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雀和狗丫儿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些有望进入内门的精英弟子,她们几乎一个也招不到。而那些每人每月便要消耗掉一枚低阶灵石的鸡肋弟子却又大把抓。

    按照花狸峰的空额来说,外面弟子的空缺就是把这些人全都吃下也没问题,但每月上千的低阶灵石却是无论如何也掏不起的。虽然宗门会为这些弟子掏三分之一的灵石,但对于穷的底儿掉的花狸峰来说,更划算的是吃掉这三百多灵石的空饷。

    因此在她们出来之前,云裳交代的策略是放弃中间,只取两边。也就是说,把有限的灵石用到可以参加宗门试炼并且为山门赚取灵石的内门弟子,以及价格低廉又能为山门辛苦劳作的杂役主事身上。

    至于那些花费不菲的外门弟子,虽然其中不乏可以通过努力成功筑基的苗子,但千分之几的成材率,对比在他们身上投入的灵石,还是太过昂贵了。

    只有当道场山门发展起来,有了一定根基之后,才会去考虑招入这些充门面的弟子,在此之前,吃空饷是最合理的选择。

    问题是谁都不是傻子,蓝雀与狗丫儿虽然事先做了不少工作,什么开山元老啊,候选真传之类的谣言散出不少,其结果却是收效甚微。

    她们这两天甚至亲自拜访了几十个开出中上品灵根的少年,竟然没有一个给出肯定的回答,不是态度暧昧待价而沽,就是干脆告诉他们已经有别家开出更好的条件,根本不会再考虑地处蛮荒深处的花狸峰。

    接连不断的打击,让两位心高气傲的女修严重心塞,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花狸峰甚至有可能连一个中上品灵根的弟子都招不到。

    狗丫儿忍不住嘀咕道:“怎么办啊,蓝雀姐?一个中上品的灵根都招不到,回去可咋向老祖交代啊?”

    蓝雀也是愁眉不展,恨恨地瞪她一眼道:“也不知是谁临来时说下大话,说什么肯定把内门这一百零八个数给老祖凑齐了!”

    狗丫儿叫屈道:“我若不那么说,按例可就轮到咱俩去照看那阿蛮小祖宗了!”

    蓝雀叹了口气道:“埋怨也是没有用,咱们还是赶紧想个主意吧。”

    “我早想好了。”狗丫儿幽幽地叹了气说。

    “想好什么了?”蓝雀奇道。

    狗丫儿掰着指头数道:“你上次不是提过一嘴,说了三个名字吗,蛤蟆,猪头和臭虫,这次回去我不用老祖费脑筋,提前写好这三个名字给她选。蓝雀姐,我劝也学我提前想几个,老祖的脾气来了,看见什么就给你起什么名字,到时给你起个大木盆当名字岂不是要哭死?”

    “你都准备改名叫蛤蟆了,我一个大木盆有什么好哭死的!”蓝雀虽然嘴硬,想到若是真被老祖改名唤作大木盆,那、那就干脆申请去闭关,闭死关!

    两女正在相互诉苦,屋中小焰炎术的火球上忽然啪地一声,爆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火花,下一刻一枚白色的翎羽便从那火花中“迸”出来,缓缓飘落在她们身前的桌上。

    “老祖的千里传音符!”蓝雀赶紧捡起那枚白羽,稍微注入法力,云裳带着怒意的声音便在屋子里面响起:“你们两个丫头,一天到晚都在干些什么?那小蛮子都跑出城了,还不赶紧把他给我抓回来!”

    蓝雀只觉得脑袋立马大了一圈儿,那臭蛮子昨天夜里不是信誓旦旦要在野狼镇逗留两天才会起身去往蛮武皇城的吗,怎么今天就提前溜了?

    狗丫儿也是气得粉面含霜,她的心中后悔死了,若不是因为吃人家的嘴短,一时心软没将这小蛮子及早拿下。想想被他吞了三颗开脉丹,狗丫儿简直是心疼死了,三颗开脉丹啊,竟然开出个屁灵根,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甚至连“屁灵根”这个词都是专为他独创出来的。

    狗丫儿纤手一转,手中便多了一只豆粒大小的小虫儿,此虫浑身圆滚滚的,屁股上还散发着微弱的荧光。此虫名为寻踪蛊,公虫只会在地上爬负责交配,能飞的全是母虫,俗名狗丫头,只要被它锁定了气息,千里之内它总能找到那气息的本主。

    狗丫儿被云裳改成现在的名字就是沾了这“狗丫头”的光,她将一片破布在狗丫头的面前挥了挥。狗丫头便一头扑在破布上,扭着胖胖的屁股转了好几圈,才又嗡嗡地飞了起来。

    狗丫儿伸出手掌,那小虫便落在她的掌心,屁股朝着一个方向闪了几下。

    这虫虽然能够追踪气味,却因为体型的原因飞不多远,正确的驱役方法是把它托在手中,靠着它闪光的指引去追踪对象。

    狗丫儿匆匆换过紧身的夜行衣衫,又从蓝雀那里取了出城的令符,嘱咐蓝雀在家留守,出了门几个轻盈的纵跳,便消失在夜空里。

    蓝雀在屋里坐了片刻,却总觉得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她犹豫一阵,终于下了决心,也匆匆换了衣衫,寻着狗丫儿消失的方向追踪而去。

    ******

    殷勤此刻已经连着翻越了十几座山峰,相对来时的速度可谓天壤之别。他估计再有一天,就可以横穿大仓山进入郡城的领地。

    耳边呼呼带起的风声,让他有种踏空飞翔的感觉,殷勤不会调动灵力,之所以能够翻山越岭地高速奔行,全靠他血脉中那条冰寒的幽焰的帮忙。

    这条冰寒幽焰好像一条纤细的灵蛇,在他的血脉中高速游走,焰蛇本身并不能产生多大的能量,可它却能调动殷勤体内颇为充盈却又厚重粘稠的玄龟血脉随之流转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血管中停靠了很久的一串长长的火车,终于有了动力,缓缓启动,然后一点点地加速,并且越来越快。

    殷勤奔行到月上中天,浑身已经大汗淋漓,感觉再跑下去会很吃力,他缓缓降下了速度,在一块巨石的边上停了下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