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丫儿见殷勤三言两语便给花狸峰搞到了一位丹师,虽说此人不太靠谱,但能够炼制丹药的修士,在这蛮墟荒原上就已经非常难得了。不过她还是补充了一个条件,要求符小药不可将自己弄得如此肮脏邋遢。否则的话,即便是他炼制出合格的丹丸,别人想到他浑身酸臭的味道,也会倒胃口。

    符小药面露难色地解释说,一旦炼制丹药就要守在炉前,随时抽薪添火,片刻不敢离开,长时间在炉火边上守着,吃喝拉撒全在一处,浑身酸臭自然难免。

    殷勤笑道:“这个容易,以后丹房药室之建造,只要我来设计督造,自然不会再有你所说的种种弊病。”

    狗丫儿撇撇嘴,心中不屑:这家伙生了一张巧嘴,好话说得天花乱坠,青帝庙前空手套来几百条白狼。这家伙出生在小仓山那种鸟不拉屎的荒凉地方,怕是连丹室的样子都没见过,还敢胡吹设计督造!

    殷勤只当没看见狗丫儿的轻视眼神,嘱咐她带着符小药去主管仆役杂役的主事长老那边登记造册,顺便换一身仆役灰袍。

    此次花狸峰光是内外门的弟子便招了近八百人,再加上日后会陆续到达的奉师少年,对于青、蓝、灰袍的需要量十分巨大。目前除了少部分内门弟子穿的是宗门特制的法袍,绝大多数弟子身上所穿都是从野狼镇的裁缝铺加急赶制的普通衣衫,除了样式颜色相同,并无法袍的功效。

    蓝雀与狗丫儿本想联系铁翎峰,从那边赶制一批弟子法袍,却被殷勤拦下,说是针对法袍之款式,有些修改的建议,等回禀老祖之后再做定夺。

    让她俩想不通的是,法袍的款式已经传承万年之久,有何改动的必要?难不成要改成荒原蛮人那种袒胸露背的兽皮衣裙?

    殷勤打发走了狗丫儿与药疯子,见朱丑妹还站在那里没动地,不耐烦地对她道:“你怎还在此地逗留?我可警告你,现在符小药已经是花狸峰的人了,你若还想在他身上动心眼儿,可就是与花狸峰过不去。”

    朱丑妹人长得虽然寒碜,说话时却偏又喜欢扭捏做态,装出小女人的模样,见殷勤朝她瞪眼,撅起大嘴幽怨地说:“好端端的干嘛凶人家?人家一身的行头全被你们夺了去,这荒郊野岭的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子,你让人家怎么走呀?”

    殷勤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朱丑妹道:“搜走你一身零碎的是青帝庙,与我花狸峰无关,你觉得委屈,该去找他们讨要。再者说,你又不是我花狸峰门下,想咋走咋走,爱咋走咋走,与我们没有关系。”

    朱丑妹掩嘴儿道:“那人家若是加入了你花狸峰,又有何说法?”

    殷勤耸耸肩膀道:“你若加入了花狸峰,自然是要跟我们回归山门,不过我花狸峰规矩大,我怕你散漫惯了,受不了约束,劝你还是三思而行。”

    朱丑妹刚才只是心情不错故意撩拨殷勤两句,万万没想到殷勤竟然真的吐口,流露出招募她的意思。朱丑妹给人的感觉虽然俗不可耐,可她一介女流,能够孤身一人在环境最为恶劣的蛮墟荒原上生存下来,其心机之深就绝非常人所及。

    若论灵根资质以及头脑之聪颖,朱丑妹并不逊色于那些大宗门的内门弟子,只可惜她爹是个没有根脚的散修。在这片崇尚武力的蛮荒之上,无论是凡人世界还是修者之间,从来都是男人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

    对于绝大数的女修来说,除非你开出天灵根,否则的话,想要出头,只有两条路:一是拼爹,二是嫁人。朱丑妹拼爹拼不过别人,想找个双修道侣,人家还怕与她对面修炼时走火入魔呢。她刚刚开脉的时候,因为灵根不错,也曾投考过包括万兽谷在内的几大宗门,只有七杀门同意招她为外门弟子。

    问题是七杀门的主要功法都是只适合男修习练,针对女修的极少,朱丑妹权衡之下,还是心高气傲地选择了放弃。没想到,错过了那一次进入宗门的机会,便是蹉跎了大好的岁月。朱丑妹年将四旬,修为却始终突破不了筑基初期,相比二十出头便已经与她修为相当的蓝雀,她也只能感叹造化弄人。

    殷勤看似无意地随口一说,却在朱丑妹心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散修二十多年,她深切体会到其中苦楚。散修行事看似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在道法仙途之上,却宛若无根之浮萍,丝毫做不得主。人常说,修道学仙,法、侣、财、地四样必不可少,对于散修来说,想得其一都是千难万难。

    朱丑妹美美想起二十年前,拒绝七杀门的轻率之举,都是后悔不迭。她脸上阴晴不定,犹豫半晌才道:“人家.....我若加入的话,也从仆役做起吗?”

    “怎么会?”殷勤换了郑重其事的神情道:“无论是修为还是年龄,在下都应该称您一声前辈才对。花狸峰道场初兴,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花狸老祖胸怀宽广,眼界无疆,破前人之篱樊,立三不论之创举,其中不论年龄一条,正是为前辈这般散修高手量身定做。前辈若愿加入,在下愿在老祖面前为前辈鼎力举荐,别的不敢保证,许前辈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在下还是可以打包票的。”

    朱丑妹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旋即扭捏道:“早知如此,我就该提前准备拜师礼,听说内门弟子每月还需上缴一枚灵石,我这两手空空的......唉!”朱丑妹想起之前被青帝庙捉住,将所有家底全都搜了去,不禁羞怒交加。

    “无妨,有道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殷勤哈哈大笑道,“以师妹之才,赚取些许灵石还不是手到擒来?”

    师妹?朱丑妹微微一愣,方才想明白,这货已经以大师兄自居了,她马上非常配合地掩嘴笑道,“那人家以后就要仰仗师兄多多照拂了。”

    朱丑妹的话音未落,一直在不远处处于戒备状态的蓝雀立马捂着嘴夺路而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