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雀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气炸了,昨天还说的好好的几家,今天一早竟然全都商量好了似的,顶着门反悔来了。

    更气人的是,他们连反悔的理由都懒的编,全都是花狸峰地处偏远,惜家中翁祖年事已高,为孝道计,不得不忍痛婉拒花狸峰的一番盛情美意。

    蓝雀碍于门中长老的面子,心中虽然不快,也只能强颜欢笑,将这几家打发走了,这才怒不可遏地爆发出来:“殷勤,你若真能招到三千弟子,别管老祖怎么说,我和狗丫儿就认你这个师兄了!”

    别看蓝雀平日里温文尔雅,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却是个傲娇的小姐性子。这几日连续的挫折,已将她打击的够呛,今早再被这帮耍了这么一出,胸膛里积蓄的怒气就如火山般地爆发出来。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招到弟子,挣回这个颜面!

    狗丫儿早晨也听蓝雀念叨过殷勤的大话,一来她此刻要比蓝雀清醒的多,二来她是打死也不会认殷勤这个大师兄的,见蓝雀咬牙切齿的模样,生怕就此将殷勤这位大师兄的位子坐实了,赶紧扯了扯蓝雀的衣袖提醒道:“蓝雀姐,你先别气,也别听某人胡吹。咱们若不是手上灵石有限,但凡能开出更高的价码,别说三千弟子,五千弟子也能招来。”

    “闹,闹,闹!”殷勤摇晃手指,一不小心便秃噜出前世的洋文,“狗丫儿师妹这话说的不对,试问此次开脉大典一共只来了三千少年,你从哪里招到五千弟子?”

    狗丫儿被殷勤问住,呆了一呆强辩道:“谁闹了?你就算招到三千弟子,我们花狸峰也养不起这许多闲人!”

    “我招多少人,自然养得起多少人。”殷勤嘿嘿一笑伸手道:“先把赌账结了。”

    蓝雀疑惑地看了眼狗丫儿,心道,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这傻丫头便被那小子骗了不成?

    狗丫儿是个爽利的性子,见殷勤一副讨债鬼的模样,恨恨地横他一眼,咬牙从兽皮袋里掏出一个兽皮卷子丢给他道:“这里面有些运用灵力的诀窍,给你十天的时间,回山之前还我,你若看不懂可怪不得我。”

    殷勤拿起兽皮卷,见上面写着《女丹法诀残卷》六个大字,眼皮不由一跳,偷瞟了一眼满脸寒霜的狗丫儿,心中惴惴地将兽皮卷收入囊中。

    蓝雀见狗丫儿竟将这卷残卷输给了殷勤,不禁惊讶道:“你连你家压箱底的宝卷都输了!”

    狗丫儿翻翻眼皮道:“我打赌输了他,宗门的法卷不能外传,只能用家传功夫的抵债。”

    “你和他到底赌什么了?”蓝雀好奇道。

    狗丫儿撇撇嘴,没答蓝雀的问题,反倒问殷勤道:“有种咱们再赌一把,就赌你能不能在十天之内,给花狸峰招到三千弟子,不但要招到还要养的起!你若招不到养不起,就学乌龟爬,一直爬到花狸峰。你若赢了,我、我便爬回花狸峰如何?”

    殷勤摇头道:“我没时间,也没兴趣看你爬。我与人赌无论赌注大小,总得对我有用把?”他转头对蓝雀道,“题目相同,赌注换一换,我倒是有些兴趣。”

    蓝雀知道他又在提给老祖传讯之事,犹豫一下反问道:“如你所说,赌注总要于人有用才行。你若输了,于花狸峰有何用处?”

    殷勤道:“你输我赢那是俗人的赌法,我的赌法却是双赢,我若赢了真传之位,花狸峰便赢了三千弟子。两位前辈乃女中豪杰,不妨认真考虑我的提议,想一想带着三千弟子返回花狸峰时该是何等的风光荣耀?”

    蓝雀被殷勤一番话说的,脸上神色变换,却迟迟不肯松口。

    狗丫儿补充道:“还要加上一条,你若是输了,需把我的血毒解了。”

    殷勤哈哈一笑道:“前辈便是不说,我也正要给前辈解毒,请前辈刺破指尖即可。”

    狗丫儿将信将疑,拔下头上的玉簪在手指上刺破个小口,下一刻那缠绕在心房上的冰冷丝线就倏地退去,眨眼的功夫,一滴暗红色的液体从她的指尖渗出,被殷勤手掌拂过即消失不见。

    时隔一晚,那丝被殷勤剥离出去的幽焰之血已经衰弱不少,殷勤心道:这次也是逼不得已,才冒险用此法求得一个公平谈判的机会,以后却是不能总用此法。一来有损血脉之强度,二来万一被眼力高明者看出这不是血毒而是血脉之气就麻烦了。

