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花狸峰最后一个弟子登上飞舟,三道花锦云梯同时收起,悬于空中的庞然大物缓缓启动。

    殷勤站在船舷,将手放在白玉栏杆之上,却感觉不到一丝前世坐飞机那种嗡鸣震颤,心中不由得对此界炼器术之神奇赞叹不已。

    少年们站在船舷,皆是眼中含泪,全都在使劲儿地挥手告别。从这个高度看过去,只能看见底下黑压压的人头涌动,哪里分得谁是谁?

    对于这些即将踏上仙途的少年来说,他们只是想再看一眼这世间的繁华,再体味一番人情的温暖。此一去便是“青霞阻断千重山,望眼生花百十年”,待到修道有成再返家时,那些少年的玩伴早已坟头草黄,曾经的青梅竹马也只剩相思绕肠。

    蓝雀初入宗门时,也曾经历过类似的场景,只不过那时是在城外,登上的是比此舟小了一半的铁翎飞舟。当时虽也风光无限,感慨万千,奈何铁翎峰规矩大,新晋弟子一个个全都旗杆似的“插”在那里,谁敢扒着船舷往下张望挥手?

    负责全权指挥的殷大真传倒是不讲规矩,见此刻群情汹涌,竟又让操舟的修士将飞舟降下些许,在青帝庙前缓缓兜了七八圈,这才再度升高,又沿着野狼镇的中心主路游街般地缓缓飞向最为热闹繁华的西门所在。

    若是依着殷勤的本意,还想就此机会,让飞舟再绕着城池转上几圈,好好得瑟一番,无奈飞舟之上有一特大号的嗓门,刚才沿着城中主路上方飞行之际,就听他的嗓音传遍城乡。

    “瞎老四!是俺,老五啊!哈哈哈,老子在你上头呢!”

    “狗伢子,老子看到你了!仗着你家楼高,日头高照着与婆娘做那事,竟然窗户大敞,哈哈哈!”

    “七婆!是俺,小五子,俺要去万兽谷修仙了,烦你告诉我家老三,给俺用心看好店,用不了十天半月俺就回来。”

    伍落的嗓门堪比青帝庙的洪钟,他这一扯开嗓门喊开了,那些同修少年就全哑火了。殷勤听得眼皮子直跳,感觉蓝雀与狗丫儿小刀子般的眼神齐刷刷地扎过来,只好将手一扬,扯开嗓门大叫一声:“启程!”

    巨大的飞舟在西城门的上方,稍微停顿,缓缓调整对好花狸峰的方向。下一刻,飞舟猛地拔高,在少年们的一片惊呼声中,迅速上升到几百丈的高空,紧接着咻地一下,飞舟化为一片残影,眨眼间就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之外。

    “好快的飞舟,照这个速度,用不了一顿饭的功夫就能到花狸峰吧?”野狼镇中,看热闹的人们惊呼赞叹着,这一届的开脉大典与弟子招募,花狸峰可谓出尽了风头。

    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花狸峰以及花狸老祖座下真传大弟子殷勤,都将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聚集在城门口看热闹的人群尚未散去,距离野狼镇二百多里的一座青山脚下,那艘巨大的飞舟正缓缓降落。

    脸上泪痕未干的弟子们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何刚刚离开野狼镇,飞舟便停了下来。

    在飞舟的主舱之内,殷勤正与一位白发苍苍的佝偻老者讨价还价:“我说十七叔,你们这么做就太小家子气了啊,再怎样也得把我们送到花狸峰才行吧?你们不会刚刚拿下我们花狸峰指定招待酒楼的资格,就翻脸不认账了?别忘了,从今往后,我们花狸峰与你们聚香斋可就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了。”

    那佝偻老者面色冷淡地翻了翻三角眼道:“殷真传所说的啥伙伴,啥战略的,含义太过高深,咱家听不懂。咱家只知道,当初大先生是看在能够将花狸老祖的仙容画影请到大堂之上悬挂,才答应将这飞舟免费借与你花狸峰。谁又晓得,你们所说的那张老祖真颜之画影,竟然是个背影!”

    殷勤瞥了站在身旁板脸不语的蓝雀和狗丫儿一眼,心中暗骂:这俩丫头也是个死脑筋,随便找人画张老祖像又能咋样?那花云裳又不是个丑八怪见不得人。再说了,就算花云裳真是个丑婆娘,就冲她金丹老祖之名头,又有谁敢笑她?

    无可奈何之下,殷勤唯有干笑两声道:“我家老祖一贯低调,最讨厌抛头露面之事,包括此次开脉大典,万兽谷四峰老祖齐聚野狼镇,唯缺我家老祖一人。这一点,还望贵号多加体谅。”

    佝偻老者点头道:“咱家可以体谅你们花狸峰的难处,也请花狸峰体谅咱家的难处。咱家将这么大的地级飞舟分文不收地借与你,总不能让咱家再往里搭灵石吧?这飞舟驱动的灵石,总要贵峰自行承担才说得过去吧?”

    殷勤苦脸道:“我们哪里知道,飞舟驱动一次竟然如此耗费灵石。这才飞出二百里不到,一块中级灵石就报销了。”

    佝偻老者眼中闪过鄙视的神情,冷笑接道:“飞舟只要提起速度,对灵石的消耗并不大,最怕就是悬浮不动,抑或是缓慢飞行。贵峰之前若是将前面排场的时间稍微压缩一些,一块中级灵石足够到花狸峰打个来回了。”

    殷勤嘴角抽动几下,感觉蓝雀与狗丫儿又在一旁漫天刀雨地用眼神攻击他,只好嘴硬道:“事关宗门颜面,怎能随便压缩?若不是那伍落得意忘形在飞舟之上大嚷大叫,我还要这飞舟再围着城池转上几圈呢。”

    “咱家却觉得殷真传应该感谢那莽汉,若不是他,你我此刻就应该在城门前面叙话,怕是更扫贵峰之颜面。”佝偻老者说话不紧不慢,态度却是毫不客气,将殷勤噎得没话。

    殷勤扭脸问蓝雀:“可否支付聚香斋一枚中级灵石?”

    “不行,所有灵石借已入账封存,未得老祖首肯,你我无权动用。”蓝雀的态度斩钉截铁,丝毫不给殷勤商量的余地。

    殷勤的手都伸到兽皮袋了,听了蓝雀此言,心头不禁一跳暗道:“这花云裳可是方圆几千里出了名的财迷小气,我这次若是主动把这灵石垫付了,万一被她盯上,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这点儿家底,早晚被她搜刮干净。不行,不行,这个口子绝不能开!”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