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狸峰以西,一千五百里处,一座怪石嶙峋的千丈山峰,直插云端。几头短喙黄羊正慢悠悠往山顶处游荡觅食。短喙黄羊属于一级妖兽,因其嘴巴尖尖形似鸟喙,而得此名。此种妖兽,善于攀爬峭壁石崖,喜食山峰高处石头缝隙中一种耐寒苔藓。

    “啊嗷.....”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妖兽的尖啸,领头那只公羊,脚下便是一滑,险些从山崖上滚落下去。跟在它身后的几只母羊则更是狼狈,被那妖兽的吼啸之声吓得直接卧倒在石头上,下一刻空中满是短喙黄羊腥臊的屎尿臭气。

    眨眼间,一头模样酷似岩狼的黑皮妖兽,便从空中落于山顶之上。此兽虽然肋下生出两条翅膀,可看它降落的姿势,却好像是被人直接从空中拍落一般,落地时根本没能收住脚步,就那么噗通一声撞在地上,一直滚出去好几圈才停下,之后又费了好大力气,才歪歪斜斜地爬了起来。

    玄天獒!即便是最有经验的蛮荒猎人遭遇此兽,多半也会主动绕开。此种妖兽成年体可达四级大妖之水准,甚至有机会进阶五级,成为妖王般的存在。眼下这头玄天獒从体型与毛色上看,应该处于刚刚晋级四级的青年期,即便如此,那几头短喙黄羊也被其吼叫之声,吓得瘫软在地,摆出一副待宰的模样,咩咩地低声哀嚎。

    那头玄天獒看到领头的公羊,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那头一直坚持站立的公羊便四肢无力地瘫软在地。玄天獒轻松一跃,就蹿到了距它十几丈远的公羊身边,一口咬住了公羊的脖颈。

    黑红色的滚烫的兽血从公羊脖颈上破裂的动脉中汩汩涌出,玄天獒连着喝了几大口羊血,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那头被它叼住的公羊,身体抽搐的频率越来越慢,玄天獒这才松开公羊,闪着幽光的眼瞳又盯上了卧在一边的几头母羊。

    “孽畜!”随着一声清亮的呵斥,一道凌厉的剑气从天而降,玄天獒猛然弓起身子,亮出锋利的爪尖拍向那道剑气。空中传来金属般摩擦碰撞之声,玄天獒的利爪被剑气一搅,顿时锛掉了爪尖。

    此兽被逼的急了,不退反进,向着空中低声咆哮,它脖颈周围的鬃毛全都乍起直立,宛如带了一个插满钢针的巨大项圈。

    “还敢跟师兄炸毛?!看老子一锤砸扁了你。”粗旷的吼声刚刚响起,一个金刚巨猿般壮硕身影就从空中扑击而下。

    “啊嗷!”玄天獒鼻孔喷出淡红色的血气,这是妖兽要做出拼死一击的前兆。

    “来!”壮汉断喝一声,巨臂抡起,空气中传来雷鸣般的轰隆声,一个桌面大小的巨锤,带着火星与滚滚浓烟朝那玄天獒砸了过去。

    玄天獒眼中凶光四射,随着他鼻孔喷出的血气陡然浓郁,原本只有岩狼大小的身躯在瞬间涨成狂牛大小。它双翅往地上狠力一拍,整个山峰都随之震颤,此种威能比人族修士的动地术还要可怕,却是玄天獒血脉先天的异能。

    玄天獒的巨翅看似狠狠拍在山顶岩石之上,其实却是在一击之间极速震颤了无数次,致密的山石在刹那间分崩离析,紧接着它的前爪只轻轻拨动,五块与巨锤大小相当的青岗岩石便嗖嗖地激射而出,朝那巨锤撞去。

    空中传来噼啪的爆响,巨锤一连击碎四块青岗巨石,已是去势用尽,锤身往下一沉跌落在地,体型又还原成寻常飞锤的大小。壮汉来不及收回飞锤,第五块巨石便已到了身前,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只凭肉身也能将此等大小的岩石一拳捣碎。

    可当他的拳锋与那巨石一触,一阵酸麻震颤的感觉便顺着胳膊传遍全身,原本绷足的劲道瞬间消失,手腕一软,竟然被那巨石撞得往回一弯。壮汉咦了一声,脚下使劲,想要纵跃躲避,不想原本坚实的山体竟然绵软如豆腐一般,将正只脚陷入进去。

    那壮汉搏杀经验相当丰富,骂了声娘,手忙脚乱地就势往地上一滚,堪堪躲开那巨石的攻击。

    好邪行的动地天赋!壮汉连滚带爬异常狼狈,心中嘀咕,以他刚才那一锤之力,莫说四五块巨石,就是十块八块同样大小的巨石,也是沾之即碎,根本无法阻挡其势。难怪人都说,这玄天獒虽然肋生双翅,飞行遁速迅捷无比,但真正可怕之处却是落地之后的动地天赋。

    能够进阶四级的妖兽不在少数,只有那些拥有天赋血脉的家伙才有可能更进一步成为妖王。这玄天獒的动地天赋就是一种颇具攻击力的血脉天赋。

    玄天獒得势不饶人,巨翅再次拍击地面,七八块更大的青岗岩石极速震颤着拱出地面。壮汉总算得空,伸手一招,地上那柄飞锤又回到手中。

    他的脸上显出凝重的神色,大手往怀中一掏,又摸出一柄青绿色的木剑。动地天赋虽以血脉驱动,本质上还是在借助土系的攻击力量。壮汉的火雷锤乃是火系法器,五行中火能生土,对上玄天獒的动地术,先天上就不占优势。

    玄天獒鼻孔中血气正浓,它的前爪猛地往地上一掏,一块直径长达两丈的巨石便从土中“跳”了出来。

    壮汉不敢怠慢,飞锤先发制人再度抡出,同一时间,那枚青绿色的木剑也隐于飞锤之后无声无息地悄然随行。

    玄天獒“啊嗷”吼声震彻山巅,巨石竟然漫天花雨般地朝壮汉砸过来。

    壮汉脸色一变,忍不住叫道:“师兄,你若再不出手,我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一头玄天獒就将你逼得胡说八道,若被师尊知道,有你好受的。”空中传来男人清朗的笑声,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修士显于云端,只见他手指一弹,一道白光在空中闪电般地飞旋而过,将那些巨石击得粉碎不说,最后一缕剑芒竟然直接将玄天獒的脑袋穿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玄天獒如受雷击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足足停了十数息,方才轰然摔倒,溅起尘土无数。

    壮汉见状不敢耽搁,摸出一柄小刀,直接冲过去,在玄天獒心口处用力一扎,一团土黄色的胶状粘液便顺着刀口缓缓渗了出来。

    “土龙涎!我就知道,那土龙涎是被这畜生吞了!”壮汉神情激动地掏出一个赤红色的陶制盒子,将那团黄色胶液一滴不剩地装入其中,转身对那中年修士道:“大师兄,有了这土龙涎你这真传之位就算是定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