    蓝雀没想到殷勤竟然这么轻易便解了狗丫儿之毒,略一犹豫终于下了决心,对殷勤说道:“你且在此等候,我们这就千里传音请老祖示下。”

    殷勤看着蓝雀和狗丫儿进了屋,不禁长出了口气。他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了,这一刻也不禁心跳加速,说句不好听的,他的身家性命,全在那位花狸老祖的一念之间。

    他不知道这千里传音符一来一往需要多少时间,为了缓解紧张便掏出狗丫儿家传的残卷。谢天谢地,这是一份货真价实的残卷。这个《女丹法诀残卷》的名字显然是后人加上的,没有哪本法卷会以残卷命名。

    女丹这两个字特指女子修炼的功法,由于男女生理上的区别,女子和男人修炼的功法还是有所不同。不过这些不同主要集中在筑基期之前,也就是修士炼气的阶段。

    修士之所以要炼气,目的是为了筑基,而所谓筑基,说白了就是要从后天的阴阳博杂之体返回先天的纯阳之身。

    按照丹家的理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母体中没有降生之前,都是先天纯阳之体,用八卦的符号来表达的话,就是上、中、下三爻都是阳爻的乾卦。

    随着人之降生,张口呼吸到第一口空气,这先天的阳气就开始流失,身体也从先天变为后天。从卦象上看,男人的中爻由阳转阴,从先天的乾卦变为后天的离卦,女人则是上下两爻从阳转阴从先天的乾卦变为后天的坎卦。所以对于处于后天状态的人类来说,男人属于外阳而内阴,女人则是外yin而内阳。

    许多人认为,男女只要保持童身,就可保持先天纯阳之体。这种说法的荒谬之处在于,若是此种说法成立的话,那么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处女就应该比一个二十多岁小媳妇更接近先天纯阳之体,这岂不是成了笑话?比较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保持童身未破的男女,先天阳气的流失会比已经破身的同龄人稍微慢些。

    从八卦的阴阳属性来说,除了乾坤两卦之外,都是以少数爻的阴阳来决定整个挂的阴阳属性。很多人认为男人属阳,女人属阴,其实从后天卦像上看,正好相反,男人是离卦,外阳内阴,属阴卦。女人为坎,外yin内阳,反而是阳卦。

    正是由于男女后天的卦象不同,造成了他们在炼气阶段的功法修为大不相同。

    对于男人来说,要想办法填实离卦中间的阴爻,而女人则是要想办法将坎卦上下两爻由阴转阳,无论男女这么做的目的都是要返回先天的乾卦,也叫回归乾体。具体的修法,又主要分了两个大的流派。

    其中占主流的叫做清静丹法,此派丹法认为阳气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所以无论男女修炼时都是以自坐清静为主,从天地万物中抽取阳气,来补足离或坎卦的阴爻,回归乾体。

    另外一派则称为彼家丹法,也就是俗称的阴阳双修。此派丹法认为,男人的离卦,若能取女人坎卦中间那一丝阳爻,就可以达到回归纯阳乾体的目的,女人则是取男人上下两爻的阳气。所以彼家丹法讲究的是男女同修,填离补坎,回归先天纯阳。

    外行人对彼家丹法有个误解,称其法为采阴补阳,实际上阴是阴,阳是阳,只有采阳补阳的功法,没有采阴补阳的道理。

    当然无论是彼家丹法还是清静丹法,都是特指炼气阶段的修行丹法,并且由于男女在卦象上的不同,造成了具体的修法大不相同。等到修士筑基之后,返回先天的纯阳之体,男女在修炼的功法上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男人或者女子在筑基之前,虽然开出了灵根,但依靠灵根吸收灵气,增长灵力的速度是相当缓慢的。因为灵根是生长在人体的经络之中,灵根对于灵气的吸收也是在经络之中进行的。人体在炼气阶段,经络中流走的是后天的气,灵根从这种后天气中提取的灵气非常有限。

    而修士一旦筑基,身体重返乾体之后,经络中后天之气,就成了先天之炁,这种炁所能携带的五行灵气则是相当巨大的。

    打一个比喻的话,如果后天之气所携带的灵气如同一条涓涓小溪的话,那么先天之炁可以携带的五行灵气则如同奔腾的江河。

    殷勤手中的这本女丹法诀在修炼的功法上是以炼气期的女修功法为主,但是在如何调用灵气方面,男女修士之间却是没有什么不同。殷勤大致翻了几页,便放下心来,他的心中一阵窃喜,他虽然刚刚开脉,能够调用的灵气微乎其微,但对付乾坤戒这种超小型的法器还是够用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