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此刻与之前的境遇已是天壤之别,与大家恭送老祖离开之后,文曲林长老与巨门吴长老便将他拦下,商议如何安顿这些弟子。

    吴长老诉苦说,经过大半年的赶工,总算将内外门老修弟子的住处解决了。此次从野狼镇一下子招来八百多人,已然无处安置,再加上过些日子会陆续到来的几千奉师少年,巨门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花狸峰原有之内外门的弟子,加起来不过一百四五十数,其中需要由巨门部负责兴建的主要是外门弟子的居所。那些筑基期的内门弟子,已经有了开辟洞府的权限,即便在府院内留有他们的位子,一般也会选择洞府零星分散于花狸府院周围灵气充裕之地。

    外门弟子的修为大多在炼气期,平日里居住在花狸府院的独门独院之中。炼气弟子灵根细弱,汲取灵气不多,就算是一千零八名的弟子全部满员,以府院所在的灵气浓郁程度,也是足够供给的。

    至于云裳老祖,其修炼却是要吞吐海量的灵气,好在她有暖云阁后院的小小幽潭,此乃三千里花狸峰灵气之根源所在,足够供给两三个金丹修士的需要。

    巨门部的吴长老叫苦连天,实际上大半年的时间,仅仅搞出百十个外门弟子的宅院而已。那些内门弟子在府院中的划地,都是位置上佳之处,虽然分给了内门弟子,却又大多闲置不用,这便给了吴主事以后周转调剂从中获利的机会。至于内门弟子修于附近的洞府,名义上虽也归于巨门部的名下,实际上因为要加持隔绝与防御类的阵法,这些洞府多由内门弟子独自完成。

    殷勤新来乍到,虽然一路看过不少正在修建的院落,但也属走马观花,对于内里的情形并不摸门。见两位主事都眼巴巴地瞅着自己,不由笑道:“我现在兼了两项差事,一是对老祖负责,二是对灵兽负责,新招弟子如何安顿,并不在我廉贞责权范围之内。”

    两位长老脸色一垮,心道:这货刚才还信誓旦旦鞠躬尽瘁呢,转脸儿就他娘的推卸责任,不在你责权之内,你搞来这许多虾兵蟹将作甚?!

    不过下一刻,殷勤又换上笑脸,问林主事道:“有一件事,林长老怎么忘了?我们与这些新收登记造册之际,就曾知会过他们,为了锻炼心性,入门的头一年,所有规制待遇皆仿照杂役仆役来。”

    林主事一拍脑门道:“这几日忙的脚不沾地,还真将这茬儿给忘到脑后了!”

    吴主事也是松了口气道:“既然事先有过知会,那就好办的多。府院之内,仆役杂役的住所倒是有不少空余,就是条件实在简陋,怕他们住不下去。”

    殷勤道:“大家若是乘坐飞舟而来,自然住不下去。经过这么多天长途奔袭,这帮小子露天席地都能睡得香甜,只需给他们弄张床榻,保管他们谢天谢地了。若真有挑剔闹事的,林主事只管拉着他们再出去拉练一番,保证各个服帖。”

    两位主事被殷勤说的心中大定。此刻,一众少年都已被蓝雀她们带到外面重新整队静待安排,吴主事正要出去,却被殷勤拦下道:“吴长老,我的住所可曾安排好了?”

    吴长老微微一愣,旋即凑过来小声笑道:“殷主任尽管放心,等下我给你专门划一处院落出来。”

    林长老看着他俩嘀咕起来,便借故先行出去,心里暗自叹息:这殷勤年纪虽小却也不是什么好鸟,当着老祖的面鞠躬尽瘁肝脑涂地,老祖一走便显了原形,先紧着自家的舒服讨要其居所来了。

    殷勤哪有心情管吴主事的心思?连着在山里走了七天,又刚刚损失了不少精血,只想找舒服地方,痛痛快快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上一觉。他的灵根细弱,这些日全依仗血脉之力过活,对于蛮人来说,吃饱睡好,也是将养血脉的好方法。

    他无所谓地对吴主事道:“不用那么麻烦。我现在兼着老祖办的担子,所居之地离老祖修炼丹室不能太远,这样老祖传唤,才能随叫随到。”

    吴长老心道:这才是最大的麻烦。老祖所居之暖云阁,包括外面的幽谷大潭,乃是整个花狸峰灵气最为浓郁之地,能够划给弟子的地方,早被各部长老的后辈门人瓜分完了。你现在上下嘴唇一碰,让我给你找块地,难不成将我家玄孙赶出去,给你腾地儿?

    殷勤见吴长老面露难色,招呼在一旁看热闹的狗丫儿过来道:“灵鹊师姐,听说你们几位老祖的听传弟子在府院之外都有洞府?”

    “之前喊人师妹,现在怎又成了你的师姐?”狗丫儿嘀咕道,“宗门规矩,凡筑基以上弟子,都可在府院之外自设洞府。”

    “此一时彼一时,我既不是真传,自然不能做几位师姐的师兄。等我明儿回禀了老祖,将诸位师姐招入老祖办以后,你们还要喊我一声主任。”殷勤笑嘻嘻地问道,“你们在老祖丹室附近可还有宅院?”

    “有啊,干嘛?”狗丫儿警惕地看着殷勤,有些后悔之前给他服用赤龙丹了,这货典型的小人得志,明明是个副手,偏要以主任自居。

    “你们几个听传弟子商议一下,先腾一套出来。”殷勤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道,“老祖既然已经许下了老祖办的建制,总不能连个办事的地方都没有。”

    狗丫儿心道:还不是假公济私,什么办事宅院,分明就是你要自己居住。不过殷勤今非昔比,虽然没有成为真传弟子,却被他鼓捣出个老祖修炼办公室,算起来,负责照顾老祖日常起居的花狸峰七位内门女修,竟然都成了他手下的兵。

    狗丫儿心中不满,却也不敢怠慢,赶紧去找蓝雀以及莺儿商量。

    打发走了狗丫儿,殷勤又向吴长老索要府邸的地形图卷。

    吴长老道:“府院动土之前虽然有所规划,但实际动工,却总有各种情况出现,不得不随时调整。我手上倒是有一卷三月前的府院地形图谱,只是上面所画的楼台院落有不少已经挪了地方。”

    殷勤点头不语,他随便试探,就已经感觉出花狸峰中处处皆有猫腻。

    (双道彩虹:本书今天在起点首页强力推荐,老读者们都知道,强力推荐往往意味着这本书将要上架了。本书预计下周五也就是9月22号上架。从进度与布局来说,殷勤进入花狸峰之后,会有一种千头万绪的局面出现,我也在努力地梳理情节结构。血脉晋级之后,又有老祖背后支持,殷勤会高调许多,情节也会明快许多。

    顺便推荐同一个作者群的道友小沉睡的新书《道门天帝》,也是仙侠作品,刚刚上架,讲的是带着三千道藏穿越的故事。感谢小沉睡在此书最需要帮助时伸出的援助之手,把《我的野蛮老祖》加入了他的大书单进行推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