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十三级石阶!狗丫儿咬着牙又登上一级台阶,她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汗水将她的头发打湿贴在脸颊上,一副落汤鸡的模样。

    蓝雀在她身后,落后了五六级台阶的样子,她的情况稍微好些,正缓慢匀速地追赶上来。

    “灵鹊师妹,我的三叶莲虽然不够火候,但服下之后也颇有助用的!”葛神通比狗丫儿领先了四五级石阶,也到了强弩之末,摸出怀里的三叶莲,在狗丫儿面前献宝。

    狗丫儿低着头喘大气,看也不看三叶莲,吃了这药力不足的东西,最多就是多上个两三级的台阶而已。若是能凭借它进入花狸厅,想必葛神通早就自己吞了。

    葛神通见狗丫儿不领情,神色尴尬地收回三叶莲,又想看看燕自然到了哪里,目光落处却见殷勤扶着那小蛮肥的肩膀登上了一半的台阶。

    再看两人边走边聊的架势,哪有半分受到老祖威压的感觉?这特么是何等宝贝,竟然能让一个连脉都未开的凡人将一众筑基弟子甩在身后?葛神通身为花狸老祖座下排名前十的弟子,能够登上二十几级石基绝非侥幸。他的实力虽然不如燕自然,比起其他内门弟子还是高出许多。

    云裳真正的弟子,只有最早跟随她的燕自然,以及到了假丹境以后收的蓝雀,狗丫儿和莺儿三个女弟子。包括葛神通在内的大多数筑基期的内门弟子,主要的来源有两个,其中大部分是她金丹大成以后,借着筹建山门的名义从其他四峰抽调过来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各部长老的亲戚子女。

    前者属于四大峰内门中的鸡肋弟子,很多都是进入内门多年,却一直没法突破筑基初期,所谓修行一年道在眼前,修行十年道在天边,指的就是这种修油子。至于后者,则有不少是沾了长辈在宗门位高权重的光,服用大量的灵药丹丸硬生生拔高到筑基境界中的,这类修士又称药罐子。

    无论是修油子还是药罐子,筑基初期就已经是他们的天花板,很难再有突破了。表现在顶着老祖威压登石阶,基本就是止步十级,无法再进一步。

    眼下殷勤与庞大尼已经超过了这二十几名筑基弟子,更可恨的是那蛮荒贱种,谈笑风生哪有半点之前气息奄奄的样子?葛神通心中怒气一起,稍微分神那股磅礴的威压之力边冲破了他以灵力构筑的防线。他噗地一声喷出大口鲜血,将白玉石栏染红一片。

    葛神通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颜色,他毫不犹豫地将那株得瑟了半日的三叶莲送入口中,一边大口咀嚼,一边掉头疾走下行,一直走到狗丫儿身边,脸上的铁青之色方才褪去不少。他担心再往下走,药力会大幅减低,干脆盘腿坐下,就地炼化药力。

    狗丫儿在原地蓄力,正犹豫着要不要将随身珍藏的那粒蕴灵丹服下,却被葛神通突发状况的惨象下了一跳。

    好在她的心思更为专注,心中反反复复念叨着的都是云裳的教诲:“大道直行,切莫顾盼,至道至易,捡择才难。”虽被葛神通搅乱了心神,却也在刹那间强行将稍微散乱的灵力聚拢回来。狗丫儿脸上闪过决然之色,一口将蕴灵丹吞下。

    花狸厅内,云裳手握灵石,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表情,心道:或许可以将狗丫儿改回她原来的名字了。

    不过下一刻,云裳的脸上便罩了一层薄怒之色:这两人也太不像话,以为我花云裳可欺么?

    她的纤纤玉指掐出一个指决,朝空中一弹,口中轻喝一声“破”!

    花狸厅外,正在跟殷勤抱怨花狸厅建的太高的庞大尼忽然脸色一垮,停下脚步。

    “怎么了?”殷勤纳闷道。

    庞大尼苦脸道:“我的阵法被人攻击,受了损坏,再往上走怕要失灵了。”

    殷勤皱起眉头,低声道:“肯定是老祖见你用阵法闯关,怕失了她的颜面才在暗中使小动作,破坏咱俩。”

    花狸厅里,云裳粉面寒霜,心中暗骂:“这殷勤到底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难道真以为压低声音在外面说话便可瞒过我吗?”

    好在殷勤下面一句问道了点子上:“你还有别的阵法,法宝之类可以帮我们登上石阶的吗?”

    庞大尼摇头道:“暂时没有了。”

    殷勤对于这小胖子的来历更加好奇,听他这口气,貌似阵法这东西以后还能有?

    燕自然背负双手从容不迫地走至二人面前,淡淡地道:“大道修行,若只会投机取巧,到头来终究沦为笑柄。自不量力之人,莫要挡路。”

    殷勤扭脸对庞大尼道:“你听过喇喇姑叫唤吗?那是小仓山才有的一种异虫儿,其叫声倒与燕师兄的嗓音有几分相似。”

    庞大尼朝殷勤撇撇嘴巴道:“我家乡有种秃毛八哥,也是这般的叫法。”

    燕自然冷哼一声,从他们二人身旁超了过去。庞大尼身上零碎太多,让燕自然多少有些忌惮,而且此处距离云裳太近,他也不敢出手暗袭,以免被云裳察觉。反正这两人也就止步于此,不若将他们凉在此处,被大家当作笑话才好。

    殷勤看着燕自然轻松超越了气喘如牛的伍落,追上蓝雀时还装模作样地鼓励两句,再往上几步,又安抚了一番坐在地上打坐的葛神通。

    让燕自然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修为并不拔尖的狗丫儿走在了最前头,此刻距离花狸厅的大门尚有十级台阶,狗丫儿借助蕴灵丹之药力,又强登了三级石阶,便再也抬不起腿来。

    她不久前还在暖云阁的后院中见识过云裳因为受伤无法自控而散溢出的威压,相比此刻所受的压力却是天壤之别。不过真正让她止步不前的,还是心灵与神识上的巨大压迫感,此刻在狗丫儿的眼中,花狸厅四周的景象都发生了奇异的扭曲。扭曲的空间里,仿佛藏着一头来自远古洪荒的凶兽,低沉地咆哮着,好像随时都会从黑暗中窜出来将她撕成碎片。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