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燕自然等人脸色大变之际,莺儿又道:“老祖法喻,花狸弟子,内门外门,凡能在半个时辰之内,进入花狸厅者,即以真传弟子之位许之。”

    此言一出,包括蓝雀,狗丫儿在内的一众内门修士,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表情。真传弟子乃是宗门精锐中的精锐。说白了,所有真传弟子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冲击金丹,所谓的真传弟子,其实就是老祖所选定的接班人。

    大家都知道,成为真传是要经过考验的,却谁也没有想到,云裳会在今天以这种方式,列出了题目。

    从现场突然增强的金丹威压来看,云裳是要以她金丹期强大的威压来阻挡弟子登堂入室。至少从题目本身来看,是比较公平的,老祖威压如同滔滔的海水,一浪紧似一浪,不会因为某个弟子与她亲近一些而稍有不同。

    而且这个题目看似只有以力抗衡,其实细想之下,却未尝没有空子可钻。老祖只说,半个时辰之内,进入花狸厅即可,并未限定以何种方式进入,法器符箓都未在禁止之列。一时间,除恶了燕自然、蓝雀这等修为高出众人的精英修士,那些修为一般,心眼儿活络,手中又有些家底的修士也都面有喜色。

    此时此刻,燕自然不但心中大石落地,更有一股难掩之喜意溢于脸上。看来,那个让他担心半日的殷大真传,在老祖那里就是个笑话。

    燕自然是见识过金丹威压之恐怖的,在他看来,一个炼气一层的家伙,莫说顶着威压登堂入室,能摸到那白玉石阶都算是奇迹了。至于那小子的蛮人血脉,也不过是个一级后期而已,燕自然见过太多的二级,甚至三级妖兽,在金丹威压之下,屁滚尿流连站都站不起来的衰样子。

    燕自然瞄了一眼站在边上一脸茫然的殷勤,心中冷笑。他知道这小子是在装蒜,狗屁的血脉气息全无,不定是用了哪种邪法,将其暂时隐去而已。这等小计量,只能骗骗狗丫儿、蓝雀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流之辈,占些小便宜,遇到这等全凭实力的考较,所有的小聪明,小把戏全是白费。

    随着莺儿宣布计息开始的瞬间,一股强横的威压便潮水般地从花狸厅上横推过来。那些新收的弟子,距离白玉石阶尚有十几丈的距离,也在一瞬间便被这股威压冲得七零八落,纷纷后退。有些根基太差的,竟然身不由己地连着退到二十丈远的距离方才稳住身形。

    与这种无形巨力相伴而来的,则是一种莫名强大的对于内心深处的压迫感觉。那是一种参杂了恐惧、威吓、惊慌等等负面情绪的感受,语言无法形容,只有身临其境的修士们才能体会其真实的感触。而且对于他们而言,这种心灵层次上的威压才是最难捱的。

    空气中开始传来尿骚与屎臭的气味,老祖威压能让弱小者屎尿横流,并非虚言,有些胆气与资质都不入流的修士,已经臊成了大红脸,捂着裤裆往远处有树木遮挡的地方跑去。

    好在此时没有人回去注意这些,大家所有的体力、灵力乃至神识之力,全都用在了对抗威压之上。虽然只有进入花狸厅才能成为真传弟子,而那三十六级台阶对于绝大多数的修士来说,堪比登天,但是每一个修士都在拼尽全力地想离花狸峰更近一些。

    这些少年早就听过无数遍的教诲就是,长生之路就如万马千军争过一座独木桥,能够抢先一步,便多了一分留在桥上的机缘。

    “大、大师兄,俺、俺坚持不住了。”燕自然正要举步前行,耳边却传来结结巴巴的声音,扭头一看,脸色便是一沉。

    喊大师兄的正是扶着殷勤的那个胖大新修,他所喊的大师兄却是殷勤。

    再看殷勤那货,挂在人家肩膀上,竟然还恬不知耻地给人鼓劲:“再往前走两步,你的仙途将会与众不同。”

    “俺真的,真的不行了。”胖大少年迈出一步之后,脸色苍白地道。

    “看见前面那仙子了吗,你多走几步便能引起她的注意!”

    这话比仙途大道管用的多,胖大修士竟然突然发力,带着殷勤走到了距离白玉石基一丈远的距离。炼气修士能过走到此处的只有逸青云和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

    只不过胖大修士走到此处便真的力竭,扑通跪倒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殷勤冲他挑起拇指道:“你要永远记住此刻的感觉,没有试过,千万别对自己说不行!”

    胖大修士被殷勤一碗鸡汤灌下,精神为之一振,连最难受的心神压迫都似乎轻松了一些。

    殷勤身子宛若风中拂柳,一个人摇摇摆摆地向前蹭了几步,对那十岁男童道:“岳麒麟,好样的!”

    岳麒麟灵根只是中下品,刚刚吃了辅助的灵药才勉强走到此处,被殷勤鼓励一句,小脸儿通红地喊了声大师兄,竟然又往前行了几步,眼瞅着就能摸到石基了。

    “逸青云,别人说你光说不练嘴把式,是时候证明给他们看了!”殷勤一路飘摇,一路鼓劲儿,连逸青云这种娇生惯养的少爷膏子都被他撺掇地摸到了第一级的石阶。

    燕自然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心道:石阶前面这段距离只是开胃小菜,待到上了石阶,才能体会到一步一重山的滋味!

    他正在心中碎碎念,一个小胖子呼哧呼哧地从他身边超了过去,燕自然险些惊掉下巴,这人竟然是那脉都没开的小肥蛮!

    “前辈,前辈,庞大尼在作弊!”远处传来眼红少年不甘的叫喊,“他身上带着护身法器!”

    “殷勤,我要问你一句话。”庞大尼走到殷勤身边,一把扶助他道,“他们都说我这入室弟子的身份是你瞎扯骗我的。”

    “听蝲蝲蛄叫唤,还不种庄稼了?”殷勤不屑道:“他们还说我这真传弟子的身份是假的呢。等我进去见了老祖,是真是假自见分晓。”

    “那好,我扶你上去。”庞大尼扶着殷勤道。

    “你有护身法器?”殷勤奇道。

    “差不多吧。”

    “没开脉如何驱动法器?”

    “我身上带的是个阵法,用灵石就行……”

    燕自然看着殷勤和庞大尼边聊边走地登上了十几级石阶,险些将一口老血喷在白玉栏杆之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