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雀与狗丫儿对视一眼,心道:青帝庙的场地倒是够大了,但若真的将那里用作花狸峰的招募之所,结果却是门可罗雀,无人问津的话,那丢人也真丢大了!

    “今天就是招募会的第一天,再将地点改去青帝庙的话怕是来不及吧?”蓝雀觉得还是稳妥起见,商量道,“不如今天先在这边搞起来,等人多咱们再改地方也不迟。”

    “不行!若是在这边招募的话,人绝对多不起来!”殷勤拿过一把扫帚,倒转过来,用扫帚柄在地上边画边解释道:“其他四峰的招募处都在城中心,其座落的位置相当于以青帝庙为中心连成一个方形,彼此之间的距离都在三五里之内。前去投考的修士若是在一处碰壁,走不多远就可以转去另一家试试运气。你们当初估计是贪便宜,才在城门附近租下这处客栈,此处距离青帝庙一带的繁华区域有二十多里,城中人多拥挤又禁止施展遁术,从青帝庙赶过来,往返就要耗去将近两个时辰。在此处设点,地利上就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

    蓝雀被他说得俏脸儿微红,她们当初的确是贪便宜才租了这处地处偏远的客栈,这几日往返于青帝庙之间,也觉得路途偏远颇为不便。只是青帝庙乃是宗门公用之大型庆典活动的场所,花狸峰想要单独占用,怕是不容易。

    殷勤胸有成竹道:“若是其他四峰想要征用这青帝庙,还真不容易。咱们花狸峰现在的情况特殊,穷的叮当响,只要厚起脸皮去讨要,保证他们谁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蓝雀被殷勤说的心动,却又觉得拉不下面皮,倒是狗丫儿比较冲,跃跃欲试道:“我这就去求掌门真人。”

    殷勤拦住她道:“光求不行,还要会哭,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一个人哭声太小,最好俩人一起去哭,到了掌门真人那里,把心里的苦水往外倒倒,抹上几把眼泪,借用个青帝庙还不是小菜一碟?”

    蓝雀还在犹豫,已被狗丫儿拉扯着往院门外走。不想刚出院门,迎面就见殷家三兄弟被负责接待的弟子引领着朝这边来了。

    殷勤失踪之后,他们仨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直到昨晚才得到蓝雀派人传来的消息,说殷勤已经被花狸峰招入门下,目前正在花狸峰处做些杂事。

    得知了殷勤的去处,三兄弟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可殷勤之前已经多次表示不会加入万兽谷,更是对花狸峰极度的看不上眼。怎会一天不见,就成了人家的弟子?三人越想越觉得不踏实,今天一大早便匆匆赶来,想要亲眼看看殷勤的情况。

    直到看到殷勤和两位筑基仙子从后院出来,身上还穿了万兽谷内门弟子独有的青衫,他们三个才满脸惊喜大呼小叫地跑过来问长问短。

    殷勤看着他们一脸真诚,想到自己不辞而别,心中也是颇为歉疚。只好编瞎话说,自己是因花狸老祖垂青才加入了花狸峰,而且不久就可成为花狸老祖的真传弟子,

    此言一出,殷家三兄弟便全都惊傻了。

    殷勤尴尬地笑笑,扭脸儿对蓝雀与狗丫儿道:“他们三个来的正好,咱们花狸峰的招募大典,便拿他们三个开张了!”

    殷勤之前虽然已经给三兄弟全都谋划了出路,但那是在他决定远走他乡的前提之下。眼下形式有变,殷勤觉得自己要做好与花狸老祖长期战斗的准备,身边不能没有人帮衬。

    蓝雀和狗丫儿的脸上也是露出笑容,她们早知道殷家三兄弟中开除了两个中上品的灵根,即便殷公丑的灵根只是中下品,但看在其他二人的面子上,让他做个外门弟子也不算吃亏。

    殷家兄弟听出殷勤的意思,更是开心的不得了,不但殷勤这个主心骨决定留下,而且大家又不必分开各峰,哪怕是花狸峰的条件艰苦点,但上面有殷勤这个被老祖亲睐的真传弟子罩着,岂能让他们兄弟吃了亏去?

    与殷家兄弟简短聊过几句,殷勤又请蓝雀和狗丫儿将此次参与招募的弟子执事全都传到院中,经由她们两位的口,将他介绍给大家。

    开出了屁灵根的殷勤,也算是此次开脉大典的名人之一,众人听说他竟然被老祖招为听传弟子,并且即将进阶真传,当场便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接下来蓝雀又介绍说,此次花狸峰的招募事宜便由殷勤全权负责,一些心眼活络的弟子也不禁在心底嘀咕:莫非老祖是看中了此人办事的才干?不过荒原之上,从来都是实力为先,哪怕你办事能力再强,顶天不过混个宗门主事而已,还从来没听说,哪位修士因为能办事而成了老祖真传的。

    与大家打过招呼,殷勤便催促蓝雀与狗丫儿赶紧去掌门真人那里哭闹,铁翎峰距此不过百里之遥,以两位筑基修士的遁速,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能赶到。

    将两位女修打发走了,殷勤脸色一整,面对着满院子的修士执事,布置了优先级最高的一个任务——将他被花狸老祖招为真传弟子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扩散出去。

    以殷勤的眼力,早就看出蓝雀和狗丫儿的言不由衷,虽然猜不透花狸老祖的真实态度,但仅从人之常情就可以推断出,那花狸老祖对于收个屁灵根的真传肯定是极不情愿的。

    对于殷勤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要把这件事借助花狸峰弟子之口大肆宣扬出去,将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散布消息这种事,花狸峰前段日子倒是做了不少,与野狼镇中专门传播消息的蛇鼠混混都有联系。当下几个负责此事的杂役和弟子,便领了命,匆匆去了。

    接下来殷勤的任务一道接着一道,片刻的功夫,一院子的修士执事便纷纷领了任务出门忙活开了。

    殷家兄弟站在一边,看着殷勤将人都打发走了,也要讨些事情干。

    殷勤对殷公丑道:“眼下有件重要的差事,除了你们几个,换作其他人我还真不放心。”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