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茂密的枝叶遮挡了绝大多数的光线,森里幽暗静寂,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厚厚的落叶所覆盖,地上寸草不生,只有潜行于落叶之下的不明生命偶尔发出沙沙的响动。

    一个面色沉静的老者从森林的深处向这边走来,像是一个幽灵,踩在松软的落叶层上却不发出一点声音。从台下众人的角度看去,一只黑色的林豹,正潜藏于一颗大树的后面,盯着老者的眼瞳中散发出幽幽的绿光。林豹比赤精猪要危险的多,有些成年体的林豹甚至可以突破四级,成为五级妖王的存在。

    林豹出没于幽暗森林的深处,于大荒原上并不多见,台下那些刚刚开脉的少年们只从百兽经中见过林豹的画影。

    那老者对于林豹的存在浑然未觉,随着他渐行渐近,那头处于狩猎状态的林豹也悄悄伏低了身子,摆出了扑杀的姿势。林豹不是赤精猪,出击前会低吼咆哮什么的,它从来都是突然发动攻击,并且一击致命,整个猎杀的过程,全都悄无声息。

    老者已经走到了林豹的猎杀范围之内,那只藏于树后的林豹猛地向前窜起,带起一片枯叶在它身后蝴蝶般地飞舞。

    老者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原地,就在林豹的利齿即将咬上他脖子的一刹那,他身傍的一棵参天巨树上忽然垂下个张着血盆大口的鳞蟒头颅,林豹仿佛是自动送到人家嘴里一般,一口便被那条漆黑硕大的鳞蟒吞了下去。

    鳞蟒的头颅再度缩回树上,老者只是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便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前行。森林依旧寂静,仿佛那场惊心动魄的杀戮根本就未曾发生过。

    那片蝴蝶般的枯叶终于飘落于地,台下的观众们方才大大地吁了口气,刚才那种深沉寂静的杀机,简直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没人说话,每个人的心底都在默念一个让人浑身发冷的名字:“墨鳞老祖......”

    一声尖锐的鹰啼,打破了寂静,台上的幻境再次闪变,从幽暗森林换到了广袤平坦的蛮墟大荒原。上万头荒原牦牛在迁徙的路上奔腾,每一头成年荒原牦牛的体型都比殷勤前世的非洲公象还要巨大,上万头荒原牦牛跑起来,大地也要为之震动,铁蹄踏在地上嘭嘭作响,其中还夹杂着扑哧扑哧放屁的声音,那感觉就仿佛有几百辆老式的蒸汽火车在并排行驶。

    黑色的高山巨鹰在湛蓝的天空上飞翔,它张开翅膀在地上投下巨大的恐怖阴影,一头体型像座小山一样的荒原牦牛抬起头,瞪着通红的眼睛朝天上的铁翎巨鹰哞哞地吼叫,做为这个族群的首领头牛,它必须要对这个来自天上的猎杀之王发出警告,其他的荒原牦牛见状也都随之哞叫。

    荒原牦牛的妖兽等级不高,单独一头甚至斗不过赤睛猪,不过当上万头荒原牦牛聚集成群,便是妖王般的存在也要退避三舍。

    当整个牛群全都盯着铁翎巨鹰的时候,一朵飘浮于空中的白云忽然分出一片云朵,那片“云朵”化作白色的闪电,从空中极速俯冲而下,抓起一头因为贪玩儿而稍稍落后的小牦牛,呕啊地唳叫一声迅速将黄牛大小的小牦牛带至高空。

    “那是铁翎巨鹰和白头老鹤,它们两个最擅长配合攻击,令人防不胜防。”台下的人群中,一位见多识广的前辈在给开脉少年们介绍这两只灵禽的来历,他的话音未落,铁翎巨鹰忽然收敛起翅膀,宛如炮弹般地俯冲急下,趁着牛群的注意力被空中哞哞哀叫的小牦牛所吸引,竟然一抓叨住了那头小山般的头牛!

    巨鹰的一只利爪死死地扣住头牛的脊背,任那头牛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它的一对翅膀猛烈地扇动,几头荒原牦牛红着眼睛朝它冲来,转眼就被它的铁翅拍飞。终于巨鹰带着头牛缓缓升空,台下的少年们情不自禁地发出叫好的欢呼。似乎是为了配合人们的喝彩,巨鹰的另一只利爪在头牛的胸腹上划了一下,空中降下的漫天的血雨染红了大片的荒原。

    殷勤站在角落里,看着台下的人群为铁翎巨鹰大声喝彩,脸上泛起一丝苦笑。迫于狗丫儿和蓝雀的压力,只好让白头老鹤打酱油了,谁让白鹤老祖因为阿蛮的一点点小事就找上门来呢?殷勤不是为白头老鹤感到惋惜,而是担心自己的未来,人家白鹤老祖只是上门讲理,可没把谁打成猪头啊。

    铁翎巨鹰与白头老鹤各自抓着战利品越飞越远,化作两个小黑点,最终消失于天边。荒原上群牛无首的万头荒原牦牛在不知所措地哞哞哀嚎,没有了头牛的带领,它们很难完成这种距离超越万里的长途迁徙。

    “铁翎巨鹰又回来了!”骑在树枝上的男孩忽然指着幻境中天边的一个小黑点,开心地大声喊道,“它的速度可真快!”

    “那不是巨鹰!”台下的人们顺着男孩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两息的时间那个黑点便近了很多,有眼神儿好的已经看出了它的样子,忍不住大声叫道,“老天,那是一条龙!”

    “胡说八道,龙族已经超过万年没在荒原现身了!你看仔细了,那是条妖蛟。”

    那人的话音未落,那条乘风遁来的妖蛟便到了牛群的上空,不知为何,它的身躯忽然抽搐了一下,然后便猛然减了速度。比墨鳞狂蟒还要庞大的身躯在半空中连续弯曲成各种怪异的形状,最后一下子没了力气,从空中直线跌落在牛群之中。

    荒原上霎那间悲鸣遍野,几十头荒原牦牛被妖蛟的尸骸直接砸成了肉泥,惊慌的牛群相互冲撞踩踏,造成了更大的伤亡与混乱。

    一头红了眼的成年荒原牦牛,昏了头似地朝妖蛟尸骸撞去,不过它的牛角尚未触及妖蛟的鳞片,整个身体便被从妖蛟头上跃下来的娇小身影一拳轰飞。

    “花狸老祖!”台下的少年们瞪大了眼睛,幻境中的花狸老祖与他们心中所想大相径庭,她的身上没有仙子般的宫装衣裳,而是一身蛮荒猎人的打扮。虽然如此,那紧身的兽皮衣裙依旧能勾勒出她无限美好的曲线,脸上斑驳的血迹也难掩她绝代的容颜。

    少年们脸上目瞪口呆,心中却热血沸腾。相比猎杀妖蛟的花狸老祖,前面那些砸赤睛猪头,吞林豹的老家伙们,变得黯然失色。

    “你疯了吧!”燕雀狠狠地掐了狗丫儿一把,传音道,“怎敢把老祖猎杀妖蛟的事情捅出来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 meinvmei222 ()!!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