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三十里,自由冲刺!再说一遍,自由冲刺!不要考虑队形,不要考虑组队,不用考虑队友,你们只管全力冲刺。率先抵达山门前百名者,奖真品弟子法袍一套!”伍落领了殷勤的指令,扯开嗓门朝那些身穿乞丐服,跑得浑身是汗的弟子们大声吼着。

    真品法袍的吸引力实在不小,几个衣服破烂的连屁股都遮挡不住的黝黑小子撒开丫子,跑在队伍的前头。

    紧随身后的几个弟子,眼见距离越拉越大,竟然把身上的兽皮袋往地上一丢,不管不顾地往前追去。周围有负责照看的筑基弟子见状,大声吼道:“东西不要了?”

    那几个弟子见兽皮袋被筑基弟子收拾起来,干脆假装没听见,闷头往前跑,反正里头没啥值钱东西,等到了花狸峰再找宗门讨要回来就行。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后面有那心思灵巧的,便也有样学样地将随身重物丢给旁边照看的筑基弟子,撒开丫子往前跑。

    混乱的人群中,有人不服气地高声喊叫:“前辈,前辈!快看前面那小胖子,他作弊!他是让人背着跑。”

    前辈翻翻眼皮,假装没听见,同时暗自腹诽:你若给我一颗补天丹,我也背着你飞奔!

    “庞大尼!你给我下来!”蓝雀是个较真的性格,一眼瞄见因为趴在别人背上比大家都高出一头的庞大尼,忍不住高声呵斥。

    庞大尼哎呦一声,赶紧伏低身子,凑在背着他的筑基师兄耳边道:“师兄若是能猫着腰跑,我愿出一粒养魂丹。”

    筑基师兄撇撇嘴,不知使了何种神通,身子立马矮了一尺,他的心中也是哭笑不得:“这小胖子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一件内门弟子的法袍,从铁翎峰定制一身,也不过两三块低级灵石,连半颗养魂丹也买不到。”

    “庞大尼,别以为趴低了我便找不到你!”

    蓝雀一走神儿就看不到庞大尼的身影,正要纵身去赶,忽听空中传来男人清亮悠然的声音:“下面说话的,可是蓝雀师妹?”

    “燕师兄!”蓝雀的眼睛一亮,欢喜地叫出声来,“正是蓝雀!师兄不是上月才去荒原狩猎,怎么这么快就回转了?”

    “燕师兄,我是灵鹊,我也在呢!”狗丫儿不知从何处钻出来,冲着天空大喊。

    “灵鹊师妹,你葛师兄也在呢,哈哈。”粗旷大汉抢先一步,也不施展身法,法剑一收便纵身跃下,像块石头一样,噗通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狗丫儿眉头微微皱起,刚刚还是笑颜如花的俏脸儿上,立马罩了一层寒霜,瞥那一眼粗壮大汉,毫不客气地问:“葛神通,你怎在此?”

    葛神通对于狗丫儿的冷淡恍若未觉,凑上前来,嘿嘿笑道:“我和大师兄结伴去蛮荒狩猎,自然要结伴回来。”他从怀中摸索一阵,掏出一株长着三片嫩芽的翠绿草果道,“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狗丫儿扬起下巴,却不伸手去接,冷淡地道:“有的人呢,明明是跟着大师兄蹭吃蹭喝,却偏美其名曰结伴同行。”

    葛神通碰了个钉子,攥着草果的手停在半空,神色颇为尴尬,正不知如何是好,燕大师兄已经脚踏云梯般地从空中缓步而下,微笑着拿狗丫儿打趣道:“灵鹊不识货啊,神通手中所持可是能长筑基神识的三叶莲。如果我看的不错,此莲当属三百年以上的老根种,为了摘下此莲,神通险些被守护此宝的铁铃铛咬断一条手臂。”

    狗丫儿脸色微变,万没想到号称铁公鸡的葛神通竟然出手如此大方,要知道一株三百年的三叶莲至少能换一枚中级灵石。

    燕师兄见狗丫儿神色扭捏,朝在一旁傻站着的葛神通紧着使眼色,葛神通这才如梦初醒地将手中的三叶莲硬塞到狗丫儿手上,顺便碰了一下人家的手指头。

    “三叶莲!”一个衣衫破烂的猥琐汉子正呼哧带喘地往前跑,忽然停下脚步。他提着鼻子闻了闻,将一颗乱发如同鸡窝的脑袋凑过来,盯着狗丫儿手上的三叶莲,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自顾自地摇头道,“哪有三百年?明明是支百年不到的嫩种,没什么药力。”

    此言一出,四周的空气便仿佛凝结了一般,一片安静。刚刚还笑语连连的几位筑基修士,好像中了冰魄寒毒,全都瞬间冻僵。

    蓝雀见平日里总是面带微笑的燕师兄,此刻脸色都变得难看,忙沉下脸色呵斥道:“符小药!这里有你的事吗?我们几个说话,用你插嘴?”

    符小药这才从“专业”状态中回归常人,将脖子一缩对着蓝雀谄笑道:“我这不是听了一耳朵,啥三百年的老根种,好奇之下才过来开开眼。”说着又朝狗丫儿点头哈腰道:“是我刚刚看花了眼,还请前辈多多担待。我这回看清了,您手上拿的的确是三百年的老根种。”

    他这一番越描越黑的话,说得狗丫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最后一赌气将三叶莲丢还给葛神通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受不起,还请师兄收回去吧。”

    葛神通老脸涨得通红,又不敢对狗丫儿发飙,一回手揪住符小药的衣领,恶狠狠地啐过去骂道:“老子的三叶莲用得着你来品头论足?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是哪个裤裆松垮的家伙不小心,将你给露出来了?”

    “恶心!”狗丫儿听他说的粗俗,狠狠地瞪了一眼扭身走了。蓝雀却不能像狗丫儿那般一走了之,她深知这位葛师兄的脾气火爆,生怕他一拳砸扁了符小药,只好扯了下燕师兄的衣袖,满脸祈求之色。

    燕师兄脸上的不快此刻已经被他掩盖下去,见了蓝雀的表情,知道其中必有原因,他正要出头劝止葛神通,那个被葛神通提在半空的猥琐汉子忽然朝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大声呼救道:“殷大真传,快来救我!”

    真传?燕师兄眼皮一跳,他对这两个字最为敏感,满脸疑惑地顺着猥琐汉子求救的方向望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