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的眼睛被鲜血所染,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红色。他在进行魂穿以来最大的一场豪赌,赌注是他的命,赌的是花狸峰的一席之地。不!一席之地不值得以命相搏,他赌的是在花狸峰的一片天地。

    对于在花狸峰下遭遇燕自然这样的人物,殷勤心里早有准备,作为一个一没背景,二没天赋的“空降”弟子,来到花狸峰就好比鸡群里进来一只鹅,就得做好被啄的准备。今天没有燕自然,明天也会有李自然,张自然跳出来整他。

    他不知道自己的苦肉计会在老祖心中起到多大的作用,殷勤只希望老祖能够因为燕自然的跋扈而从轻发落了他。他并没有天真地以为,自己受的这些委屈,会对燕自然在老祖心中的地位造成什么影响,毕竟人家是才是老祖从小带大的娃。而且,在这蛮荒之上,身为弱小者生来不就是为强者欺负的么?

    殷勤原本的期望,真的只是在花狸峰上谋求个一席之地。他预设的自保屏障有两道,一是通过招募弟子赚到的大量灵石,希望老祖能够看在灵石的份儿上,容他这一席之地,这是他所打的感情牌;再有一张牌,就比较有力了,八百多修士都被他忽悠到山上来了,外面还飘着几千记名弟子,后面如何安顿这些弟子,想必还是要从他这儿讨主意。殷勤的底气在于,只要这些新招募的弟子在,就有他殷勤说话的空间。

    至于他原先所期望的真传之位,从燕自然以及蓝雀等人的反应来看,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的。

    不过,当他听到云裳所出题目,心中马上掀起来滔天的波澜。这他娘的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他不知道老祖的威压会有多么可怕,但他知道花狸峰诸多弟子中修为最高的燕自然不过是筑基中期的巅峰水平。纯以灵根以及身体强度来说,也就是相当于三级妖兽的水平。

    当初他血脉尚未晋级的时候就曾从四级妖兽赤睛猪的獠牙之下逃得性命,现在他的血脉之强已经比过去强了两倍有余,殷勤自忖凭借结实耐操的老龟血脉,其抵御老祖威压的能力绝对不比燕自然差。更何况除了老龟血脉,现在体内又有幽焰小蛇,以及隐于血脉深处的不灭灵根,殷勤觉得,在单纯的防御力上,他完全有与燕自然一较短长的能力。

    当然,前提是他们两个同时面对的是来自老祖的威压。若是换成两人面对面硬钢,莫说燕自然,就连狗丫儿都能用飞剑把他穿成筛子。

    唯一让殷勤觉得难堪的是,一旦调动起老龟之力,就他娘自然而然地变成了在地上爬的姿势。就好象当初他与李家兄弟在丛林中的遭遇战一般,他一旦激发了血脉之力,就只能施展乌龟王八拳。

    殷勤自我安慰着,好在这是登攀石阶,而不是与人对战,在地上爬或许更能显示出自己的强韧与顽强呢!

    不过,当他真的脱离的庞大尼的阵法掩护,踏上这白玉石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算漏了一条。

    他当初能够被赤睛猪撞飞而不死,固然是由于他的老龟血脉防御极强,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与赤睛猪之间的碰撞,只有短短的一瞬。

    而眼下的局面却是,他要持续不断的抵抗来自老祖的威压,这就好比被一头成年体的赤睛猪一屁股坐在屁股底下蹂躏,根本没有片刻喘息的功夫。

    殷勤越往上爬,就越觉得失算的后果很严重,爬过伍落身边的时候,恨得他忍不住骂娘。等爬到蓝雀身边的时候,他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原本想着冲蓝雀笑笑打个招呼,顺势坐在她身边,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啥的。没想到蓝雀竟然站起来了,殷勤堂堂七尺男儿,总不能趴在一个女人脚下吧?无奈之下,他只有喷着血,继续往上爬。

    好在老龟的血脉量大血足,加之有了幽焰小蛇的催动,运转的比以前快上许多,喷过一口老血之后,隐藏于血脉之中的绿色灵根也开始发挥作用帮助修复受损的血脉,以及加速精血之生成。他虽形象恐怖,与血脉崩塌的状态颇为相似,实际上却还没有到达如此严重的程度。

    葛神通倒是坐在地上打坐,但殷勤不会与他凑在一起。依着他的性子,恨不得阴他一下让他岔了气脉才好,奈何自身难保,根本腾不出力来,他只有继续往上爬。

    好容易蹭到狗丫儿身旁,殷勤已经被压制得几乎五体投地了。他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像条离水半日的鱼,贴在地上吃土。

    燕自然眼中闪过一丝嘲笑的神色,一只乌龟王八种仗着天生的龟壳够厚,也想浑水摸鱼?殊不知威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那种来自神魂深处的威吓之力。

    燕自然不知道的是,那种让他以及蓝雀等人最感头痛的神魂压迫,对于殷勤来说并不如何难对付。不是因为他神魂强壮,而是他体内的血脉来自上古圣兽。传说中圣兽一出生便已结丹,血脉之强横,相当于人族的金丹修士。如此强横的血脉,岂会像一般荒原妖兽那般在强者威压之下心惊胆寒?殷勤身具玄武血脉,也只有元婴大能的神魂压迫才能对其形成威胁。

    殷勤的血脉毕竟只是一级后期,与筑基修士差了一个档次,他能爬到狗丫儿所占之处,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已经是个奇迹了。

    殷勤觉得自己像一张被压在地上的照片,最后的七级台阶对于他已经是咫尺天涯。

    燕自然冷笑一声道:“自不量力!”然后运足气力,竟然一口气上了四级石阶。这一次,全场弟子真正地为他叫好。在大家看来,只要再冲一次,燕自然就可触摸到花狸厅的大门了。

    殷勤苦笑,感觉已经被人家逼下了所有的赌本,没法加注了。就在他准备认命之际,狗丫儿忽然蹲下来。她从怀中摸出个玉瓶,倒出一把赤龙丹全都塞在殷勤口中道:“我原想在路上找个机会,用飞剑刺你十个八个窟窿,这瓶丹药是用来给你吊命的。”

    赤龙丹一下肚,药力便瞬间在血脉中行开。殷勤看了狗丫儿一眼,不知道是该说声谢谢还是骂娘,更不知道这赤龙丹到底是吊命的还是要命的。若是没有这把赤龙丹,殷勤就可以死心趴在这里,可当他的心脏因为赤龙丹而再次有力地搏动起来,那股被压抑下去的赌徒心态,便又死灰复燃。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