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自然见吴主事主动问起殷勤,心头便是一跳,以为是云裳授意之下,才有此问。

    好在吴主事确认了殷勤身份之后,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说,马上就要觐见老祖,那么隆重的场合,把个人捆成个粽子模样也不像话,不如暂且给殷勤松了绳索,如何发落他还是要听老祖的。

    燕自然盯着吴主事的眼睛,从他说这番话的神态里没有发觉丝毫异样的情绪,心中稍微安生一些。他相信此间发生的事情,绝逃不过云裳的感应,他也相信以老祖的智慧以及对他的了解,应该能够体会到他杀鸡儆猴的震慑之意。

    而且从此举的后果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他刚才故意找借口收走了一些人的法袍,也没见一个敢跳出来炸刺儿的。

    燕自然自我安慰着,让狗丫儿过去松绑。狗丫儿对殷勤掌掴她的事一直存有芥蒂,此刻见殷勤半张脸被踢的皮开肉绽,心中竟然没有一丝痛快的感觉,她俯下身扯开殷勤身上的兽筋索,同时暗运灵力冲开殷勤被锁住的气脉。

    此刻禄存部耿主事携了几十个弟子杂役,运了大批衣服法袍过来,其中大部分都是从现有那些弟子那里暂时借来的旧衣衫。

    狗丫儿给殷勤领来一件宽大的法袍,一边帮浑身软绵绵没有一丝气力的殷勤穿上,心中却暗自嘀咕,她刚刚替殷勤冲开气脉之时几乎没费什么力气,所谓的禁制已经脆弱得如同虚设,一冲即破,狗丫儿估计即便自己不出手,殷勤也能在片刻间自行解开。难道这货躺在地上,一直是在装蒜?狗丫儿狐疑地看着殷勤的半边伤脸,又觉得不太可能。

    经过这一番换衣忙乱,又耽搁了半柱香的时间,燕自然与蓝雀率领众人沿着山路盘旋曲折地前行,好在花狸厅在群山环抱的山谷之中,道路并不难行。进入花狸峰的府院,弟子们都是难掩兴奋地东瞧西瞅,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殷勤被葛神通与狗丫儿一左一右夹在中间,不但步履踉跄,精神也十分萎靡,一路之上只是默默观察周遭的环境,不发一言。葛神通试图与狗丫儿搭话,遭了狗丫儿几个白眼,自觉无趣,便骂骂咧咧地推了殷勤一把,不想殷勤竟然一头栽倒于地挣扎不起。

    吴主事见状赶紧过来,急道:“马上就要觐见老祖,你们再搞出事情,老祖责怪下来谁担得起?”

    吴主事话音未落,殷勤便翻了个白眼昏厥过去。

    葛神通见众人都皱着眉头盯着他,似乎在怀疑他对殷勤做了什么手脚,不禁气道:“我只推他一下,他、他这是装的。“

    狗丫儿伏下身子,探了探殷勤的气息,面色变得难看。蓝雀见状也过来帮忙,两人分别搀了殷勤的臂膀,将他架起来。

    “殷勤这是怎么了?”蓝雀担心地问狗丫儿。

    狗丫儿摇摇头,神色担忧道:“他的血脉气息好弱,让人几乎感应不到。”

    蓝雀听了心中也是一慌,灵气与神识同时探出,果然从殷勤身上只能感应出炼气一层脆弱的灵根,以及非常细微若有若无的一丝血脉气息。殷勤本是蛮人,血脉之力已经进入一级后期,突然间血脉之力变得如此虚弱,肯定是燕自然或者葛神通在他身上做了手脚。

    “赶紧扶他去见老祖!”蓝雀脸色阴沉地道,燕自然今晚的反常举动,让他的形象在蓝雀心中大打折扣。

    葛神通在一边看着,心中酸水喷涌。蓝雀与灵鹊那可是花狸峰上被一众男修所追捧的两位仙子,那小蛮子装个死便左拥右抱地得了便宜。想想他刚才碰下狗丫儿的手指头还高兴半天,葛神通真恨不得也翻个白眼儿,扑倒在地。

    醋意大发之下,葛神通差点冲上去将殷勤抢下来,最后还是按捺住冲动,踢了边上一个身材高壮的新收弟子一脚道:“你在这看热闹呢?去把殷勤背上!”

    高壮弟子敢怒不敢言,心中对殷勤的遭遇却颇有兔死狗烹的感概,忙快步上去,主动背起殷勤。

    殷勤口含暗石,暗自腹诽:还从来没享受过被筑基仙子背着走的滋味,便被这热心的吃瓜群众搅了好事!

    一众少年进入花狸峰府院,连着过了三进的楼阁院落,来至外院中央的花狸厅前。花狸厅是按照正常满编的山门设计,厅前的庭院场地可容纳三五千人也显得拥挤。花狸厅作为花狸峰的门面,倒是花了大笔灵石来造,整个厅堂以一万八千块青冈白玉搭成基座,共计三十六级台阶,传说中化神修士需要穿过三十六层天,才可飞升天外。

    此刻虽然夜色已深,但整个花狸厅的上空,浮起三百六十朵炎焰之花,将楼阁广场照映得如同白昼一般。

    此等阵势,莫说那些新收少年从未见过,便是花狸峰的一众老修也有不少人觉得颇为新鲜。三百六十多炎焰之花,唯有宗门大典才会同时燃起,没想到老祖对于这些新人竟然如此重视。

    燕自然与林主事等人在庭前整队,又乱了一阵方才将这八百少年排列整齐。殷勤总算及时清醒过来,依旧由狗丫儿搀扶着站在队伍的头前。

    燕自然感应出老祖尚未驾临,便拿出正牌大师兄的架势,站在头前训话。内容基本围绕山门各种规矩,听得一众少年昏昏欲睡。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众人只觉得一股淡淡的威压从花狸厅里满溢出来,燕自然沉声喊着,恭迎师尊的口号,带头跪拜下去。

    此时的叩拜并非真正的拜师礼,按照规矩,众人只是伏跪在地,静待老祖威压收敛即可起身。之后贪狼部专职宗门礼法的执事会传唤众人入厅,那时才是呈拜师帖,对着老祖行三跪九叩之大拜师礼。

    让燕自然等老修弟子感到奇怪的是,大家在地上趴了半天,身上的那股威压之感不但没有褪去,反而渐渐加重了些。

    大家正搞不清楚状况,花狸厅内忽然传出莺儿清脆的声音:“老祖临座,弟子平身,宣真传弟子入厅。”

    众人从地上趴起来,面面相觑:花狸峰除了殷大真传,似乎还没有其他的真传弟子?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