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尘道人想也不想地拒绝道:“不行!此女擅自在我青帝庙拿人,毁我云雾青竹,按理青帝庙才是苦主,自然该由我青帝庙发落。”

    殷勤争辩道:“青帝庙此刻由我花狸峰租用,所有损坏,事后自当由我花狸峰按价赔付。在此租用期间,所发生的一切也应由我花狸峰处理才对。”

    醒尘道长不屑道:“既然你说租用,为何我连一块灵石的租金都未见到?”

    蓝雀与狗丫儿在一旁听的脸红,殷勤却满不在乎地改口道:“是我口误,应该说征用,我们花狸峰可是得了掌教真人的口谕。”

    醒尘道长冷笑道:“你莫用大话压我,今天便是掌教真人亲临,也是我占着理,这个人任你说破大天我也不会给你。”

    蓝雀见两人越说越不对付,正要出言劝解,不料殷勤耸耸肩膀无所谓地道:“既然前辈如此坚持,那朱丑妹就由青帝庙来处置好了。”说着又对蓝雀道,“那朱丑妹损毁了青帝庙的庙产,所有损失自由青帝庙从她身上追回,道长一片好心,我们只有来日再报。等下还要烦劳师妹,去将那符小药提来即可。此人一片诚心,千里迢迢来投考我花狸峰,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一条出路。”

    醒尘道长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他之所以强行扣下这两个人,其实只是那朱丑妹做个幌子,真正图的却是那药疯子兽皮袋中的人参果的种子。怎么说来说去,朱丑妹被自己留下了,药疯子却还是要交出去?

    他心中一急,正要提出异议,殷勤又对蓝雀补充道:“尤其是符小药的那个兽皮袋子,里面有四粒人参果的种子,此乃无价之宝。无论此人之前做过什么,既然是在我们的招募处出的事情,我们就要对他负责到底,务必要保证将这些种子完璧归赵。”

    醒尘道长翻了个白眼儿,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全都咽了回去,这小王八蛋既然把事情都挑明了,那些藏着掖着的主意也就没地方用了。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醒尘道长的感觉就跟吃了只苍蝇般地堵心。最后,他干脆大袖一拂说声“有事”,推门走了。

    殷勤赶紧朝蓝雀紧使眼色,让她赶紧跟上,千万看好那兽皮袋,别让外人黑了去。

    蓝雀也是冰雪聪明的人物,点点头,巧笑嫣然地追着醒尘道长去了。

    狗丫儿看着蓝雀的背影,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怪怪的感觉。之前被那小恶魔害惨了,真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才解气!眼下这小恶魔成了“大师兄”,成了自家人,看他替花狸峰冲在前面耍别人,这种感觉竟然、竟然真特么挺爽的!或者,若是老祖真的收了这小恶魔,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她正胡思乱想着,殷勤将那个幻阵的盒子塞给她道:“烦劳师姐将此物还给聚香斋吧,本来说好酉时之前还回去,结果一忙起来就给忘记了。”

    蓝雀翻了殷勤一眼,心道,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幻阵盒子不是一直被你抱着不撒手来着?不过眼下不是与他争论的时候,蓝雀伸出手掌道:“之前跟人家说好的价格是租用到酉时,需付他们二十灵石,眼下酉时已过,你还是多给我几块灵石吧,万一耽误了人家生意,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殷勤摇头道:“想不到师妹竟然还真信他们胡吹!他们那个三楼,宰人宰得那么狠,我看个把月能开回张就算不错。”

    狗丫儿想到之前被宰的肉疼感觉,也是心有余悸,不过被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喊做师妹,让她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回去,扳起面孔道:“你说了不算,反正到时人家不同意,我还是要回来找你要。”

    殷勤笑道:“你只管将这幻阵盒子交给他们主事的,就说我在这幻阵中加了些东西,问他能抵几块灵石?”

    狗丫儿满脸狐疑地看了一眼殷勤,正想偷偷放出神识去查探那盒子中的幻像,却被殷勤拦住道:“我在这幻象中加了禁制,只能调出一次,师妹若是提前看了,到了聚香斋可就调不出来了。”

    狗丫儿只有强忍住好奇,收回神识,不过心中的疑团却更加大了,不知道殷勤是用何种手段将可以往幻象中加入禁制。

    殷勤刚刚打发走狗丫儿,殷公丑便兴冲冲地进屋道:“总算与岳家谈妥了,他们答应为岳麒麟每月支付一枚低阶灵石,外带三枚金叶子,条件是花狸峰藏经阁内的所有面向内门弟子的典籍,可任由岳麒麟参阅修习。”

    殷勤皱眉头道:“这个条件太过优厚了吧?多付三枚金叶子就可参阅所有典籍,连个借阅的数量都没有限制吗?他若将整个藏经阁的内门经典都搬空了怎么办?”

    殷公丑解释道:“他仅有在藏经阁内参阅内门典籍的权限,若要携带出藏经阁,还得按照藏经阁的规矩来,每位弟子每月借阅之典籍数只有一种,借阅时间不可超过三月。而且.......”殷公丑凑到殷勤耳边低声道,“我刚跟几个内门弟子打听过,据他们说,咱们花狸峰的藏经阁里,目前可供内门弟子参阅修习的经书典籍,总数不过十来种,外门弟子可看的就更少,最主要的就是几套五行炼气诀,除此之外就没啥别的东西了。”

    殷勤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花狸峰就趁这么几本破书,也敢叫藏经阁?记得小时候,他去街道里的文化站,里面还有好几百本的小人书呢!

    “除了书卷,玉简之类的东西总有一些吧?”殷勤有些不死心,在他印象中,那些名门大宗的藏经阁都是堪比前世图书城的存在,尤其像万兽谷这种传承万载的大宗门,其收藏怎么也该用浩如烟海来形容才对。而且仙家修行的功法,也一般不写在纸上,而是存在玉简里,谁想修习,将玉简往额头一扣,里面的内容便自动流入脑海之中。又或者可以购置一些空白的玉简,看中哪种功法,还可请人将其中内容拓传到空白玉简之中。

    殷公丑摇头道:“勤哥儿有所不知,玉简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严禁带入藏经阁的,主要是防止有人利用玉简大肆拓传藏经阁中的典籍。而且玉简毕竟只是个低廉的法器,里面所藏的灵气有限,一旦灵气丧失里面所载的内容也就全部抹去了,一枚玉简最多可用十来年,远不如经卷兽皮保存的时间长久。”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