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有话要说!”弟子群中忽然传出粗门大嗓的声音,葛神通排开众人走到前面,先趴在地上给云裳磕了下头,然后与殷勤站成并排道,“老祖在上,千万不可听信这小子胡说八道,轻易许他入室弟子!弟子是个粗人却也知道礼义廉耻,上下尊卑,老祖冰清玉洁,道德清高,为天下修士所共仰!偏有此等居心叵测的小人,身为男修却胆大妄为地想出个入室弟子的名头,这岂不是诚心要毁老祖的清誉吗?”

    葛神通这诛心之语,是燕自然在上山的路上讲给他的,原本是准备用来搞臭庞大尼的,没想到之后发生许多变化,殷勤竟然当众提出要做入室弟子。葛神通当即跳了出来,准备捉殷勤的痛脚。

    一众老成持重的长老主事也都暗自点头。巨门部的吴主事最爱当和事佬,笑呵呵地站出来道:“左右是一个名字而已,虽然不妥,想必也是无心之失,我看改个名字就行,比如听传弟子就不错。”

    吴主事的建议,云裳也觉得颇有几分道理,她对于那些俗名清誉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觉得殷勤拒绝了真传之邀,又自作主张搞出个不伦不类的入室弟子,让她觉得心中不爽,不想那么轻易地如了殷勤的愿。

    其实入室弟子这个名头,连许多家教甚严的新收弟子也都觉得不妥,虽然此刻与殷勤站在一条船上,不好明着表态,但也都在底下窃窃私语着,都说听传弟子的名头要好于入室二字。

    唯有殷勤,在一片质疑与反对声中,不动如山,面色沉静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裳示意众人安静,微微俯下身子,盯着殷勤的眼睛道:“我看就将这入室二字改为听传吧。”

    “为何要改?”殷勤沉声反问道,“我何时说过,入室是入老祖修行起居之丹室?”

    “那你这入室二字,又是入往何处?”葛神通斜了殷勤一眼,满脸不屑。

    殷勤先冲云裳再施一次弟子之礼,然后挺起胸膛道:“殷勤出身微末,灵根陋劣,资质愚钝,本是道途仙家之门外人。幸得老祖垂怜,以无上慈悲之心,渡顽冥不灵之徒。老祖大恩,弟子鞠躬尽瘁也难报万一,唯有殚精竭虑,为老祖计,为山门计,辗转反侧而彻夜无眠。”

    殷勤说到此处,声音变得哽咽,指着头顶那些雕梁画栋的梁柱道:“不知大家可曾留意过这些梁柱上的嵌石孔,此刻可都还空着啊,此厅可是我花狸峰的门面所在啊!不知大家可曾想过,再过几月就是宗门庆典,而我们的师尊去往宗门,只能乘云御剑,尚无飞舟可乘啊。我还听说,师尊一月的吃穿用度不过一二中级灵石,竟比郡城里那些凡人豪富还有不如。师尊如此刻薄自己,无非是为了花狸峰,为了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弟子啊!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张嘴闭嘴都是报效师恩,可每日里除了从师尊那里讨教道法丹诀,便是为了自家之修为进境而闭门苦修,报师恩三字,从来只是流于口头,从未落到实处。弟子每每自我检讨,都是问心有愧,冷汗淋淋。”

    这家伙口口声声自称出身偏远,一张嘴却比郡城里的讲书之人还要天花乱坠。云裳心中好奇,想知道殷勤这一通马屁拍下来,会有怎样的算计。

    殷勤唏嘘一阵,面色庄严地看着云裳,一字一句道:“我听说,宗门七部之廉贞部有专门打理照顾老祖日常起居之别室,弟子所求之入室弟子,便是此处!为报师恩,弟子纵肝脑涂地,虽万死而不辞!”

    此言一出,花狸厅里一片安静,大家没想到殷勤拼了命地争下入厅第一人,到最后却放着真传不做,反要争着去伺候老祖?

    有些心眼儿活泛的弟子,眼光就往蓝雀与狗丫儿等几个日常侍奉老祖的女修身上瞟。在他们想来,殷勤多半是打着伺候老祖的旗号,获得与内门七位女修亲近的机会,此举虽然疯狂,但说不定此人就是个天生情种呢!

    云裳脸上泛起古怪的表情,身前的这个小子,是一千多个弟子中,唯一敢抬头与她对视的。她也是万万没想到,殷勤兜了个大圈子,其目的竟然仅仅是想得个与她亲近的机会?

    对于殷勤的目的,云裳隐隐猜到了几分。真传弟子的名头好听,其实惠之处在于可以得到宗门最为核心机密的道法丹诀,以及比内门弟子更多资源支持。当然,相比宗门秘不外传的道法,真传弟子每月五枚低阶灵石的月奉算不得什么。

    问题是殷勤灵根五行俱全,又全都是阴灵根,属于下下品,即便暗藏一支不灭灵根,凑成两木,也不过是个下品而已。

    云裳一直头疼的就是,将殷勤收为真传之后,该赐予何种功法给他。莫说是万兽谷,便是七宗之首的蛮武皇朝,也找不出可以将下品灵根修至金丹的道法。

    殷勤的强处在于血脉,但人族修士对于血脉修炼所知甚少,即便是万兽谷这种专门与妖兽打交道的宗门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可问题是,作为老祖真传弟子,每五年都要带领各峰门下的精英弟子,参加宗门大比。万兽谷之所以搞这种宗门内部的大比,一来是以竞争之名,促使各峰加大对于年轻一代弟子的培养,二来也是为了五年一度的宗门试炼选拔人才。

    殷勤主动放弃真传之位,也让云裳暗中松了口气。她真的不敢想象,殷勤以真传弟子的身份,代表花狸峰参加宗门大比,登上演武台便往地上一趴,施展乌龟王八拳的情形。

    殷勤放弃真传,在云裳看来实则是以退为进,此人或许是觉得丹途无望,才主动退而求其次,希望靠上金丹老祖的大树,蒙其荫庇,得个一世无忧吧?

    看来这小子倒是个识时务的家伙,云裳嘴角浮起淡淡地笑意道:“廉贞部下倒是有几个弟子专门负责此事,你所说的别室,只是大家随口一说,在宗门之内并没有真正的建制。”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