤却不管她心中有何想法,他腹中妖兽肉汤散发出的灼热感,让他只想迈步快走,让血脉吸收得更快一些。

    孙阿巧见殷勤转身走了,犹豫片刻还是咬牙跟上。殷勤也不回头,听她脚步跟上来,便随口问她几句家中情况,以及修为进度。此刻正是殷勤血脉晋级之后,腾蛇与玄龟合二为一,纠缠交结之际,一股深沉苍凉的远古威严便在他举手投足间淡淡地施放出来。

    孙阿巧跟在殷勤身后不远,恭恭敬敬地答了几句,忽觉心头一紧,竟然有种被老祖威压罩笼的感觉。她早听说过越靠近暖云阁越容易遇到云裳老祖偶尔威压外泄的情况,慌乱中赶紧运气灵力,想去抗衡那股威压。

    不过马上,孙阿巧就觉出不对,一来这种威压袭来的方向不是暖云阁,而似乎是出自前面不远处的殷勤,二来,此种威压与云裳老祖那种集天地浩然之威煞的压迫感不同,殷勤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威慑之力,这种威压给孙阿巧的感觉,更像是对上一头妖王级别的蛮荒凶兽!

    天啊!殷勤只是个刚刚开脉的弟子,听说血脉也不过一级,怎会从他身上散发出如此威压?!孙阿巧意识到这一点时,殷勤却忽然停下,目光炯炯地罩住了她:“我这老祖修炼办公室,还有个缺,你可愿意?”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