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基期的修士谈不上威压,但燕自然身为云裳嫡传弟子,虽然没有真传之名,一身传承却早就有了真传之实。

    作为剑修,最讲究剑意杀机,燕自然即将进入筑基后期,神识强大更是远超同阶,莫说一个炼气期的弟子,便是蓝雀狗丫儿这等修士,一旦被他剑意所指,也会在刹那间心神失守,打个哆嗦。

    出乎燕自然的预料,那蛮人小子对于自己所放之剑意竟然浑然未觉,朝这边笑了笑,便径直走到那邋遢修士的身边,一边将其扶起来,一边笑骂道:“你这药疯子,不抓紧时机往宗门冲刺,偏在此处惹各位前辈生气,当心宗门法袍都被别人领走,你便要光着屁股炼丹了!”

    符小药还想抱怨两句,感觉殷勤掐着他肩膀的大手传来一股巨力,疼得险些叫出声来。心知再在此地磨叽,就连殷勤都得罪了,赶紧换上笑容,朝燕自然以及葛神通赔罪之后,拍拍屁股溜了。

    葛神通虽然不忿,却也知道轻重,眼下不是与这没长眼的小辈纠缠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真传弟子是咋回事。

    蓝雀见燕自然以及葛神通的眼睛全都盯在她的身上,后悔刚才没有与狗丫儿一同溜了。想到第二天就将此事报告给了老祖,虽然得了个让她心惊肉跳的“好”字,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照其字面上的含义,假设老祖对于殷勤真传弟子的身份已经没有异议。

    这是个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的小人!燕自然听过蓝雀的简短结说,当即就在心中对殷勤做出了判断。燕自然作为花狸峰首屈一指的弟子,门内诸多事务都是由他亲手经办,若论人生之阅历,远比蓝雀狗丫儿等人丰富的多,其见识也高超的多。

    听过殷勤在野狼镇所推出的三不论,燕自然的心便沉了下来,他虽然没有时间仔细推敲这三不论的后果,但眼前这漫山遍野的劣等灵根的修士,就已经让他预见到了其中潜伏的巨大危机。

    “燕某收回刚才的话。”燕自然朗声笑道,“殷小兄弟不是有朝一日必有作为,而是已经在野狼镇上大放异彩了!哈哈哈。”

    “晚辈只是耍些小聪明,哪里当的主前辈的夸奖?”殷勤谦逊两句,心中却腾然升起警兆,幽焰之烟瞬间浮出血脉,心脏有力地搏动,周身的血脉在刹那间奔流开来。

    燕自然轻咦了一声,袍袖猛然扬起,一只手已经闪电般地扣住了殷勤的腕脉。殷勤觉得浑身的经络如受电击般地一麻,便再也感觉不到经络中缓缓流转的灵力。不过他的灵力原本就派不上什么用场,搏杀争斗靠的还是血脉之力,玄龟之血猛地搏动,幽焰小蛇已经疯狂扭动着冲向腕脉之处。

    “师兄,你这是做什么?”蓝雀吃了一惊。

    蓝雀的尖叫,让殷勤心头忽然那一动,本已冲向腕脉处的幽焰小蛇被他强行压制下去,接下来殷勤浑身一软,瘫在了地上。

    “师妹!请自重!”葛神通与燕自然配合十分默契,在燕自然扣住殷勤的同时,便上前一步挡在蓝雀与燕自然之间。

    蓝雀只是下意识地动作,想从燕自然手中抢下殷勤,被葛神通大声断喝,身形微滞,脸上浮起不解的神色道:“燕师兄,你、你为要如此做?”

    “师妹好糊涂!宗门招募,是何等庄重严肃之事,你们怎可听凭此子为所欲为?”燕自然脸色一正,“我若此时不将这罪魁祸首擒下,等下回到山门,你们该如何向老祖交代?”

    “可是.....”蓝雀心乱如麻,她也早知道此次怕是闯了大祸,却又在心中时时安慰自己,此刻被燕自然一语道破,唯有鼓起勇气强辩道,“我们毕竟通过招募弟子,为宗门筹得大笔灵石,有了这些灵石,道场竣工指日可待啊。”

    燕自然语重心长道:“蓝雀师妹,师兄说句重话,我看你平日里聪颖灵慧,怎地遇到大事反而糊涂了?我且问你,何为道场?难道搞些砖头石瓦搭出来个丈许高台就可以称其为道场吗?你纵然用万千灵石搭成高台,没有灵根资质皆为上等之弟子,那也只是空中楼阁,沙上建塔啊。”

    见蓝雀哑口无言,燕自然指着远处那些浑身挂满布条,跑得满面流汗的少年痛心疾首地叹道:“你们可曾想过,师尊不惧万难,亲选此孤悬蛮荒的花狸峰作为山门道场所在,那是需要何等的气概胆识?师尊想的是建万代传承之基业,你们却为了些许灵石,招来一群劣根弟子滥竽充数,以致我花狸峰沦为笑柄,你、你们可曾有半分体谅过师尊之苦心?”

    蓝雀被问得脊背发凉,心中狂跳着没了主意:“那、那我该怎么办?”

    燕自然瞟了一眼地上瘫软的殷勤道:“师妹久在山中修行,不晓得俗世间的种种鬼蜮伎俩,一时不慎被这小人蛊惑,也是在所难免。更何况师妹所作皆是为了山门,为了师尊所计,并无半点私心,纵然听信谗言犯下过错,也属无心之失。师妹尽管放心,在老祖身前,我自会为师妹说话。”

    蓝雀垂头不语,只觉得燕自然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却未必如他所说那般光明正大。

    燕自然忽然传音问道:“蓝雀师妹,我只问你一句,师尊当初是如何钦点此人的?”

    蓝雀神情一呆,云裳当日咬牙切齿的愤恨样子再度浮现眼前,霎时间两行冷汗便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

    燕自然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不再逼问蓝雀,转头对葛神通道:“先把地上那位真传师兄绑了吧。”

    葛神通向来是以燕自然马首是瞻,闻言毫不犹豫,掏出一捆兽筋细索便将殷勤捆了个结实。

    殷勤浑身虽然使不出一丝力气,却并没有被封了口舌,他自始至终只面色平静地看着蓝雀,直到被葛神通捆上方才冷冷地对蓝雀道:“蓝前辈,我只是个乡下小子,不懂那么多的大道理。我只知道,从来都是说漂亮话容易,做事情难。我想请教你,在野狼镇若是没有我殷勤,为你花狸峰招到三千弟子,你那位燕师兄的万载传承,能传给谁?”

    “闭嘴!”葛神通一脚踹在殷勤脸上,“传谁也不传你个蛮荒贱种。”

    “葛神通!”蓝雀喊出声来,不过下一刻还是放低了声音道,“他毕竟是老祖点名要的人,还请葛师兄不要做的太过分了。”

    (双刀彩虹:被骂虐主,提醒道友们注意细节啊,殷勤被擒时藤蛇血脉已经燃起,他主动压制下去的,主动被擒的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