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主此刻的心情除了后悔还是后悔,真不该为了一个小骚包,惹了一身的骚。尤其是当他听到殷小小竟然开出了上品灵根被铁翎真人收为真传弟子之后,更是当机立断,不顾殷公壮刚刚开脉气息尚未稳定下来,便决定连夜出逃。

    方青主如此谨慎的原因,并非是怕铁翎真人,而是忌惮在此处坐镇的墨鳞老祖。若论绝对战力,墨鳞老祖在万兽谷五位峰主中排不上前三。可若论心计之深沉,手段之狠辣,墨鳞老祖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方青主不敢保证,墨鳞老祖会不会为了向掌门真人示好而顺手把他抹去。

    问题是,若是墨鳞老祖真的动了这个心思,他就算是想跑怕也晚了。墨鳞老祖本名张纯一,因其座下灵兽墨鳞狂蟒而被众人以墨鳞称之,此刻他正站在也朗镇外的一处山巅,目力所及正是方青主仓皇逃窜的方向。

    “师尊,要不要将那两个人拦下?”站在墨鳞老祖身边的是他最得意的真传弟子秦枫,三十出头的筑基中期,其修行速度甚至堪比当年的花云裳。更让墨鳞觉得欣慰的是,花云裳不过是个空有一身武力女蛮子,若论心计智谋,比秦枫差的远了。

    “为何要拦下他?”墨鳞忽然转移了话题,“听说那个小蛮子开脉成功了?”

    秦枫面无表情地道:“开出个五行俱全的五阴根来,也是少见的很。”

    “的确少见,强行压制我的百里清风却还能开脉成功,这个小蛮子,呵呵呵。”墨鳞老祖呵呵两声,脸上却不见一丝笑意。

    秦枫低下头,又禀报一事道:“那头青鳞蛟的下落查出来了,是被云裳老祖抢先下手猎了去,听说她也因此受了重伤,这才不得不在花狸峰修养。”

    “身为一峰之主,贪功冒进,为一时之小利,不惜舍身涉险。我这位铁翎师兄啊,太过纵容她了,长此以往怕是要吃大亏的。”墨鳞老祖似乎在与秦枫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秦枫微着身子,站在他的身后,像个木头人一般一言不发。

    好半天,墨鳞老祖叹了口气,对秦枫说:“你去与武家的人说,就说那妖蛟的事情,我们下手晚了一步,被人捷足先登了。”

    “他们若是问起,那人是谁,我该如何答?”

    “你只管实话实说就好,这个消息我们既然知道了,想必也瞒不住了。”

    ******

    殷勤第二天一大早,便从殷家兄弟那里“搜刮”了十块低阶灵石,拎着兽皮袋子去逛野狼镇的坊市。

    这边的规模比仓山郡城的小了不少,而且绝大多数的店家都是世代经营,彼此间熟络的很,谁家有什么样的货,售卖几何,都不是什么秘密。

    有那脚懒的客人甚至只往一家店里一坐,拉出单子,就可遣店里伙计替他跑腿,将所需的货品从各家店里寻来。多付少许银两,便可省去不少麻烦。

    殷勤有样学样地找了家规模不小的铺子,进去之后对那伙计道:“”我想买些修炼道法的丹诀,你可否与我寻来?”

    那伙计苦着脸道:“您这可是难为我了,我大字不识一个,哪里认得什么道法丹诀?您哪怕想买个短耳黑驴的蹄子,我都能给您寻来。”

    殷勤心道,这伙计可是看我像个挖坟君墓的主儿,没事提黑驴蹄子干啥?

    据那伙计所说,坊市中售卖道法丹诀的铺子几乎没有,除非他想碰碰运气,从那些零散的地摊上或许能有所发现。

    殷勤抱着试试看的心里,逛了半日,连个在地摊上卖残卷的都没找见。

    还真是蛮荒之地啊!殷勤好容易在一家店铺的角落里看到几本册子,拿起来一看,却是几本不同样式的《百兽经》,他不死心地拿着册子去问店家,到哪里可以买到修炼丹诀之类的东西?

    店家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这些东西只有宗门里才有,你若是宗门弟子自然可以借阅的到。哪有到店铺中来买的道理?”

    殷勤这才恍然大悟,这野狼镇与仓山郡城的最大区别在于,野狼镇并非纯粹的市镇,而是相当万兽谷对外的一个延伸。这里的店家几乎都在万兽谷的控制范围之内,所售卖的物品也必须经过万兽谷的同意才行。

    想通了这一层,殷勤对于开启那乾坤戒不再报有任何幻想,他干脆在坊市里买了些路上所需的东西,趁着天色未晚,城门尚未关闭,直接出了城门,辨明方向便往无边无际的大仓山一头扎了进去。

    该说的话,昨晚已经与殷家兄弟翻来覆去地说过,左右早晚都要分别,不如不告而别来的干脆。

    更重要的是,只有这样出其不意才能摆脱那两个阴魂不散的花狸峰女修。

    殷勤的计划是第一步先到仓山郡城落脚,那边对于道法丹诀的限制不如这边如此严格,说不定能找到开启乾坤戒的方式。

    ******

    亥时已过,蓝雀和狗丫儿又溜溜地忙了一整天。开脉大典已经进程过半,这两天青帝庙里看似平静,暗地里各大峰下负责招募的主事早已经忙碌开来。

    每一个开出中上品质灵根的少年,更是受到了重点照顾,甚至会有打着老祖旗号的筑基修士亲自拜访,表达招募之意。就连住在客栈里的殷家兄弟,一天下来也接待了好几波类似的访客。

    今年参与开脉的人数虽多,真正开出中上品灵根的人数却相对少了许多,据前两日的统计来开,到开脉大典结束,能有百名以上这样的修士就算不错。

    另一方面,万兽谷刚刚在一场由内门弟子参加的试炼中出了重大的事故,参与试炼的弟子伤亡惨重,造成各大峰中都有不少内门弟子的空额。再加上花狸峰道场初兴,更要大肆招募内外门的弟子,种种因素凑在一起,竟然造成今年的开脉大典一反常态。

    由以前开脉修士挤破头地想加入某一峰下,改为各大峰主动出击,暗中拉人。

    当然,各峰主要针对的对象都是开出中上品灵根的少年,那些中品,乃至中下品的灵根,行情不但没有上涨,反而有下跌的趋势。原因很简单,今年有超过三千的少年参加开脉,其中又有超过两千的少年成功开脉。再刨去占据一半的下品灵根,开出中下品乃至中品灵根的少年就已经达到七八百人。

    虽说花狸峰那边还有巨大的人员缺口,问题是花狸峰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灵石来吃掉这些空额。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