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竟然身怀六条灵根!云裳眼睛一亮,人人身具五条灵根乃是此界天定之数,除非经过五行之合化,才有可能生出变异灵根。问题是殷勤所开出来的五条灵根皆为阴性,没有阳灵根,从何处合化?

    云裳想来想去,觉得既然这条灵根藏于血脉之中,多半就是玄武阴阳两种血脉之力合化而成。就是不知道,此种合化是玄武血脉所特有的加持,抑或是发生在殷勤身上的独有的小概率事件?

    “殷大真传......你竟没死?”厅堂门口传来伍落的大嗓门,让沉思中的云裳眉头一蹙,旋即板起面孔道,“大呼小叫,还有没有一点宗门规矩?”

    蓝雀,狗丫儿等一种弟子这才如梦方醒,赶紧道声“老祖赎罪”,不敢再看殷勤,纷纷起身去约束那些趁乱跑上来在大门口扒头窥看的新收弟子。

    乱了一盏茶的功夫,八百新收弟子,加上花狸峰原有的老弟子,将近一千二百人,全都集合整队,排得整整齐齐地站成三十个纵队,将宽阔的花狸厅占了个满满当当。

    花狸厅前厅的会客空间全部撤去,云裳升座大厅正中的老祖高榻,俯视着底下黑压压一片弟子,心中第一次有了称宗做祖的感觉。

    站在前排的除了蓝雀、狗丫儿几个听传弟子,再有就是林长老、耿长老等各部主事。

    花狸峰仿照万兽谷的规制,共设有贪狼、巨门等七大部。其中林长老执掌文曲,耿长老主管禄存,令狐师叔的贪狼,吴长老的巨门以及平日很少抛头露面,一门心思炼丹炼器的宋长老掌管了武曲部,廉贞部由云裳暂且自行打理,剩下一个破军部暂时没有主事长老。

    一来花狸峰目前还有能力组织起大规模的对外征战猎杀的队伍,二来五年一次的宗门试炼还要四年才能重启,相比其他几部,破军部的组建并非最为紧迫之事。

    蓝雀等人身后,则是包括葛神通在内的三十几个花狸峰原有的内门老修弟子。殷勤此刻也已清醒过来,被伍落与符小药左右搀扶着,站在新收弟子的前列。

    按照云裳老祖的法喻,能够顶住老祖威压进入花狸厅者即可成为真传弟子,殷勤这回总算是名正言顺地坐实了真传之位,那些新收弟子也都因此欢欣鼓舞。

    符小药从怀里掏出一个墨绿小瓶,郑重其事地塞给殷勤道:“此瓶内装有我精心炼制的五黄地归丸,便是那些生产时血崩的妇人用了,也能救回一命。”

    殷勤眼皮直跳地接过墨绿小瓶,强笑道:“真是多谢你了。我眼下倒还支撑得住,此药如此珍贵,我得留待以后救命时再用。”

    符小药点点头,心中也满是疑惑,作为一名炼丹师,他对医道虽然不能说精通,却也不是门外汉。殷勤浑身上下,肉眼可见的崩裂的血脉就有不少,按理应该是气血极度虚弱才对,可他的脉象气息却是沉稳有力,丝毫不像受伤的样子。

    殷勤此刻周身上下都是刺痛难忍,此乃血脉崩裂之后的正常反应,虽然难受的很,但他心中却是难以抑制的狂喜之意。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搏命之赌局不但押中了真传弟子这一宝,还有血脉晋级这一意外之喜。从阿蛮那里渡来的青鳞蛟的心头精血,比他之前吸纳过的铁铃铛的心头血不知强上多少。

    对于他来说,血脉中一直存在的一个隐患就是先天的玄龟血脉太强,后觉醒的腾蛇血脉太弱,两种血脉的成长严重失衡,造成晋级的难度非常大。此次强行闯关造成精血大量流逝,虽然对于两种血脉来说都是此消彼消之局,但从整体数量上,流失的绝大部分都是玄龟之血。

    此等情况与他拼杀铁铃铛之时非常相似,腾蛇血脉都是借助老龟血脉衰弱之时,得到外来高品精血注入,方才一举成长起来。巧的是,殷勤这两次血脉改造全是阿蛮渡血给他,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

    蛮人血脉晋级二级,便如同与人族修士从炼气后天转为先天的蜕变一样,称其为脱胎换骨也不为过。

    对于蛮人来说,血脉进入二级除了肉身筋骨会因为血脉滋养而大幅提升强度与韧性之外,其血脉的原始之力也会有所显现。比如殷勤他爹殷富贵,血脉晋级二级之后,除了更加扛揍之外,还会偶尔做些奇怪的梦。

    在殷勤此界的肉身记忆中,就不止一次听殷富贵提过,殷家前途凶险之类的梦境。

    只不过,就连殷富贵自己都没有将这些梦境当真,谁能想到传承几千年的老龟血脉竟然真的源于玄武。殷勤这一枝蛮人,虽然对外号称半步玄武,喊了几百年,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说这话时八成是为了和外族女蛮通婚,吹牛逼骗媳妇用的。

    殷勤现在想来,殷富贵当初之所以会做这种预兆性的梦,应该是源于玄龟先天上对于未来的一种神秘感知力。也正是因为玄龟具有此种能力,后世的人们虽然再也寻不到玄龟,但卜筮之时,也往往用老龟之甲作为沟通这种神秘感知力的媒介。

    殷勤很是期待,晋升二级之后,将会获得来自血脉源头的何种力量?毕竟他体内除了玄龟,还有腾蛇之血。不过以他前世对腾蛇之了解,此兽最擅虚惊恐吓之事,若是按照此种能力来的话,难不成会搞出一个恐吓之力?殷勤觉得这种能力,实在没啥用处。

    这次晋级真的多亏了阿蛮!殷勤之前的晕厥是由于失血过多而脱力,神智并未完全失去。

    他忍不住往高榻之上瞄了一眼,只见阿蛮被云裳一只纤手捉住,死死地按在身边,这货似乎觉得在众多弟子面前丢了面子,便把大尾巴圈起来挡住了小脸儿。

    殷勤的目光顺着阿蛮身上的纤手逐渐往上,沿着云桑露在外面白若凝脂的手腕小臂,瞄过曲线优美的颀长脖颈,穿过云裳面颊边的几缕秀发,然后便再次对上了那双散发着凌厉杀意的眸子。

    殷勤心头狂跳,面色尴尬地咧嘴笑笑,目光不敢稍做停留,越过云裳光洁的额头,一直看到头顶上方写着花狸厅三字的巨大匾额。

    他假装欣赏匾额,足足过了十几息之后,才感觉云裳瞪过来的眼神收了回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