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心道,没有这个建制最好不过,他的脸上显出超越年龄的成熟之气,侃侃而谈道:“宗门虽无此建制,我花狸峰不妨就借此机会开此宗门之先风?弟子提议,在我花狸峰成立专为老祖修炼以及日常起居负责的修炼别室,嗯,不若干脆将其命名为老祖修炼办公室。日后,凡老祖修行所需之丹药宝材,灵石法宝,闭关出行,仆役劳作乃至生活起居一应杂事,皆由此办公室负责。”

    此话落地,花狸厅内便是一片安静,人数众多的新收弟子一时还搞不清楚,这个老祖修炼办公室是干嘛的。上百个内外门的老修,却是面面相觑,觉得这个老祖修炼办公室里面大有文章可做。

    至于各部长老,表面虽然沉静如水,心中却已掀起了滔天巨浪。都是老江湖,殷勤这话说的虽然漂亮,其背后所藏之野心企图,却也瞒不过人。

    先不说这个修炼办公室的名字,听起来不伦不类,若仔细推敲其责权范围的话,却是颇为耐人寻味的。此室听起来是专门为老祖所建制,似乎职权有限,但以老祖冠名便是大大的不同。说白了,这个修炼办公室,完全可以打着老祖的名号,插手宗门内的一切事物。这个蛮人小子看似谦让推辞,他的野心其实不小啊!

    云裳沉吟片刻,莞尔笑道:“你这名字起的不对,此室既然是专为我服务的,就应该以办私室命名才对。”

    诸位长老听了此话,心头皆是一跳,老祖虽然没有明说,但她的言外之意显然是已经默许此室之成立了。

    殷勤摇头道:“老祖此言,弟子不敢认同。弟子以为没有老祖,便没有花狸峰,更没有花狸峰上这百千弟子以及劳作仆役。老祖之事无论大小,对于我花狸峰来说,皆是公事,哪有私事?还请老祖特许以办公室之名。”

    云裳不答,却转而询问各位长老道:“大家以为,殷勤的这个提议如何?”

    有人跳出来要为老祖鞠躬尽瘁,谁能不长眼地出来说不?一众长老心里尽管嘀咕,脸上却都堆起了笑意,连说,殷勤尊师重道,一片孝心真乃弟子之楷模。

    吴主事还煞有介事地提了个意见道:“相较宗门七部,老祖修炼办公室这个名字有点长,叫起来有些拗口。”

    殷勤笑道:“不妨以老祖办简称之。”

    林主事皱着眉头道:“此事之主管该如何称之?也是主事,执事么?怕是要与七部主事混淆了。”

    殷勤假做沉吟道:“大家以为主任二字如何?既取其主持任事之意,又可以与主事、执事区分开来。”

    对于这个提议,众人皆无异议。

    云裳见无人反对,心中也是暗自高兴,在她看来,殷勤这孩子是有些本事的,单从他能为花狸峰忽悠来上千弟子,以及大笔的灵石入账,其办事能力就已经远超宗门中许多经营多年的老家伙了。

    更妙的是,殷勤出身清白,小仓山的殷家已经被灭了门,云裳用他就不必担心背后种种错综复杂的厉害关系。甚至假以时日,若是此子心性能够被认可话,将其收为心腹臂膀,也是未尝不可的。

    从根儿上说,云裳此生的目标只有长生,唯有大道,这些宗门琐事,虽能磨练心性,却也与她天性相悖。她下意识地就觉得殷勤的建议着实不错,这才迫不及待地在诸位长老面前表态,希望促成此事。

    她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一众花狸峰骨干精英,见无人反对,最终拍板道:“既然大家都赞成,那就准了殷勤之提议。从即日起,即可由殷勤挑头,筹办老祖办的一应事宜。我看就由殷勤任了老祖办的主、主任吧。”

    殷勤连忙推辞道:“弟子才疏学浅,又是刚入山门,这主任一职是万万不敢当的。”

    云裳点头笑道:“令狐师叔既然不在,我便做主推些事情给他,老祖办主任一职,就由令狐师叔暂代吧。殷勤便任个副职,副主任,只是令狐师叔年事已高,下面那些具体琐碎的事情,不是干系重大的,就不要拿去打扰他。”

    众人心中各自明了,云裳将令狐若虚抬出来,实际上是给殷勤压阵,怕大家因为这小子资历年纪太轻而轻视了他。

    老油条们领会了云裳的意图精神,各自准备回去与亲信子侄传达,在他们看来,原本根基未稳的花狸峰,将会因为殷勤的到来,而变得前路更加飘渺。而燕自然等一干追随云裳的老弟子,将会如何对待这位老祖新宠,也在未知之数。

    殷勤达成所愿,心中也是落下一块大石。真传弟子听起来无上荣光,其实却是众矢之的,一举一动全被别人眼中盯着,其滋味好比架在火上烤。

    殷勤对于此界宗门内部的情形不甚了了,但以他前世周旋于商场和官场之经验来看,这个真传弟子就好比是前世某单位领导,钦点的接班人,听着风光,倒最后能否真正接班却全是未知之数,弄个不好,就会被心存妒忌的竞争者阴一家伙。

    倒是那些成日围在领导身边,鞍前马后的助理秘书,未来的发展空间反而更大。对于领导来说,这类人才是自己的心腹亲信,可堪重用。至于接班人,哪个领导脑袋秀逗了,把接班人迅速培养起来,让他来夺自己的权吗?

    当然,如果云裳没有先将真传之位传与燕自然,殷勤对于第一真传之位,肯定是当仁不让的。但眼下燕自然做了第一真传,殷勤若也亦步亦趋地坐上真传之位,还不得被燕大师兄找碴儿挤兑死?

    思前想后,殷勤决定还是套用前世之经验,借此良机成为老祖身边办事之人。相比之下,真传弟子是被所有人盯着,滋味不会好受,而老祖身边之人,只有老祖盯他,对上旁人,那就相当于半个老祖,哪个敢说他半句闲话?

    云裳定下老祖办的建制,心情大好,瞟了一眼血染青袍的殷勤,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歉疚,转而对众人道:“左右这廉贞部的主事之位也是空了很久,就由殷勤一并暂代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