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狗丫儿的不满,殷勤也是有苦难言,他的设想是通过幻象阵法搞出一套可以打动人心的场景来。殷勤估计,青帝庙外聚集的修士与凡人虽然不少,但恐怕其中大半都是来看热闹的,还有一部分是抱着观望的心态来试探的,他希望能够通过幻阵这种直观的表现形式,尽可能地将这些人留下。

    蓝雀和狗丫儿的提议是模仿聚香斋三楼的场景,搞出一套仙乐飘飘气象缥缈的仙家乐园,让那些前来观摩的人,一见之下便能升起倾慕向往之心。

    殷勤的想法却和她们两个截然相反,他所要呈现的幻境,必须要有冲击力,震撼力!讲这番话时,殷勤一只手攥成拳头,用力捣在另一只手的掌心,发出“啪”的脆响:“看了到吗?我要的画面就像这只拳头,可以一下子击中你的心房,然后啪,你的心就被这只拳头征服了!”

    他觉得除了要展现老祖本人的风采,最能体现这一效果的莫过于各峰老祖的座下灵兽,无论是咆哮的金刚巨猿,还是潜行于幽暗森林的墨麟狂蟒,抑或是搏击长空的铁翎巨鹰与白头灵鶴,如果能够通过略显夸张的手法,将这些画面一一展现出来,其效果绝对震撼。

    殷勤前世看过不少大制作影片,自我感觉完全有能力借鉴出让人血脉贲张的特效场面,问题是他从来没见过五位老祖,更不晓得他们座下的灵兽都是神马尊容。他只有先请狗丫儿,将她印象中的五峰老祖与座下灵兽的形象传入幻阵,才好在其基础之上进行渲染和加工。

    前面四峰的进展都算顺利,结果到了压轴出场的本家花狸峰,就见一只拖着大尾巴的小东西猛地蹿出画面,顶着一颗通红的小鼻头,对着殷勤一顿啾啾!完蛋,瞬间出戏了!殷勤在惊得目瞪口呆的同时,不得不悲哀地承认一个事实,阿蛮对于他这部气势恢宏的幻象“大片”来说,绝对是特么一剂见血封喉的“票房毒药”!

    殷勤将阿蛮排除在“镜头”之外的后果是狗丫儿拒绝将花狸老祖的影像输入幻阵,明面上的理由是,没有了花脸狸猫,花狸老祖乃至花狸峰就全都没有了意义。

    在殷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苦苦劝说之下,狗丫儿最后总算吐口说了实话,这事与阿蛮的关系不大,其实是她自己不敢将老祖的形象公诸于众。按照狗丫儿的说法,云裳老祖为人低调,并且最反感这种哗众取宠抛头露面的事情,若是被她知道是狗丫儿未经允许便将老祖的相貌展示于万千世人面前,被老祖逐出宗门都算轻的。

    殷勤没有办法,只好将前世几个号称绝色的当红女星的影像传入幻阵,让狗丫儿来选一个跟花狸老祖气质样貌相仿的。

    狗丫儿看过之后,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之意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花街柳巷却去过不少,这等庸脂俗粉给我家老祖提鞋都不配。”

    殷勤瞪眼道:“信不信我干脆弄个老祖的背影,然后让万千人看你如何给老祖提鞋的模样?”

    “你敢!”狗丫儿咬牙切齿。

    “我有何不敢?我看干脆把你那蓝雀姐姐也加上,一边一个趴在老祖脚底下,别家有座下灵兽逞威,咱家有筑基修士提鞋,倒也不比他们差了!”

    俩人斗了一阵子嘴,最后还是狗丫儿做出妥协,按照殷勤的提议,将宗门内一个模样与云裳有几分相像的女修影像传入了幻阵之中。饶是如此,狗丫儿还是不放心地嘱咐他,最好弄个面纱之类的东西遮挡住脸庞,不要让人家看出真正的样貌。

    殷勤望着幻阵中那女修巧笑嫣然的模样,心中怦怦直跳,这他娘的才是一没整容二没p图的纯天然的绝色啊!可就这,身边那狗丫儿还一脸看不上呢,说是此女姿容尚不及老祖万一,殷勤忽然对未来的花狸峰之行,有了一丝期待。

    不过殷勤没有考虑面纱这种提议,在他的脑海里,遮掩容颜的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把老祖搞得跟个见不得人的杀手似的。

    完成了所有的影像采集工作,殷勤又用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赶制出一部粗制滥造的大片片头。在这个过程中,他充分体会到了神识不够强大的痛苦,很多细节上的东西他无力描绘,他可以想象出大场面的景象,却受限于神识的强度,无法做到细致入微。

    神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按照殷勤的理解,应该称其为一种特殊的精神力量。对于修士来说,神识会随着修为的精进增长而逐渐壮大,可另一方面一个灵根并不强大的修士,也可以通过种种方法锤炼出远超同阶的强大神识。

    一种众所周知的锻炼神识的方法就是“观想法”,比如凡人在开脉之前常修的“白骨观”法,通过此法内视观想自身,将体内的每一根骨头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既可以锻炼神识,又有利于心性之修行。

    还有一种更为强大的观想法,则是源自佛家的观无量寿经,也称十六观法,此法从观想佛陀眉头间的一缕白毫开始,将心量与眼界逐渐扩散开来,练至极处,可以观想出无量大千世界,每一世界乃至一花一草,一厘一毫皆历历在目,清清楚楚。

    若真能做到这一步,其心性之修为,就已经达到超凡入圣之境地,不逊金丹老祖了。不过蛮墟荒原之上,道法传承虽然气象万千,却大都以修命为主,通过锻炼灵根,尽可能地延长寿元,继而在漫长悠远的生命中去慢慢体悟探索心性之奥秘。

    殷勤在这方世界,从未听说过佛家那种从心性下手的空宗修法,他不知道此种情况仅限于蛮墟荒原,亦或是东周大陆都没有空宗之传承。

    他前世冒充国学大师,对佛道两家的东西皆有涉猎,甚至能把白骨观讲得头头是道。当然这些理论仅限于纸上谈兵,从未真正实践锻炼过自己的精神力量。

    好在,殷勤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简短的“预告片”,并不需要一个完整的“大片”,时间虽然紧迫,倒也被他鼓捣出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