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不大,狗丫儿面色古怪地回来了。她们几个商议的结果是,将狗丫儿的宅院腾出来给殷勤用作老祖办之用。作为补偿,其他六名女修每人付给狗丫儿二十枚低阶灵石。一座靠近暖云阁的院落,若是私底下交换给那些渴望更浓郁灵气的外门弟子,至少也要四五枚中级灵石。

    不过此处距离老祖暖云阁太近,万一换来个不着调的外门弟子,碍了云裳的眼,那麻烦就大了。所以七位女修的院宅地点虽好,却是有价无市,不能换,也不敢换。

    七人之中又以狗丫儿的家底儿最薄,她一边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小院儿兑换出去套现一些灵石,一边又有些心疼那上好的地点。虽然交了此处还可以从巨门部那里再领一处新院,但位置肯定大大不如此处了。

    殷勤不管那些,接过狗丫儿手中可解宅院禁止的墨玉符牌,就要往暖云阁那边去。

    狗丫儿拦住他道:“那里面有我好多东西,总要收拾干净才能让你进去。”

    殷勤道:“你那小院有几间房?”

    狗丫儿道:“宗门规制,府院之内的宅院,外门弟子只能一进,内门弟子可以有两进,我们几个是老祖身边听传弟子,可遵循各部长老的规制享三进院落。”

    殷勤道:“我只是暂时征用你处,也用不了许多地方,不如你将第一进的前院借我就好。后面两院,还是你用。”

    他说这话还真是出于一番好意,若非狗丫儿在石阶之上喂他一把赤龙丹,他还怕是与燕自然一样,止步厅外了。

    不料狗丫儿听了,却是狐疑起来。虽然作为修士,不必太过介意世俗礼法,但殷勤如此明目张胆地提出与他混居一院,这若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可也不好。

    殷勤心思灵巧,见狗丫儿神色不对,马上意识到不经意之间又将前世之心态带入此界,不过话已出口,却是不好收回来了。

    两人正觉得气氛颇为尴尬,庞大尼在厅门口处探头,一个劲儿冲殷勤招手。

    殷勤赶紧对狗丫儿道:“我刚才只是个提议,你若不愿,也做不得数。只是今晚你好歹给我腾出外院来,也让我有个住处。”说完,便快步往门口走去。

    “殷勤,你答应我的入室弟子怎么说?”庞大尼板着面孔,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殷勤无辜道:“还要怎么说?你已经是入室弟子了啊?”

    庞大尼撇嘴道:“入你那个老祖办公室吗?当初你是如何承诺我的?还说老祖会亲自教我道法。”

    殷勤将庞大尼拉到一边没人之处,正色道:“你跟我说实话,你加入我花狸峰是真心求学道法,还是只想往老祖身边凑乎?”

    庞大尼被问的一愣,旋即肯定道:“自然是修学道法。”

    殷勤瞪眼道:“你以自己的灵根起誓,若是说瞎话,便一辈子开不了脉。”

    庞大尼红脸道:“我从不胡乱起誓。”

    殷勤哼了一声,面露责怪之色道:“我看你是不敢起誓吧?刚才葛神通在大厅之上,如何污蔑我的,你又不是没听到?那种情况之下,我能继续坚持入老祖之室吗?为了保你这个入室弟子,我连真传之位都不要了,好容易说动老祖,搞出个老祖办公室,为的不就是兑现当初的承诺?只要你加入我这办公室,我就可以将你派到老祖身边,做个跑腿打杂的小厮,让你天天在老祖身边转,直到你见腻烦为止。”

    庞大尼被殷勤说的好生激动,连连点头道:“是我错怪你了。我愿意加入你那个老祖修炼办公室。”

    “这就对了,这叫做迂回战术。”殷勤展颜笑笑,旋即压低声音道:“不过,身为老祖办的副主任,我首要为老祖的安全负责。你得实话告诉我,为何一定要往老祖身边凑,可是觉得老祖长的美貌,心生倾慕?”

    庞大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花云裳的眼神太过凌厉,我都没敢抬起头看清她的模样。”

    殷勤听出这话中奇怪之处,忍不住问道:“你竟然敢直呼老祖之名?”

    庞大尼撇嘴反问道:“花云裳迟早要嫁与我,为何不能直呼她的名字?”

    殷勤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捂住庞大尼的嘴巴。他左右看看,好在大家此刻都忙着将那八百新收弟子编入仆役所住的大院,并没人注意到他俩的情况。殷勤又担心地瞄了眼后院,听说老祖的暖云阁就在那边,此刻后院一片宁静,殷勤又等了片刻,方才放下心来,想来云裳老祖忙了一晚,或许已经打坐入定,没心思关注此间的状况。

    庞大尼被殷勤大手捂住嘴巴,憋的胖脸儿通红,他用手使劲儿扳着殷勤的手臂,却如同蜻蜓撼铁柱一般,根本掰扯不动。他有些恼怒地将右手盖在左手之上,正要扳动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殷勤已经把手收了回去。

    “你要干嘛?”殷勤瞪着庞大尼,眼神凶狠,就在刚才那一刹那,殷勤忽然心生警兆,从庞大尼身上传来的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让他立即把手撤了回去。

    庞大尼板脸哼道:“你下次再敢这样对我,就要你好看。”

    殷勤气道:“我若不堵上你的嘴,就你刚才说的那话,若是传到老祖耳朵里,咱俩都别想活了。”

    庞大尼傲然道:“我不怕她。”

    殷勤苦笑道:“我怕她,我也怕你,行了吧?今日太晚了,有什么事咱们明日再说。你也赶紧归队,回去睡觉。”他虽然对庞大尼心中充满好奇,但眼下却不是说话的时候,这货说话不经大脑,不定又抛出什么奇言怪论,将大家都坑死了。殷勤有些后悔,将这货招入老祖办,似乎是给自己身边埋了个雷。

    正说着,狗丫儿从后院回来,见殷勤与庞大尼躲在角落里神情鬼祟,瞪着眼睛问道:“你俩在嘀咕什么?”

    殷勤不答她话,反问她,宅院收拾好没?

    狗丫儿尤自狐疑地看了一眼表情很是生硬的庞大尼,方才点头道:“外院已经收拾好了,你今晚即可去住。”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