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少了殷小小这个主角,殷勤他们还是找了个酒楼痛快地喝了顿大酒。此刻的殷勤,兽皮袋里已经没啥灵石了,去不起聚香斋那种奢华之地,便随便找了间宽敞像样的酒楼,边和边聊。

    当殷勤听说殷公子与殷公寅全都开出五行缺二的中上品灵根,心中不禁感叹,殷铁山夫妇虽然不幸遭难,但殷家有了这几个小的,重振家业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他听了殷公寅准备去投墨鳞峰的想法,心中微微一动,问他为何偏偏会对墨鳞峰动心。

    殷公寅道,除去花狸、铁翎二峰,剩下巨猿、白头以及墨鳞三峰中,唯有墨鳞峰的修炼路数最吸引我。墨鳞老祖的功法细腻深幽,其为人也是阴柔险峻,人争斗往往不靠巨力压制,而是往往出其不意,有时甚至为了争得一丝先机,不惜率先发起偷袭。其道法,往往看似寻常,却暗中藏有杀机,比如殷勤所受的百里清风,在旁观折看来,是个化干戈为玉帛的和煦柔劲,被它拂过才知道那感觉就像被千针万线穿过身体一般难受。殷公寅觉得这种道法,颇为适合自己的性子。

    殷勤点点头表示同意,又对殷公子道:“我们之前商量要大家聚在一处,互相照应,现在看却大可不必了。小小被铁翎真人收为关门弟子,有了她这条大腿,万兽谷内应该没人敢动你们。要我说,这墨鳞峰的道法适合老三,却不一定适合大哥。我劝大哥还是从白头和巨猿两峰之中做个选择。”

    殷公子犹豫道:“老三将道法契合放在第一,若是按照他的理论,那巨猿峰似乎更适合我。可我又舍不得白头峰那边的好吃食。”

    殷勤哈哈大笑道:“那是我们之前未曾想到小小会开出上品灵根,也未曾想到你和老三都开出了中上品的灵根。你们两个虽然不比小小,日后成为内门弟子也是板上钉钉之时,你们多暂听过筑基修士吃不上饭的?”

    殷公丑平日里最为活跃,不过他的灵根只是个中下品,便是借着殷小小的关系,也最多是混个外门弟子,心情便有些低落。

    殷勤看他沉默不语,便问他的打算。

    殷公丑无所谓道:“既然大哥和三弟选了巨猿和墨鳞,那我就去白头峰,这样咱们五个人便将万兽谷的五峰全都占了。”

    殷勤笑道:“你们兄妹占了四峰,可别打我的主意。那花狸峰穷山恶水的,我才不去呢。”

    殷公丑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正色道:“老四,这一路过来,我们全当你是亲兄弟一般,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就留在万兽谷吧。你要是真的不想加入宗门,那我就陪你,咱哥俩干脆在这也朗镇中大干一场,未必就比小小他们混的差了。”

    殷勤被他说的有些感动,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是个蛮人,从小到大除了进入荒原狩猎,就没出过小仓山的地界。这一趟下来,见识过野狼镇与郡城的繁华,就更想去看看蛮武皇城的样子,或许有一天,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去东周大陆看看呢。”

    殷公丑悠然神往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想和你一起走了!要我说人生一世,与其窝在山沟沟里苦修那虚无缥缈的长生大道,真不如信马游缰看遍世间的繁华。”

    殷勤摇头道:“你可走不得,你若走了,他们三个遇到事,找谁拿主意去?”

    殷公子和殷公寅这才听出,殷勤竟然打算离开万兽谷,去往蛮武皇城。殷公子不禁急道:“你哪能说走就走,怎么也得去趟铁翎峰与小小见上一面才行。你若这就走了,小小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殷勤心道,我已经被那两个小娘们儿盯上了,再不走的话怕是要被她们绑到花狸峰去挖黑煤窑了!只是这话却不好给他们解释,殷勤只好笑着安慰他们道:“我又没说这就要走,虽然开出了个废灵根,也得修炼不是?我还准备在野狼镇待上两天,看看能不能找到修炼的功法呢。”

    殷家兄弟面面相觑,心有灵犀地转了别的话题。殷勤五条灵根,全是阴根,到哪里找修炼的功法去?

    其实殷勤也有他的顾虑,若是从个人安全角度来说,趁着花狸峰的两位女修忙于招募人手脱不开身,立马离开野狼镇才是最佳的选择。

    可他身上灵石耗尽,以为依仗的血符又残破的不成样子,能否再度激发都没有把握。而且现在又是非常时期,从野狼镇到仓山郡城的路上除了妖兽凶险,更有杀人夺宝的散修游弋其间,万一遇到险情,他连个像样的防身法器都没有。

    眼下他全部的希望都在那枚赵白眼的乾坤戒上,他的灵根再废物,好歹也可以调动灵气了,只要找到相关的功法,开启一枚乾坤戒应该不是难事。

    考虑再三,殷勤还是决定在野狼镇再待上几天。开脉大典尚未结束,各大峰的招募也要等到这以后才能开始,殷勤觉得等花狸峰开始招收人手的时候再走,反而更加安全。届时两个女修肯定会被宗门事物缠住手脚,而无暇顾及到他的去留。

    ******

    就在殷勤他们喝酒聊天之时,野狼镇的西门下,两个男人买通了守城门的小校,正奋力地从一个狭小的瞭望口往城外面钻。

    先钻出去的是个面色阴冷的白净书生,他的修为已达筑基中期,却要运起缩骨之术,偷钻这比狗洞还不如的瞭望口,心中的不愈可想而知。

    随在他身后的是个身材瘦弱的年轻修士,估计是个刚刚开脉的菜鸟,费了好大劲儿,被人前扯后推地从那洞口中送出了城外。

    “哎呦喂,挤得人家骨头都要断了。”那年轻修士娇嗔地哼哼着,使劲儿揉搓着腰肢。若是殷勤看到,肯定会笑出声来,没想到殷公壮放起娘炮来,也能使的如此好身段儿。

    “别在这儿发浪,赶紧走!”当先挤出来的中年修士,在殷公壮的屁股上柠了一把,顺势将他托住,脚下生风,以堪比荒原青狼的速度朝漆黑的大仓山遁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