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继续从乾坤戒里掏出十几个丹药小瓶,分了绿、红、白、黑四种颜色。以颜色区分丹药的用途是修士常用的做法,情况危急的时候,根本来不及仔细分辨瓶子上的面标记,只能靠颜色选取所需丹药,迅速服下。

    殷勤仔细辨别了三种颜色的丹药,发现绿色的药瓶最多,共有七瓶,瓶上大都没有写出名字,但从其气味形状推知,都是可以增进筑基期修为的珍贵丹药。殷勤逐个检查,见其中一个瓶子里只有一枚红枣大小的丹丸,瓶子上标了三个字——“筑基丹”。

    我艹!这回可是捡到宝了!殷勤攥着小瓶,心中激动不已。一枚筑基丹的价值将近十块中级灵石,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市面上几乎见不到。没想到,这赵白眼身上竟然带了一枚,想来不是用来交易,就是为家中晚辈准备的。

    白色的两瓶之中,殷勤怀疑其中一瓶中藏有三粒药香扑鼻的翠绿丹丸,就是大名鼎鼎的小玉露丸。另外一个白瓶,体积较大,里面装有散剂药粉,想来是外用的伤药。

    除了绿白两色的瓶子,另有红色和黑色的丹瓶各一瓶,殷勤也是仗着自己血脉耐操抗毒,小心翼翼地闻了些许气味。结果发现,黑瓶中是比较常见的解毒丸。红瓶中也是一种粉末,闻起来没什么气味,过了几息却有种血脉贲张的情动之感。联想到赵白眼的好色之名,此种药散想来不是干好事的。

    殷勤收起小瓶,又从乾坤戒里掏出一堆零碎,包括十几张初级的五行灵符,五六件低级法器。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些灵符法器的价值都不高,每样能卖个几枚低阶灵石的样子,想来是赵白眼用来赠与门人弟子之物。赵白眼最值钱的法器,是他赖以成名的疾风钻,已经被殷勤他们在野狼镇偷偷出手廉价卖了。剩下这些灵符法器,加起来的价值也比不上一颗疗伤圣药小玉露丸。

    再往里,则是一套紧身的衣裤,与万兽谷弟子所传之法器衣衫差不多,皆有不畏寒暑水火之功效。殷勤还掏出少许三级妖兽的肉干,想来都是以备在荒原中遭遇极端环境时用以补充灵力与血气之用。

    殷勤正琢磨着为何这乾坤戒中不见赵家的道法秘笈,下一刻便从乾坤戒的最里面掏出十几卷册子。

    要说除了灵石丹药之外,殷勤最想得到的就是记录各种道法传承的秘笈宝卷。他倒不是全为自己修行所用,而是想到花狸峰那比文化站还不如的藏经阁,心中就是阵阵发虚。他打着传授道法的名义可是招了不少修士入门,等他们到了花狸峰看到空空如也的藏经阁,会不会闹事?

    殷勤虽有暂时对付的策略,但长久之计,还是要想办法充实大量的经典入阁才行。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册子,见纸质尚新,不像是那种传承很久的经典秘笈,再看封面上的书名,只有两个字——“采娘”。

    殷勤觉着名字挺熟,却又一时想不起从哪里听过。翻开一页,这才恍然大悟,敢情仓山郡城武青衫的女儿,也就是仓山郡城的郡主,便叫武采娘。

    武采娘的修为已经达到筑基中期,不过这位郡主的风闻不好,虽然尚未出嫁,入幕之宾却是着实不少,据传此女行的是的双修法,每年被她招入郡主府中的青壮少年,就有十数人之多。

    赵白眼也是同好的修士,没想到竟然专为武采娘建立一份档案,殷勤一页页地翻下去,眼中泛起坏笑,他不由得想起一句俗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位已故的赵家主不但记性不错,笔头也够烂,不但将几次应郡主召唤入府“修行”的种种细节全都记录下来,甚至连武采娘身上每处特点也都记载得详细清楚。以至于殷勤觉得,若是有功夫将这本册子细细研读,对武采娘各处细节之了解一定比她本人还清楚。

    殷勤又捡起一本,也是类似的东西,不过内容却换成了城主的第十七房妾室。

    殷勤连着翻了七八本,竟然全都是同样的玩意,他不由得摇头苦笑,脑海中赵白眼原本阴险狠辣的独狼印象,在此刻完全崩塌,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拼命扇动翅膀的小蜜蜂,嗡嗡嗡地去采百家蜜。

    忽然殷勤手下一滞,眼睛落在某本册子的第一页介绍上,只见上面写着:“陈氏如芳,鹰扬将军之正妻,炼气七重,正直虎狼之年,惜鹰扬不举......:”

    殷勤叹了口气,另一位曾经让他十分忌惮的筑基修士之高大形象也在瞬间轰塌。

    十几本记录郡城顶层社会腌臜烂事的册子,带给殷勤啼笑皆非的无奈。他犹豫半天,还是将这些册子一一卷起,塞回到乾坤戒的最里面,这种东西虽然见不得天日,或许有一天能够派上用场也说不定。

    窗外传来雄鸡报晓的鸣叫,殷勤将丹药灵石以及那些灵符法器,一样样地塞回乾坤戒。事实证明,赵白眼的性格要比他精细的多,这些东西掏出来容易,再想全都塞回去却难了,殷勤只好将那些肉干、衣物留在外面,腾出一些地方,又把那个幻阵匣子也塞了进去。

    将这些东西收拾停当,殷勤这才伸了个懒腰,想起昨晚回屋就没得闲,赶紧起身,招呼店里的伙计送来热水手巾。刚刚洗漱停当,狗丫儿便堵上门来,板着面孔问他要钱。

    殷勤奇道:“我与你关系很熟吗?为何找我要钱?”

    狗丫儿啐道:“是谁张嘴闭嘴在我和蓝雀姐面前充大师兄来着?我不管,昨天你得了一枚中级灵石,从今往后我和蓝雀姐的饭食开销就全落在你头上。”

    殷勤随手拿出一块巴掌大的肉干递过去:“三级妖兽的肉干,给你当早饭吃如何?”这些肉干在乾坤戒中也不知道存了多久,反正三级妖兽的肉干没有保质期这么一说。

    妖兽虽然体型庞大,但能够被切割下来做成可供筑基修士补充血气能量的肉干,却往往只能取心头肉等少数几个部位。

    巴掌大小的一块,怎么也值一片金叶子,狗丫儿人都傻了,下意识地接过肉干,不敢置信道:“你难道每天早晨都吃这种东西?”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