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胖胖的狗丫头嗡嗡地飞到殷勤那边,先绕着他身上依旧往外渗血的两处贯穿的伤口转了几圈,它明明可以从这两处巨大的伤口直接进入殷勤的身体,却还是飞到殷勤的脸上,然后往他的鼻孔里拱了进去。

    殷勤歪着头趴在地上,他的情况其实要比之前两次好上许多,一来是因为他的血脉近期内连续晋级比之前强壮了将近一倍,二来那张残符所蕴藏的血脉力量只有以前的大半而已。他刚刚调动仅存的微弱的血脉之力,将两处重创的伤口稍微封堵,虽然还在流血,但至少不会让他在短期内失血过多丢了小命。

    感受着鼻腔里火辣辣的疼痛,殷勤心中泛起无可奈何的感觉。这可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前脚刚把人家揍成猪头,后脚就要遭报应了。

    他虽然不认识这胖虫的来历,但既然是那猪头脸用来让他活受的东西,想必不会是叮个包,刺痒一下那么简单。

    落在人家手里,殷勤只有认命,被那猪头脸再怎么报复也不过分,谁让他刚刚动了杀机,要解决掉人家的。殷勤也是没有选择,一旦血符的力量散尽,他便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他只能在此之前解决掉所有的麻烦。不过,那个蓝雀姐的话,还是让殷勤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听她的口气,想必受了只能生擒自己的命令,至少在见到那背后主使之前,自己的小命还是能够保住的。

    殷勤发现他从一开始便想错了方向,他一直以为这两个女修是因为在聚香斋看到他露了财,才见财起意的。可听那蓝雀的口气,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问题是,能够指使这两为女修的,好像只有那花狸峰的主人啊!

    花狸老祖?!殷勤只觉的后背阵阵发凉,他无路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位金丹老祖盯上了。更让他迷惑的是,这花狸老祖与自己根本就是八杆子打不到的关系,素昧平生怎么就会被她盯上了呢?

    不过下一刻,殷勤就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了,那寻踪蛊进入他的身体之后,果然凶性大发,顺着血脉流淌的方向四处撕咬吞噬起来。

    殷勤的脸色猛然一白,瘫软的身体竟然情不自禁地抽搐起来,片刻的功夫便翻起了白眼儿,口中白沫与血水混在一起,噗噗地咳了出来。

    蓝雀看了两眼殷勤,忍不住别过脸去,狗丫儿却是余怒未消地继续催动蛊虫往殷勤的心头游走。狗丫儿抿着红肿的嘴唇,恨恨地想,只需在那畜生的心头肉上咬上一口保准让他永生难忘这种滋味!

    那寻踪蛊在殷勤体内疯狂地啃噬一阵,体型已经比之前胖大了一倍,寻常细小的血脉已经钻不进去,它便顺着殷勤体内一条粗大血脉往心口的方向游走,并且一路疯狂吞噬殷勤的精血。殷勤能够感觉到老龟血脉的愤怒咆哮,对于依靠精血的妖兽亦或是蛮人来说,蛊虫永远是他们最恐怖的噩梦。

    寻踪蛊似乎也感觉的到了宿主的无力,撕咬得更是起劲儿。就在此虫大杀四方,吃得不亦乐乎之际,一条幽焰小蛇忽然从血脉的管壁里钻了出来,它的身体极为细小,甚至还没有寻踪蛊的一条腿粗。

    不过这条燃烧着幽焰之火的小蛇身躯却是极长,移动的速度也是迅如闪电,当它发现那只寻踪蛊之后,身形只是一闪,眨眼的功夫就将那寻踪蛊一圈圈地缠绕起来,捆成了个粽子。

    那寻踪蛊仗着身强力大,开始还在疯狂挣扎,幽焰小蛇突然一口咬在它的肚子上,下一刻,那寻踪蛊便宛若泄了气的皮球,撑得圆滚滚的鼓涨身体开始迅速缩小,它体内的精血似乎在被小蛇吞噬,于此同时小蛇身上的幽焰也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

    眼看着那寻踪蛊的身躯越来越小,殷勤心中忽然一动,随着他的意念所致,那条幽焰小蛇便停止了对于寻踪蛊的吸食。

    寻踪蛊软榻榻地被那小蛇缠绕着,爪子抓挠几下,似乎是在求饶。殷勤此刻体内的痛楚已经消散,眼皮却始终向上翻着,嘴里的白沫也是源源不断,得益于他前世所经受的各种“刻苦”训练,撒羊角风也是一把好手。

    这寻踪蛊虽然也是狗丫儿以精血简单祭炼过的妖兽,与她的亲密程度却远远达不到云裳与阿蛮那种血肉相连的地步。

    按照万兽谷的传统,弟子一旦进入筑基期,便可以寻找哺育与自己契合有缘的本命灵兽。这个过程是相当漫长的,在此期间有些弟子甚至因为种种原因更换灵兽,当然像花云裳那种多次更换本命灵兽的情况也是绝无仅有的。

    本命灵兽与普通灵兽的区别在于,前者不但需要主人哺育大量的精血,其本身的精血也会反哺给主人的,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主人的某个独立存在的分身。传说中,曾经有大能修士突破元婴达到炼神境界以后,由于无法突破此界规则,却又抵抗不住接连不断的天雷之劫,最后竟然拿施展手段,依靠本命神兽夺舍重生。

    正因为本命神兽与主人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当云裳得知阿蛮竟然将一滴本命精血渡给了殷勤,便立刻勃然大怒,恨不得立即将殷勤捉回来,不惜抽干他的血也要把那滴精血收回来。

    狗丫儿进入筑基期不久,眼下本命灵兽还没有影儿,放入殷勤体内的这只蛊虫儿,只是被她简单地以精血认主稍加祭炼而已。她可以感应到蛊虫的存在与位置,但也仅此而已,比如现在这只蛊虫被殷勤以幽焰小蛇困住,已经奄奄一息,但在狗丫儿的感应中,却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狗丫儿见殷勤突然猛烈地抽搐几下,身体便直挺挺地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像是死过去了。她不屑地冷哼一声,对蓝雀道:“我以为他有多大道行呢,蛊虫还没到心头就已经挺不住了。”

    蓝雀劝道:“被蛊虫咬过心头肉的,十有八九都成了疯子,这人是老祖钦点索要之人,真若疯了,老祖那边也不好交代。”

    狗丫儿看了一眼殷勤那副惨样,心中稍稍消气。她们两个不敢耽搁,由蓝雀一手提起殷勤,一手挽着狗丫儿,祭起飞剑,朝野狼镇的方向飞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