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龙涎并非真正的龙涎,而是一种生长于土中名为土龙薯的植物所分泌的粘稠液体。土龙薯的模样弯弯曲曲像条龙,本身却是根茎类的灵草,生长深藏于地下十数丈,乃至数十丈,露在地表的一截与寻常野草极其相似。每十年会分泌一滴粘稠汁液,名为土龙涎,像玄天獒吞下这一大团则至少要上千年累积而成。

    土龙涎也属蛮荒四大奇药之一,却是针对金丹期修士有效。这么大一团土龙涎的价值,至少可换数枚高级灵石。中年修士接过壮汉手中的赤陶盒,心里也是激动万分,只是此人城府颇深,任凭胸中波浪滔天,表面却仍能云淡风轻。

    “这玄天獒也真是狡猾的紧,抢先一步吞了那土龙涎就开始带着我们兜圈子,跑了上万里,若非葛师弟追踪之术了得,怕是早被它溜没影了。”中年修士谦虚道,“便是到师尊面前,我也会如此说,没有师弟契而不舍之韧性,这土龙涎便与咱们花狸峰失之交臂了。”

    中年修士真是天生的好相貌,眉若卧蚕,目似朗星,谈吐儒雅带着脱尘的味道,偏偏一番话说的又真挚无比。

    那葛师弟手中一柄小刀,如同花间扑粉之蝴蝶,在那头玄天獒身上飞舞着,极其熟练地将值钱的部位切割下来。听了中年修士之语,他手上动作不停,神情却有些激动,连连摇头道:“大师兄,你可别往我老葛脸上贴金了,我有几斤几两咱家老祖清楚的很。刚才若非你那飞剑,我早被那玄天獒拿石头埋了。”

    中年修士手上戴着乾坤环,一边将葛师弟剔下来的妖兽材料收入乾坤环内,一边呵呵笑道:“师弟被那畜生搞得如此狼狈,却怨不得别人,怪只怪你太财迷,一身的法器灵符都不舍得用,非要用火雷锤与它硬碰硬。”

    “我的那几样法器灵符,虽然没一样能入您眼的,对我来说却是宝贝。”葛师弟讪笑道:“我这不是想着师兄飞剑无敌,关键时刻还可以喊您救命呢。”

    中年修士丢掉手上那枚被吸干了灵气的低阶灵石,旋即又拿出一块握在掌中,翻了一眼葛师弟,佯怒道:“你这家伙算盘打得倒精明,你可知那一剑几乎耗去我大半的灵力,最少也需l两三枚灵石才能补回来。”

    葛师弟嘿嘿笑道:“那是师兄法力精纯,换做我只需一枚灵石就够。”

    两人说笑一阵,葛师弟已经将那头玄天獒几处值钱的部位全部剔下,特别是一对四级妖兽的翅膀,更是珍贵非常,全都塞进了中年修士的乾坤环内。

    剩下一堆血肉兽骨,若是拿到郡城出手,倒也能换回十几块低阶灵石,问题是体积太大,无法塞到乾坤环内。葛师弟倒是早有准备,拿出一个殷铃铛当初在坊市给殷勤抗东西用过的那张种特大号的兽皮袋,也不嫌脏,将那些肉骨全都塞了进去。

    中年修士看他扛着个大袋子,笑道:“也不知你存那么多的灵石何用,怎就舍不得买个乾坤环?”

    葛师弟摇头道:“除非是老祖那种顶级的法器,弄个最普通的,少说也得二三十块中级灵石,不值啊!还不如我自己背着呢,哈哈哈。”

    两人正要祭起飞剑,葛师弟却又停了下来,指着地上那几头短喙黄羊道:“这几头黄羊如何处置?”

    中年修士知道他又动了贪念,口中却道:“几头一级黄羊,也没大用处,上天有好生之德,杀机起时,便是道心退时。”

    葛师弟满不在乎地嘿嘿笑道:“大师兄这剑修一道,虽然霸道非常,却又最是莫名其妙,明明修的是杀意,却又总说什么好生之德。反正我是学不来,我只知道苍蝇也是肉,送到嘴边上的肉,没有不咬上一口的道理。”

    中年修士得了一整盒土龙涎,心情一派大好,加之此处距离花狸峰不过一千多里,远不如蛮荒深处那般凶险难测,便也没有拦他。

    葛师弟这一口咬下去,便又耽搁了不少功夫,眼看着日暮西沉,他才将几只黄羊的皮毛剥下,全都塞进兽皮袋里。短喙黄羊虽然是一级妖兽,因为只在高山险峰上出没,其皮毛又十分的细腻爽滑,一块完整的黄羊皮,也可卖出二级妖兽的价格。

    总算等他忙活完了,二人祭起飞剑,一前一后朝花狸峰的方向飞射而去。此二人都是筑基中期的境界,中年修士筑基地六层,葛师弟则是刚刚迈入中期,属于四层初期。相比蓝雀与狗丫儿这等筑基初期的修士,他们二人的遁速明显快了许多。

    仅仅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他们便已看到花狸峰那连绵起伏的山麓轮廓。越是临近家门,便越是归心似箭,中年修士手握灵石,速度不减反而提升了不少。跟在身后的葛师弟虽然心痛不已,也只能摸出一块灵石,一起提速。

    眼看着距离山门只有几十里的距离,中年修士忽然想起什么,速度骤减。葛师弟从后面赶上来,见中年修士面色微变,忙问出了何事?

    中年修士苦笑道:“你我只顾着追那玄天獒,却忘记寻些鱼腥果来。”

    葛师弟一拍脑袋,脸色也是一变:“哎呦,竟然将这事忘了!不过师兄你有没有觉得奇怪,按说这鱼腥果并不难寻,为何此次我们转遍附近千里方圆,竟然没有看到一颗?”

    中年修士点头道:“这事的确透着蹊跷。不过,若不是寻那鱼腥果也不会误打误撞发现了土龙涎。”

    葛师弟哈哈笑道:“就是,有了这土龙涎,鱼腥果没寻到也不是什么大事。那小祖宗虽然难缠,也比老祖......”

    葛师弟的话未说完,便被中年修士轻咳一声打断,他正要教训葛师弟谨言,目光不经意地往下面山头一扫,眼皮便是一跳,指着下面对葛师弟道:“下、下面那些,可、可全是人?”

    葛师弟看着下面那些漫山遍野,衣衫褴褛,跑得撒欢儿的一群群的“乞丐”,也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