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阿蛮鬼鬼祟祟从丹室溜走的同一时刻,云裳每天清晨的疗伤被打断了,她从幽潭底下浮出水面,目光扫过水畔的青石,上面一枚青蓝相间的翎羽仿佛飘落的大片落叶。

    云裳皓腕微转,那片羽毛便浮于她头上三尺之上,下一刻蓝雀与狗丫儿的声音便在幽潭之上响起。

    “荒唐!”当云裳听到殷勤竟然以帮助招募弟子为由,希望成为听传弟子时不禁皱起了眉头。她自然听的出蓝雀的玄外之音,心中不由得冷笑连连,一个比废灵根还要废物的家伙若是真的成了她的真传,“花云裳”这三个字岂不是成了蛮墟荒原上最大的笑话?

    云裳捉殷勤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追回阿蛮的本命精血,其次则是对传说中的玄武血脉有那么一点的好奇心,不过随着殷勤开出了废灵根,这份好奇便淡了许多。在云裳眼中,殷勤最强的要属他的血脉,可除非他远走荒原,在人族的地盘上,他的血脉再强也找不到登上巅峰的功法。而人族以五行灵力为主的修炼之路,对于殷勤这种废灵根来说实在是太过艰难了,成功的希望非常渺茫。

    在传音的最后一段,蓝雀再次强调了一番此次招募弟子所遇到的难处。云裳听出蓝雀的迫切之情,沉吟了片刻,干脆从乾坤镯中取出一枚类似的羽毛道:“招募之事你们须尽全力,那听传弟子之事却是休要再提。”

    云裳素手一扬,幽潭之上传来清脆的鸟鸣,那片羽毛在天空盘旋半圈便消失不见。云裳望着野狼镇的方向,若有所思,像她这个级数的修士,经常能够体察到冥冥中的一点天机。不知为何,野狼镇那边总有种让她心神不宁的感觉。她在原地呆了片刻,方才微微叹了气,一转身又潜回了潭底。

    ******

    就在蓝雀与狗丫儿迈出房门的那一刻,一枚青绿相间的羽毛凭空出现在她们身后的房间上空。羽毛静静地漂浮了几息的时间,似乎感应出她们二人的位置,正要飞到屋外,却被嘎吱合拢的房门挡住了去路。

    下一刻那枚羽毛就像一只被强行关在笼子里的鸟,在屋子里疯狂地四处乱撞,试图找到出去的路径,可惜的是蓝雀和狗丫儿之前为了保密,将门窗锁得特别严实。一盏茶的功夫,当羽毛消耗掉所有的灵气,方才如同一片枯叶般飘落下来,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钻到了到床铺的底下。

    蓝雀和狗丫儿其实是过度防范了,殷勤在院子里根本没空搭理她俩。她们从屋里出来时,殷勤正捧着那本女丹法诀的残卷看得津津有味。

    这本残卷应该是某本女丹功法最基础的一小部分,主要内容涵盖女修炼气期如何补坎为乾,以及如何通过后天之气脉运行,壮大滋养灵根的功夫。在残卷的后半部,还包括了筑基初期的一些修炼功法,这大概是狗丫儿将它随身携带的原因。

    除此之外,残卷中还专门辟出一个章节,讲述如何调用灵力驱动法器或者灵符的方法。殷勤粗略翻了翻,觉得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困难之处。

    除去上述种种,最让殷勤感兴趣的却是残卷最后一页所提及的一套可用于实战的功法。该功法名为“梨花针”,是专门为筑基期初期的女修设计的一套攻击手段。具体的针法以及修炼的方式并不在此残卷之内,最后一页上只是寥寥数语介绍了此功法的总则与优劣。

    梨花针法的首创者,具体姓名已不可考,只说是东周大陆一位金丹期的女修前辈。这套针法的特点在于,特别讲究以灵力来控制针法的精准与速度,而并不要求注入非常磅礴浩大的灵力。正因为这个特点,这套梨花针法就特别适合天生在体力上处于弱势的女修来修炼。

    殷勤五行灵根全是阴性,一方面阴灵根的力量远远逊色于同属性的阳灵根,而另一方面阴灵根对于灵力的控制却比阳灵根精准的多。殷勤看过这套梨花针法的总纲之后,对于未来的修炼方向忽然有了一丝灵感。

    既然受限于灵根属性无法修炼那种以力取胜的功法,那么类似梨花针这种以精确打击为主的以巧取胜的功法就是应该是他的首选。

    这就好比手榴弹与狙击枪的区别,前者可以实现大面积的杀伤,后者却是精准的点杀,各有各的优势。

    可惜的是,这个残卷里并没有真正的功法细则,殷勤略显遗憾地卷起残卷,他只能依靠想象来勾勒自己使用这套针法在实战中的画面。

    袍袖轻拂洒下银针如雨,寒星点点打落梨花满地......那画面,只有用“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来形容了吧?

    殷勤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慌忙将那副凄美的画面赶出脑海。一扭脸儿,正看见蓝雀和狗丫儿笑嘻嘻地从房间里出来。

    “恭喜师弟!”蓝雀率先拱手,一副亲如一家的表情。

    她们那老祖竟然同意了?!殷勤有些不敢相信地回礼问道:“你若真的恭喜我,就该喊我师兄才对。”

    狗丫儿撇嘴道:“你想得美,现在一个人都没招到呢,就想以真传弟子自居吗?老祖只是说了个活话儿,暂时许你个内门的听传弟子,将来能不能成为真传,还要看你的表现。”

    殷勤听了狗丫儿的话,稍微放下心来,若是那老祖如此轻易便许他个真传弟子,他反要担心其中会不会有诈。

    蓝雀也不愿在这个事情上多做纠缠,有些迫不及待地问殷勤到底如何招,从哪招来那么多的弟子?

    殷勤没有回答,反问她道:“说了半日,你们今年招募大会的地点落在何处?”

    蓝雀道:“其他各峰在此镇皆有落脚之处,都是些占地颇广的宅院,按照以往的规矩,这些宅院就是各家招募弟子杂役地点。我们花狸峰道场初兴,尚未来得及在野狼镇购置宅院,只能临时租用这家客栈作为招募处。”

    殷勤一听便摇头道:“不行,不行。如此窄小寒酸的客栈如何能招来三千弟子?要我说,当务之急就是先换个宽敞气派的招募地点。”

    蓝雀愁道:“到哪里找你所说的那种地点?”

    殷勤想了想道:“那青帝庙倒是个合适的选择,别的不说,光是庙前那一大片广场,就能站下几千人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