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的兽皮袋早被蓝雀她们搜查了个底儿掉,唯一让她们感到惊讶的是,里面竟然有大半兜的鱼腥果。这东西现在可是紧俏的紧,蓝雀想到阿蛮已经“断粮”好久了,归还兽皮袋的时候随口问了句,可不可以将这些鱼腥果卖给她?

    殷勤原想喊个高价,可想到走散的阿喵,话到嘴边却又摇了摇头。

    蓝雀无奈地将兽皮袋交还给他,又嘱咐他今晚好好恢复,明天一早就给灵鹊解毒。

    殷勤不置可否地只说尽力,蓝雀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老调重弹道:“你千万莫动歪脑筋,否则我的飞剑可不长眼。”

    殷勤苦笑道:“咱俩是麻秆打狼两头怕,你怕我跑了,我还怕你半夜又给我下蛊虫呢。我看你还是抓紧把我的话转给咱家老祖,等咱们成了师兄妹,大家就都安生了。”

    蓝雀翻他一眼道:“你才多大?竟然想当我的师兄?”

    殷勤正色道:“修行路上无老幼,等我得了老祖真传,自然就是你的师兄。”

    蓝雀知道斗嘴赢不过他,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殷勤暗自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丫头死拧死拧的,就是不肯给老祖带个话。眼下之计,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他洗漱更衣,服过赤龙丹后感觉血脉之力在渐渐恢复,更让他感到惊奇的是,胸腹上被飞剑穿透的两处贯穿伤口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接近痊愈。这种奇迹般的康复速度,并非来自血脉,而是那支夹杂在血脉之间的亮绿色的灵根。

    殷勤更够感受到,一丝丝的清凉滋润的气息从那条灵根向身体受创的部位缓缓汇聚,通过神识的内视,他终于见识到了创伤是怎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修复如初的。

    这条连开脉石都无法检验出来的灵根,果然是传说中的不灭灵根,或者是与其类似的某种存在。让殷勤想不明白的是,木属性的不灭灵根,乃是阳水与阴火合化而成,他开出的五条灵根全是阴性的,这阳性的水灵根是从哪里来的?

    而且这条灵根独立于经络之外,隐藏与血脉之中,难道是老龟血脉与那幽焰火蛇结合的产物?殷勤觉得这个推测很是靠谱,因为老龟为阳水,幽焰为阴火,这两者相互合化的话的确是生成阳木。一个令他兴奋不已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现出来: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但他的身体中竟然同时拥有了鬼蛇两种血脉,莫非是得到了传说中圣兽玄武的血脉?

    兴奋劲儿很快过去,却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睡意,殷勤这两天也是被折腾惨了,脑袋一沾枕头便沉沉睡去,他的呼吸平缓深沉,隐藏于经络气脉中的五条细小的灵根也停止吸收灵气,唯有他血脉中的龟与蛇依旧相互交缠着缓缓流淌。蛮人和妖兽一样,沉睡是增强血脉的一种方式。

    遗憾的是,殷勤只睡了不到三个时辰便被咚咚的砸门声吵醒,他穿上锁子甲,将万兽谷内门弟子才许穿的青衫罩在身上,感觉一阵神清气爽。内门弟子的青衫本就一件低阶法器,有增长灵力,温养神识之功效。

    殷勤拉开房门,便见蓝雀与灵鹊一边一个,宛如护门金刚一样守在门口。昨天从仓房出来时,殷勤就已经控制那条幽炎小蛇将狗丫儿的心房稍稍松了一扣,经过整晚的恢复,狗丫儿除了还被殷勤掐住了心房,身上其他的伤势都已好的七七八八的,眼眶上的淤青也都消失不见,唯一就是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一副冰美人的模样。

    “你的精神不错啊?”蓝雀没想到一宿未见,昨天也萎靡不振的殷勤竟然精神抖擞,忍不住直入主题道,“可以给灵鹊解毒了吧?”

    殷勤脸色一垮道:“我这人其实是个驴粪蛋儿表面光,精神虽然不错,内里的伤势却只能勉强维持着。”

    蓝雀明知他在鬼扯,却也拿这个驴粪蛋没辙。狗丫儿凶巴巴地翻了一眼殷勤,扭脸儿对蓝雀道:“蓝雀姐咱走,不求他,等见到老祖,有他好受的时候。”

    “见到老祖,我自然好受。两位前辈只管放心,等我成了两位前辈的大师兄,也不会让你们难受。”殷勤笑嘻嘻地道。

    蓝雀眉毛一挑正要接话,前院负责接待的一位筑基主事匆匆忙忙地跑来,进院就喊:“蓝雀师姐,狗丫儿师姐,昨天答应加入内门的几家弟子已经来了,此刻正在前面等着呢。”

    蓝雀闻言顾不得与殷勤斗嘴,交代狗丫儿在此看住殷勤,与那主事一起往前院去了。

    殷勤瞟了一眼一直对他怒目而视的圆眼儿女修,耸耸肩膀道:“狗丫儿这名字,倒挺别致的。”

    下一刻一柄阴森的小剑便横在了他的喉咙前。殷勤皱了粥眉头,伸手扒拉开那柄小剑,对狗丫儿道:“有话好好说,不要总是舞刀弄剑的,反正待着也是无聊,要不咱俩打个赌吧?”

    狗丫儿伸出手掌,那柄小剑缓缓落在她的掌心上,她冷冷地看殷勤,一言不发。

    殷勤无所谓地继续自言自语:“咱就赌外面那几个开脉少年吧?听那主事的说,他们都是答应加入你们花狸峰内门的。我赌他们今天是来反悔的,我若输了,就解去你身上的血毒如何?”

    狗丫儿冷哼一声,没接茬儿。

    “我若输了呢?”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狗丫儿忽然问道。

    她原本打算一句话都不和殷勤说的,可越想越觉得,又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蓝雀昨天和她说过那几个少年的情况,不但都和山门内的长老沾亲带故,而且花狸峰又许下了每月三枚金叶子的补助,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变卦。

    殷勤见狗丫儿搭话,心头暗喜,即便狗丫儿不提,他也舍不得让宝贵的幽焰在她体内待的太久。而且,谁知道那花狸老祖有多大的道行,万一被她窥出“血毒”的真相,自己身具龟蛇血脉的事岂不是暴露了?殷勤可不认为将自己身居龟蛇血脉以及不灭灵根之事宣扬得尽人皆知是件多么明智的事情。

    他装模作样地沉吟片刻道:“你若输了,就传我一些调用灵力催动法器的方法吧?”

    “我赌了!”狗丫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只是她的话音未落,刚刚出去的蓝雀便怒气冲冲地回来了,也是进院就喊:“殷勤!你不是说十天能给我招三千弟子吗?你现在就去招!”

    “你输了!”殷勤没接蓝雀的茬儿,扭脸儿笑嘻嘻地对狗丫儿道。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