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腥果”三字果然有效,阿蛮立马松了殷勤的感知,啾地一声从云裳的裙摆之下钻了出来。

    众弟子正被林主事一百零八条门规戒律说得昏昏欲睡,便见暖榻之下,老祖裙摆之中窜出一道白光,咻地一下便到了殷勤的身上。下一刻,殷勤腰间的兽皮袋就被阿蛮锋利的爪尖划了大口子,露出里面那大半袋鱼腥果。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到了趴在殷勤肩膀上,双手捧着鱼腥果大吃特吃的阿蛮身上。

    暖榻之上的云裳也是脸色一垮,万万没想到,阿蛮这货并非发现了什么神识探测,而是嗅到了鱼腥果的味道!

    好在负责照顾阿蛮的四名女修还算机灵,见状赶紧围上去,将吃得口水直流的小蛮尊请下来,送去了后院。

    殷勤做出手足无措的表情,任由阿蛮被四位女修请走,他暗中偷窥云裳的表情,发觉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一颗高悬着的心,方才落下来。

    经过阿蛮这一打岔,林主事的门规禁律念着也不那么带劲了,匆匆敷衍几句,总算收了舌头。按理,最后一项事宜就是兑现云裳之前许下的真传弟子之承诺。

    云裳整理一下思绪,正要宣殷勤上前听命,莺儿匆匆地从外面回来了。云裳见她怀里捧着那个赤陶盒子,心中便已有了计较。

    莺儿走到暖榻之前,复命道:“燕师兄已经安顿好了,这是他托我转呈给老祖的灵药。”

    云裳虽然知道燕自然心性固执,却没想到他对真传之位,执著贪恋到如此地步。她心中叹息,却也要给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弟子留些颜面,强自展颜笑道:“哦?自然要呈与为师的什么灵药?你且打开看看吧。”

    莺儿点头,小心翼翼地打开赤陶盒露出里面那一大团晕着黄光的胶状液体。

    “土龙涎!”符小药第一个喊出声来,“这么大一团,怕是有千年火候了。”

    这话其实不用他说,在场的一众长老弟子,哪个没听说过蛮荒四大奇药。那些原本为燕自然失去真传之位而感到惋惜的人,此刻也是长嘘了一口气,虽然之前的考较功亏一篑,但燕自然凭借这盒土龙涎,一样可以扭转乾坤,争一争那真传之位。

    云裳见众位执事以及三十多个老修弟子,全都眼巴巴地看过来,心中升起一丝无奈:罢了,只当念及这几十年师徒之谊,许了他这个位子吧。

    云裳让莺儿将土龙涎呈上来,装模作样地把玩一番,面带微笑道:“自然自幼随我修行,心地最是敦厚老实,刚才在那花狸厅外,他哪怕吞下半口这土龙涎,也万万不会被挡于门外。我这为师的,怎能不体恤他的一番良苦用心?从今日起,自然得我真传之位!”

    此言一出,站在厅堂里的众多弟子便是议论纷纷,大家虽然料到燕自然能够凭借献宝揽下真传之位,却没想到云裳会在殷勤之前许下这个位子。

    如此一来,殷勤即便入了真传之门,也成不了第一真传,在燕自然面前还是要矮下半头,喊他师兄才行。

    也有个别心计深沉的弟子,却从云裳的话里听出了一点别的味道:老祖为何要特别提及,燕自然没有服用土龙涎而耽误了真传之争?她到底是在为燕自然喊冤,抑或是在暗示着什么?

    就在这些人狐疑之际,云裳将那赤陶盒递还给莺儿道:“自然能有这份心,为师便受用了。他此番神魂受创,此土龙涎最是对症,为师便将此宝赐还给他。你嘱咐他好生将养,四年之后,为师还要看他率我破军弟子,在宗门试炼中扬我花狸之名!”

    云裳讲出这番话,连那些长老主事的脸上都微微变色,听老祖之意,这是要将破军部主事之职许给燕自然啊!燕自然这笔生意做得划算啊,拼了一口老血,土龙涎送出去又原封不动地收了回来,不但如愿以偿得了真传,还捎带捞到了破军长老之位!

    不过其中也有老奸巨猾的,在心中默默盘算开来:燕自然可是花狸峰几十年的大师兄啊,仅仅得了个破军长老的位子?论资历、论修为、论能力,燕自然哪怕掌管不了七部中最为重要的禄存部,混个核心机要的廉贞长老也是绰绰有余啊。看云裳的这个布置,难道是对燕自然心生不满了吗?

    云裳将燕自然高高举起,表赞一番,这才转入正题,将殷勤招置榻前,似笑非笑地道:“燕自然从小追随我,前后四十余载,为了山门之事奔波辛劳,血汗不知流了多少,直到今日方才得了我的真传。你这小子,入得山门便得真传,倒是比他幸运多了。”

    殷勤诚惶诚恐道:“殷勤只是小仓山一化外蛮人,灵根陋劣,见识浅薄,对宗门未立寸功,如何敢与燕师兄相比。还请老祖收回成命,真传之位弟子愧不敢当。”

    云裳只当殷勤是在假意推辞,却不想殷勤咕咚跪伏于地,颤声道:“弟子绝非刻意做作,还请老祖体察弟子真心。真传之位有燕大师兄宛如当空皓月,弟子微末之荧光绝不敢与他比肩!”

    云赏微微一愣,示意让他起身,心中却是升起薄怒之意:这小子竟然在跟我赌气吗?就因为我将第一真传之位给了燕自然,他竟然连真传都不当了?

    殷勤不等云裳发作,站直了身子朗声道:“老祖在上,弟子今日所言,字字出于肺腑。弟子如何不知老祖真传乃是天大的机缘?奈何弟子修为实在低微,灵根资质皆属下下之选,今日弟子因侥幸而得真传之名,日后天下修士笑话我也就罢了,若是因此而让老祖声誉蒙尘,则弟子万死难辞其咎啊!”

    “你待怎样?”云裳沉下面孔,静待殷勤开价。

    殷勤满脸真诚地道:“弟子在野狼镇时,曾将老祖入室弟子之位,许诺给一尚未开脉之少年,可否恳请老祖看在弟子刚才拼死冲关的份儿上,也将此位授予弟子?”

    殷勤此话听得一种老成持重的长老主持暗自点头,他们嘴上不说,心中对于将殷勤这种废灵根的弟子招入真传却很是不以为然的。眼下殷勤竟然主动请辞,并且将名头换成可入室弟子,虽然这“入室”两字,听着有些别扭,但总好过弄出个不入流的真传,使花狸峰成为笑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