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镇的西门是通往大仓山的主要出口,每天进出的人口数以万计,在城门口造成拥堵排队是常有的事。

    一个白发苍苍,却身材高大魁梧的老者,带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排在队伍的后面蜗牛般地缓缓移动着。按说以男孩的年纪,正是一刻都闲不住的时候,可那看那男孩却仿佛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乎乎地提不起一丝精神。

    老者的修为已臻筑基期,虽然年岁已高,可看他的精神头儿却比那本应充满朝气的男孩还要强些。他的目光在身边垂头丧气的男孩身上徘徊良久,眼神里充满了慈爱与无奈。

    男孩忽然抬起头,望着城门的上方,在城墙之外同样的位置上便是那个用以镶嵌灵石的巨大嵌石孔。几日前,他和爷爷进城前的那一番意气风发的对话,犹然在耳,男孩只觉得心头仿佛堵了大块的棉絮,闷闷的却又无法挣脱。

    虽然距离元婴大能天机子主持修建的防御大阵只有不足百丈的距离,但男孩知道,他这辈子都休想达到那个高度了!

    就在两天之前,男孩开出了三金,一木,一水的灵根,开出三金原本不错,可惜其中两阴一阳,不为荒原修士所喜。加之金力生水,克木又被损耗不少,最后竟然得了中下品的评价。按照往年的规矩,中下品的灵根的修士,有希望被招入宗门做些杂役的活计。

    若是那些小世家或是散修后代,开出个中下品的灵根也算不错,但对于家底丰厚,又心气颇高的男孩来说,却是个无比沉重的打击。

    对于他来说,那种打杂跑腿的差事是万万不会做的,祖孙俩又打听出参加这一届的开脉大典的少年,绝大多数都是中下品乃至下品灵根。虽说每次开脉都会有极个别开出中下品灵根的少年,因为种种原因成为外门弟子,但这个机会实在是太渺茫了。

    而且即便成为外门弟子,能够接触到的道法丹诀也都是些大路货,男孩家中并不缺乏这种东西,甚至旁人是若珍宝的开脉丹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搞的玩意。他和爷爷之所以千里迢迢,从红杉河谷来到万兽谷开脉,为的就是求一个加入大宗门的机会。在这片大荒原上,绝大多数能够进阶金丹的功法,都掌握在七大宗门的手里。

    “麟儿男子汉大丈夫,一点点挫折算得了什么?再说,这万兽谷地处偏远,评判灵根时太过重阳轻阴,他们判你中下品,到了别处未必如此。大道万千,咱也没必要只走一边,下一步,咱们去指月山.....”老者正给男孩打气,便听远处城门边上一阵喧闹。

    老者身材高大,比旁人高出半头,远远便看见有人在城门口贴了三张大红的告示,引得众人纷纷围观,以至于城门口的拥堵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荒原之上的普通百姓识字的极为稀少,但却不耽误他们拥有一颗八卦的心。三张红纸大告示刚刚贴出来,顷刻间便被看热闹的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般情况下,城门口张贴的告示多为悬赏缉拿凶徒逃犯,颜色大都是白底黑字,并且配有凶徒的画影图形。像这种红纸的告示,一般都是喜报,或者是商家开业之类的信息,可是像今天这般一气儿贴出三张的情况却是非常少见,老百姓们围在告示下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等着贴告示的人进行宣讲解读。

    殷勤只负责往下派事情,具体哪件事情落在谁的头上,他初来乍到就没法管了。好在万兽谷随同蓝雀和狗丫儿一起的几位主事,都还算干练,虽然对殷勤这个屁灵根的出身不感冒,但碍于他准真传的身份,对于他所吩咐的事情也是不敢怠慢。

    被派往各处张贴告示的都是些心眼活络,口齿伶俐的弟子,西门这边属于需要重点照顾的区域,负责张贴宣讲告示的是位身着青衫的年轻修士。

    人群中有见多识广的,仅从那身青衫,就推断出告示上的内容非同寻常。男孩身边的白发老者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连忙放出神识,也想听听那告示上的内容。

    年轻修士看人都聚的差不多了,这才开始念第一张的告示,作为筑基修士,他自然不能像凡夫俗子那般扯着嗓子吼,而是暗中注入灵力,以至于方圆几里之内的人们都能将其所说的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白发老者见状,也收回神识,紧了紧男孩的肩膀,提醒他一起听听其中的内容。

    修士所念的第一篇,是个喜报,殷勤对于蛮武皇朝通用的官方行文方式并不摸门,干脆就用了文白混杂的方式来写。喜报的题目是“贺花狸老祖喜收真传”,接下来他用大段的篇幅将花狸老祖的英明神武吹了一通,在吊足了听众的胃口之后,方才在喜报的最后提及这位真传弟子名为殷勤,虽然灵根陋劣,但蒙老祖不弃,以五行俱全之下品灵根,得入老祖真传之门墙,有缘习得无上道法,纵衔草结环也无以报老祖大恩之万一。

    修士刚刚念完,底下吃瓜群众的各式瓜果便扔了一地。万兽谷的开脉大典乃是野狼镇近几年来最为重大的一件事,有关此次大典的各种消息,别说参与其中的修士,就连街边的商贩走卒也都能说的头头是道。

    若说这三千少年中,除了登上青帝台乘鹰而去的殷铃铛,名气最大的就属开出屁灵根的殷勤了。一个被街头巷尾传为笑谈的屁灵根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花狸老祖的真传弟子!这个消息,简直比殷铃铛飞到一半从鹰背上掉下来,还要来得劲爆!

    “花狸老祖别是修炼出了岔子,伤了脑子吧?竟然招个了屁灵根的真传!”

    “你知道什么?那殷勤我亲眼见过,灵根虽然不济,人却是个小白脸儿......哎呦,娘啊......!”

    热议的人群中忽然传出一片惨叫,几个正在议论花狸老祖私生活的家伙已经被那年轻修士一脚一个,踢出了城墙之外。

    “妄议老祖者,死!”年轻修士目光如刀,将一众百姓盯得心惊胆寒。

    千里之外的花狸峰下,云裳正在听两个照看阿蛮的弟子说阿蛮的情况。根据她二人所说,阿蛮这些日子非常乖巧,只是多日不沾鱼腥果,怕是馋坏了,早晨竟然将一颗低阶灵石当作鱼腥果吞了。

    云裳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忽觉眼皮子直跳,冥冥中那种不好的感觉又出现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