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狗丫儿差点儿叫出声来,被蓝雀瞪了一眼,方才委屈地传音道,“妖蛟之事,我半个字都没跟人提起过。那幻境中那条,根本就是殷大真传凭空杜撰出来的!”

    蓝雀狐疑地看了狗丫儿一眼道:“不会吧?他连老祖当时所穿的衣衫都能杜撰出来?”

    “你问我,我问谁去?!”狗丫儿翻了蓝雀一眼道,“要不人家咋成了真传弟子呢?”

    蓝雀听出狗丫儿话里有话,赶紧又捅她一下,低声斥道:“再乱嚼舌头,当心老祖知道撕烂你的嘴!”

    花狸老祖充满野性与血腥的亮相,瞬间点燃了台下少年们的情绪,与此同时,幻境中光明又显,宛如修罗杀场的荒原惨景消失不见,之前大显神威的四峰灵兽齐聚青帝台上,继而幻化成四大金丹的形象。

    一道白色的闪影在四人中间闪过,花云裳的身影出现在四人中间,台下的少年们放开嗓子高声喝彩,殷勤在一旁暗自嘀咕:“阿蛮,刚刚让你闪了一下,就算给你亮过相了啊!”

    初次试用幻象阵法,殷勤对这种幻阵的功效相当满意。这么强大的东西,竟然被用来当作饭馆的背景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电影制造神器啊,殷勤觉得有了这个宝贝,配合上他前世看过的各种影视剧的剧情套路,这辈子就算混不成个老祖,混成个修仙界的娱乐大亨还是很轻松的。

    当然刚刚“放映”的东西还远远谈不上是一部完整的作品,殷勤只是构想出一些吸引人眼球的画面,他尝试着加入一些故事元素,但限于篇幅以及准备时间的仓促,殷勤甚至没能将故事讲完整。

    从台下众人的反响来看,这部实验性的“短片”还算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当然其中也有颇多不足之处,比如开场那段歌曲独白,听众反应平平甚至有些懵瞪,并没有引起预料中的共鸣,这是由于殷勤前世与今生所处的世界文化差异所致。好在瑕不掩瑜,至少从技术上证明了殷勤的思路是可行的。

    距离青帝台几十丈的角落里,一个模样平庸的青年书生,一直很安静地看着台上的幻阵表演。周围的少年们对着幻境中老祖们的英姿如痴如醉地喝彩,书生却是眉头微蹙,一脸沉思的神情。

    “大先生,郡王府的人来了。”一个身材佝偻的老者悄无声息地挤到青年书生的身边,低声禀报。

    青年书生拉回思绪,一边随着佝偻老者往人群外面走,一边那佝偻老者道:“十七叔刚才可看到那幻境中的情形?”

    佝偻老者的腰身弯得更低,他的嗓音沙哑而又有些刺耳:“我过来给大先生报信,只赶上最后的一段儿。”

    “哦?十七叔的感觉如何?”青年书生漫不经心地往青帝台边看了一眼,方向却正是殷勤隐身的角落。

    佝偻老者想了想道:“有趣。”

    青年书生笑了,意味深长地说:“的确挺有趣儿的。”

    殷勤掐算着少年们的情绪宣泄的差不多了,这才调用神识将台上的幻境隐去,然后整理一下衣衫登上了青帝台。

    “各位前辈,诸位道友、同修,在下殷勤......”

    殷勤的出场让台下立刻安静下来,许多人之前只听过殷大真传的名字,此刻见到真人觉得虽然当得起“英俊”二字,却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不凡之处。唯一就是他身上那种与年龄不符的稳重,给人以少年老成的感觉。

    殷勤和台下众人打过招呼,再次介绍了一遍他那众所周知的真传弟子的身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殷勤不介意将这件事说上三十遍,将生米煮成糊饭才好呢。

    接下来殷勤很认真地提了个问题,问台下是否有人知道在普通的五行灵根之外,还有哪几种非常罕见的变异灵根?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胖子抢先答道:“有暗灵根、雷灵根、不灭灵根、冰灵根和风灵根。”

    殷勤追问:“还有呢?”

    “没有了,变异灵根只有这五种!”小胖子不明就里。

    殷勤一本正经道:“谁说的,明明还有一种屁灵根!”

    台下一片轰然大笑,就连那些老成持重的长辈们也都是忍俊不禁。在许多人心中,殷勤以废灵根之资质得金丹老祖之真传,可谓一步登天,听说此人还是个出生偏远的粗鄙蛮人,这就好比穷人乍富,往往容易目空一切狂妄不堪。

    更何况殷勤还特别搞了这个“我是如何成为真传弟子”的宣讲,许多人与其说是来听其宣讲,倒不如说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来看土鳖出丑的。

    没想到先看过一段震撼的幻境表演,又被殷勤毫不做作的自嘲引得开怀大笑,不知不觉间众人对于殷勤,乃至花狸峰的评价都提高了许多。

    殷勤神色轻松地对台下的百千少年道:“我心里清楚的很,你们来至这台前,其实是要听听一个五行俱全废灵根的家伙是怎样糊弄到这个真传弟子的身份的。”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殷勤面色一整,神情庄重地朗声反问道:“不才其实是想向诸位请教,为何五行俱全的灵根便当不得真传?谁说的五行俱全便休修不得大道,证不得长生?”

    不等台下众人反应过来,殷勤袍袖一拂,幻境再起,一个身着远古道衣的飘渺修士,正袍袖翩翩地行走于青山碧水之间,兴致所至,随口吟道:“白云和我到天台,眼入青山意豁开。到彼山中结茅屋,空余千古夜猿哀。”

    就在众人为这修士的风采与诗才所倾倒的时候,殷勤的旁白适时地响起:“这便是被大家供奉为青虚帝君的东周修士青虚子。大家都知道青虚子破碎虚空,乘龙遁去天外的事迹,却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灵根五行缺一,若按今天的评判标准,不过是个下品根器而已,连进入宗门做个杂役的资格都没有!”

    殷勤的语气斩钉截铁,他就不信连青虚子的姓名根脚都不可考了,还能有人知道他老人家是啥灵根?至于那首仙味儿十足的诗,却是殷勤从道家南宗五祖白玉蟾真人那里抄来的。白真人不但道法高深,也是个资深文青,一生写过上千首的诗词,足够殷勤这种伪国学大师借鉴的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 meinvmei222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