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自然听着背后潮水般的鼓掌与喝彩之声,不但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反而心中充满了无奈与恐惧。无奈的是,他虽一口气连上了四级石阶,无论是灵力与神识都已成了强弩之末,再没有余力向上登攀了。

    他虽对老祖威压之强事先便有了心理上的准备,但万万没有想到,云裳此次所施展的威压会如此强横。以他对师尊的了解,这一次的考较云裳不但用尽了全力,甚至有可能动用了某种秘法,强行提升其威压的等级。

    难道老祖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暗示我,要我知难而退,不要妄想真传之位?燕自然越想越觉得这个推测很有可能,此时此刻,云裳只需稍微收敛压力,他便可以再上三级,名正言顺地成为花狸峰的第一真传。

    师尊为何要这么做?难道是对我之前的表现不满吗?燕自然因为神识受迫而原本就变得脆弱的心境里,升起了一丝恐惧。他无法想象,失去了师尊的呵护与支持,会是怎样一种日子?

    不会的?!这些都是神识威压带给我情绪上的负面影响!燕自然身为剑修,心志坚强,远非寻常修士能比。心境稍微动摇,便马上做出了调整,他开始在心中给自己打气,我燕自然无论如何,也是攀到了最高处的弟子,老祖即便对我处置新收弟子有何不满,也不过是对我稍加惩戒。这第一真传之位,除了我,还有谁能有资格?

    他咬咬牙,掏出一颗珍藏的壮魂丹服了下去。这颗丹丸对于滋补强壮神魂有莫大好处,原本是他准备冲击筑基后期时服用的。为了这个真传之位,燕自然没有别的选择。

    壮魂丹的药力果然不凡,服下片刻的功夫,燕自然便觉得那股针对神魂的压迫减轻了许多。他张开嘴,吐出一柄绣花针大小的小剑,然后伸手一招,那柄小剑便迎风暴涨,瞬间涨成四尺七寸的开山巨剑。燕自然以剑拄地,心中的胆气更是暴涨了几分。

    身边传来粗重的呼吸声,燕自然低下头,惊讶地发现一个浑身被血汗浸透了的家伙,正嘶哑地呼哧着攀到了与他同级的石阶之上。殷勤的样子让燕自然心惊肉跳,这已经不是血脉崩塌那种孔窍流血的情形了,这货身上的每一个毛孔竟然都有血丝渗出。

    作死!燕自然脑补出一个人形血球,突然爆成肉渣碎沫的场面,脸上浮起狰狞的笑意。他长吸了一口气,昂然迈步,又登上了一级石阶。

    “喀嚓”细微而又清脆的声音在燕自然的识海深处响起,他的脸色瞬间苍白,猛地收住了脚步。云裳曾经多次提醒过他,对于他这种剑修来说,这种识海深处的声音八成意味着他的剑胎已经出现了问题,若是不能及时调整,他蕴养多年的剑胎便有断裂乃至崩碎的可能。对于剑修来说,剑胎崩碎意味着仙途也就到了尽头。

    许多人误以为,燕自然手中那柄可以随意缩小涨大的开山巨剑,便是剑修的剑胎。其实真正的剑胎却是存于识海深处的一道无形剑意。此剑意与修士蕴养于体内的法剑,感应相连,剑修远超同阶的杀伤力,靠的不是法剑本身的威力,而是剑意注于法剑之后的灵性上的加成。

    对于剑修来说,法剑被毁虽然损失巨大,但只要剑胎尚在便可重新祭炼新的法剑,多则三五年便有恢复当初修为之希望。但若剑胎被毁,则一生修为瞬间报废,重新蕴养剑胎更是千难万难。

    燕自然面如死灰,心潮翻滚,只差两级石阶便可登堂入室,但剑胎若是因此而损毁,即便当了真传也是惘然。他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原地,犹豫良久,一咬牙从怀里掏出那个盛放有土龙涎的赤陶盒。

    燕自然缓缓就地坐下,将赤陶盒子放置于身前,然后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花狸厅的大门。

    赤陶盒是专门用来盛放土龙涎这类宝材的容器,云裳稍微放出神识便以知道其中所藏的那一大团土龙涎。而燕自然摆出的姿态,无疑是在暗示,他若借助土龙涎之力,是有能力冲破极限,推门而入的,不过为了师尊,他燕自然心甘情愿将土龙涎献与师尊,而放弃最后冲关的机会。

    云裳的脸上闪过深深的失望,她万万没有想到,燕自然会用这种方式与她讨价还价。这个被她从小带大的修士,骨子里的孤傲,云裳是了解的,眼下他正在向云裳展示他深沉计较的一面。

    云裳宁可燕自然将土龙涎一口吞了,然后正大光明地从推开花狸厅的大门,也不想看到他做出这种看似恭敬的举动。这算什么?邀宠还是要挟?

    “傻逼!”当燕自然坐下的一刻,殷勤在心底骂了一句,他原本对燕自然这等集宗门之力培养出来的天才高看一眼的,想不到这个天才,竟然如此轻易地放弃了眼前绝佳的机会。殷勤相信,哪怕身边站着的是殷铁山亦或是赵白眼,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赌上一把。

    殷勤绝不相信,花狸厅内的云裳老祖会任由她强大的威压,毁掉自己最心爱弟子的道基。花云裳肯定留有后手,不会让弟子在搏命冲关时,发生大的意外!这是殷勤对于眼下局势做出的判断。

    问题是,这个判断是基于身为老祖亲传弟子为前提做出的,换到殷勤这个外人身上,他可就没那么大的把握了。他虽然没有听到燕自然识海深处那种断裂的声音,但他周身的毛细血管已经爆裂了大半,对于依靠血脉的蛮人来说,也已经是到了血脉崩爆的临界点。

    冲还是不冲?殷勤瞪着眼睛,喘了两口大气,脸上露出赌徒孤注一掷时的疯狂笑容。

    “老祖,弟子梭哈了!”他低吼一句,身形猛地前窜,空中暴起团团血云,紧接着便听哐当一声,殷勤鲜血狂喷地一头撞进了花狸厅!

    时间仿佛在刹那静止,那些闻讯而来,站在远处鼓噪着的门人弟子,乃至旁观看热闹的杂役仆役,此刻全都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瞠目结舌愣在当场。

    他们原以为燕自然坐下是在调理气息,准备最后的冲刺。谁都没料到,那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大老龟竟然忽然发力,率先冲进了花狸厅。

    殷勤的身体在光滑如镜的玉石地面上滑行,在身下留下长长的血印。他使劲扬起脑袋,对上了一双满是惊讶的明眸。

    “真他娘的美啊!”殷勤只来得及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便觉得周身上下的血液瞬间被抽空,他的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