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殷勤不但不听,反而神秘兮兮地给大家算账道:“你们知道人这一辈子,什么时候花钱最多吗?就是人老之后到临死这几年,根据统计...呃,总之人这一辈子攒的钱,十之七八都是为了续命而花出去的。你们以为我那告示里不论年龄,不论开脉的规矩是为了那些一心向道的修士所设的吗?错了,那两条是我专门为了凡人中那些身家富裕,不愁钱财只怕命短的老人们量身定做的。

    按照殷勤的估计,野狼镇上百万人口,能够掏得出这比钱财的应该将近千户,并且每户家中当不只一位老人。仅仅野狼镇,其潜在的客户就有几千之数,最为关键的是,他打着花狸峰的旗号所许下的灵药兽材,这可不是他前世那些专对老人下手的人渣所贩卖的白面做的营养药,万兽谷的灵药兽材对于凡人的确是有延年益寿之效用的。虽然还需另付灵石购买,但没有记名弟子这个身份,你有多少灵石也买不到不是?

    而且除了野狼镇本地的居民,往来这边行商做买卖的人也不算少数,甚至有些前来参与开脉的小型世家,也会对记名弟子这个身份感兴趣。

    说白了,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每年不过一块低级灵石,对于小型的世家来说也不算多么重的负担。有了这个身份,就相当于和花狸峰建立了某种意义上的联系,不但可以买到被宗门严格控制的灵药兽材,谁知道下一步花狸峰会不会将宗门秘传的丹道法丹诀也拿出来售卖?反正在大家眼里,花狸峰真特么是穷疯了!

    逸青云看着那些拄着拐杖的老人们,想到以后若是加入花狸峰,便多了这样一群步履蹒跚的道友同修,眼皮子不禁狠狠地跳了几下。

    他匆匆收拾起心情,带着刘长老朝位于青帝庙后进大院中的内门弟子招募处走去。

    绕过青帝台,远远就看见门上挂着“内门弟子招募处”牌匾的一进大厅。与前院那乌七八糟的乱象不同,这边内门弟子的招募处就显得正规的多。至少连牌匾都挂上了,不像记名弟子那边随便找张纸写个名头了事。

    而且看样子,前来投考内门弟子的修士并不多,看那招募处的门口冷冷清清的连个人影都不见,逸青云那被浇灭了的优越感,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

    跟在他身后的刘长老,此时也是稍稍放心下来,毕竟此次开脉能够开出中上品灵根的不过百十人数,还不够其他四峰分的呢,像自家少爷这般资质的,花狸峰想必一个都招不到。

    逸青云得了教训,收敛起之前的狂放态度,整理一下衣衫,这才迈步上前,推开了内门招募处的大门。

    出乎他们两个人的预料,屋里竟然坐了好几位修士,难怪外面不见有人等候,敢情这帮投考的修士全跟屋里头坐着呢。

    按照其他四家的规矩,修士投考时是不许其他人旁听的,以免旁听者对主事考官所提问题,预先有了准备。

    逸青云与刘长老不知道花狸峰的规矩,站在门口不知道是应该进去,还是暂且回避。

    此时,一个尖嘴猴腮的青衫少年满脸笑容地走过来,先是自我介绍叫做殷公丑,与他们两人客气地寒暄几句,便将两人往屋里让。

    若说这花狸峰的内门招募处的布置也是别出心裁,乍一看不像严肃认真的招募处,反倒像是个聊天喝茶的茶馆厅堂。

    负责招募的主事与前来投考的修士此刻正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交谈说话,逸青云二人虽然能够看清那边的人,却听不到具体交谈的内容,估计整个角落都被小型的隔音法阵隔绝开来了。

    其实要想突破这种小型的隔音法阵并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一旦隔音法阵被突破,释放阵法的人是必有所察觉。

    正因如此,大家虽然同处一室,也没人敢动偷听的歪心眼儿。

    除去角落处的招募所在,屋子的这一边则是一张长方形的红木条案,周围放了十来把红木座椅,条案上放了许多的瓜果茶水。

    这一布局又和普通的茶馆厅堂有所不同,一般的茶馆都是将四五人的小方桌,零散开摆在厅堂之内,同来喝茶的人们各占一桌,各自说话,谁也不会干扰到其他桌上的客人。

    此处只有一张长条大桌,大家便只能围着桌子坐下,估计在座的几位也是刚到不久,尚未熟络起来,气氛颇有几分尴尬。

    逸青云二人被那猴瘦少年引到长条桌前,刘长老待要往角落里去,逸青云却是一屁股坐在了中间的位子上,刘长老无奈,只有跟过来,在他旁边坐下。

    逸青云先是扫了一眼角落那边的情形,被主事询问的是个身材高大白头老者,在他身边是个小男孩儿。逸青云心中有些不屑,心道内门弟子的招募多暂可以由家里人代劳了?不过,看宾主双方聊天的那个架势,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逸青云这才收回心神,目光扫过同桌的几位修士,觉得一个个都是其貌不扬,也就熄了攀谈的心思。

    刘长老的江湖要老到的多,一边含笑与桌边诸人打过招呼,一边暗中观察揣摩每个人的情况。

    首先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趴在桌角呼呼睡觉的家伙,看不见此人的面貌,只能从他那身蛮墟荒原上常见的已然非常破旧的兽皮猎装,推测此人很有可能是个散修。

    除去这个与大家格格不入的家伙,围坐在条案边上的另外三人,则正在相互攀谈。

    其中一人是个满面油光的秃头壮汉,嗓音异常洪亮,即便是刻意压低了嗓音,他说的每个字,也能让屋子角落里的人听得清楚。只是看此人,年纪已经接近中年,估计是听了三不论中,不论年龄高低那一条,前来碰碰运气的。

    壮汉的身边是个穿戴颇为邋遢的干瘦小子,看其年纪在三十上下,也属于过了其他几峰年龄线儿的。此人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了,全都粘连成绺,满脸胡子茬,胸前的衣衫上还有不少吃喝留下的汤水痕迹,距离好几尺,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酸臭味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 appxsyd ()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