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自然盯着庞大尼的小胖脸,好半晌方才移开视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对蓝雀道:“抓紧时间把你们招的这些人整队集合,乱哄哄地聚在山门面前成何体统?”

    身为剑修,往往能对潜在的危险有种天然的感应,就在葛神通抬起手掌的一刹那,燕自然从小胖子的身上感应到了一种让他心悸的危险。可他和小胖子对视良久,却没能找到那种危险的来源。不过目前还不是研究这小胖子的时候,对于燕自然来说,如何收拾眼下的乱局才是当务之急。

    经过这些天的结伴同行,那些随同蓝雀狗丫儿一起被派往野狼镇参与招募大会的弟子,也已经与这些新收的弟子们混的熟了。包括蓝雀,狗丫儿在内的几个女修,在臭小子堆里混了七天下来,脸皮也是厚了不少,此时哪怕有个新收的家伙光着腚从面前跑过,也只会淡然地一个无影脚将其踹飞,而不会像以前一般红着脸不敢看。

    庞大尼等一批跑在前头的少年抵达山门不久,大批的新收弟子纷纷抵达,虽然一个个衣衫褴褛好像逃荒的乞丐,但经过将近两千里的跋山涉水,每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不同。不过等大家看到被捆成粽子,置于地上的殷勤,不禁全都傻眼了。

    殷勤在这群新人心中的分量不轻,蓝雀见众人议论纷纷,忙将燕自然拉到一边,悄声提议将殷勤身上的捆绑暂时松开。

    燕自然道:“师妹多虑了,这些小子还能为了一个蛮人小子造反不成?”

    蓝雀道:“这些弟子大都是听了殷勤的宣讲,呃......鼓动才决定加入我花狸峰。眼下我们将殷勤绑了,怕他们心中生出二念啊。”

    燕自然笑道:“我就是要他们心生二念,别以为花些灵石就真的能够以花狸峰弟子自居,早着呢!”

    蓝雀闻言,也只能叹一口气,正要转身离开,殷勤那边又闹哄哄地出了状况。却原来是殷家兄弟看到殷勤这般模样,立马将葛神通围在当中,骂骂咧咧地叫嚷开来。

    殷公子三人属于第一批加入内门的弟子,托了殷勤的福,一人一身青衫法袍,与花狸峰内门弟子的装束并无两样。

    葛神通修为虽高,论辈份却也是内门弟子,他一时摸不清这三人的根底,只有强忍着没有大打出手。

    蓝雀见状,忙给燕自然介绍此三人的来历,并且特别强调,殷家的小妹此刻已经被铁翎真人收为关门弟子。

    燕自然听罢只是神情不动地微微点头,让人摸不透心中所想,他背着手走到葛神通那边,却忽然出脚,将殷家兄弟全都踹出三四丈远。三人中个性最狠的殷公寅,此刻也只能捂着肚子,像只虾米般地蜷缩在地上,口吐白沫,根本站不起来。

    人声鼎沸的花狸峰下瞬间一片安静,除了殷家兄弟还在痛苦地哼唧,那些被殷家兄弟煽动的群情激愤的少年全都噤了声。

    燕自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神情自若,嘴角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他瞟了一眼那边的殷家兄弟,不紧不慢地说:“我叫燕自然,花狸峰内门弟子,自幼跟随老祖修行,距今已经四十余载。今天当着这么多新收弟子的面,先给大家讲讲花狸峰的规矩。”

    “咱们花狸峰的规矩不少,今天只给大家说一条。”燕自然立起一根手指道,“那就是长幼有序,后进不尊先进者,便是坏了规矩。那边趴着的三个人,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也不管你家还有哪个天资强横的亲戚妹子,既然你们入了我花狸峰,我这个大师兄就得给你们立个规矩.....”

    “艹你娘的大师兄,狗屁的花狸峰,老子不入了!”殷公子缓过一口气来,不管不顾地吼道。

    “哦?”燕自然笑了,“那可是求之不得。万兽谷宗门铁律,弟子之间不可性命相搏,你若有种,请将刚刚那不入花狸峰的话,当着众人的面,大喊三声。”

    “喊三十声又如何?”殷公子气红了眼,“老子给你喊全套的,听真了,艹你......”

    “大哥!停!”殷勤被葛神通一脚踹得忒狠,好容易缓过气儿来,赶紧低吼一声喝止住殷公子。

    殷公子对于殷勤的指令有种条件反射般的服从,当下便硬生生地闭住了嘴巴,先是迷惑地看着殷勤,旋即恶狠狠地瞪着燕自然。

    燕自然用手指点着殷公子道:“你虽反悔,但刚才你不但对我口出脏言,还辱及花狸峰,按照宗门的规矩,当掌嘴三十。念在你是新收弟子,不知规矩,又是初犯,你自己动手吧。”

    殷公子朝地上啐了一口,他记着殷勤的吩咐,也不说话,只是瞪着燕自然冷笑。

    燕自然左右看看,问蓝雀几人道:“大家说说,该当如何处置这个不懂规矩的小子?”

    蓝雀满脸为难,狗丫儿欲言又止,葛神通脸上泛起一丝狞笑道:“我来,不用掌嘴三十,保证三下就让他知道规矩。”

    “葛师兄!”蓝雀支吾半天终于想到一个理由道,“他们的小妹尚在铁翎峰等待他们前去相聚......”

    “放心,我不会破了他的相。”葛神通挽起袖子,“却也能让他永远记着大师兄给他立的规矩。

    蓝雀的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以葛神通的手段,看似随意的一巴掌就能将这刚开脉的小家伙打坏了脑子。殷家兄弟这些日子帮着招募弟子,跑前跑后没少出力,蓝雀真不忍心看殷公子毁在葛神通的手里。

    蛮荒修士的地位,归根到底都是实力为先,即便老祖事后怪罪,也不会因为一个炼气一层的新收弟子,而对入门多年的三弟子葛神通作出太大的惩罚。至于殷铃铛,就算她进境神速,葛神通只要靠住了燕自然这棵大树,却也不惧她日后报复。

    “父债子偿,兄之责可由弟来担,何况我大哥犯的过错全是因我而起,这三十掌嘴于情于理都应着落在我的身上!”殷勤躺在地上大声道。

    “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错?”燕自然拦下葛神通,看似随意地问道,他的内心却提起一根弦,只要能逼得殷勤对招募之事认下一个错字,老祖面前就好交代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