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还嘈杂一片的庙门空场上,此刻已是鸦雀无声。

    “我没听错吧?花狸峰竟然要招募这个屁灵根的家伙?”几个挑头起哄的,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大家的目光全都从殷勤身上,转向青帝庙的大门,那里两位姿容出众的筑基女修飘然而出,望着殷勤的眼神中饱含了殷切的笑意。

    狗丫儿压着步子,保持着落后蓝雀半步的距离,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让她觉得有些紧张。刚才那句话,虽然是她运功所说的,内容却是出自蓝雀的授意。

    殷勤的灵根“播报”,虽然被那索贿不成的中年修士刻意拖延到最后一刻才报,但载有他灵根详情的卷宗却是早就入库了的。

    狗丫儿和蓝雀一直留意着殷勤的动向,听说他竟然真的开脉成功,她俩心中惊讶的程度绝不亚于听到殷小小开出了上品灵根。要知道殷勤可是中了墨鳞老祖百里清风的人,不但身受重伤,体内的经络应该早就枯萎断裂才对,他的开脉难度就和一个行将入土的老人差不多。

    等她俩看过殷勤的卷宗,却又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直叹这造化竟然如此弄人,硬生生地将飞翔的希望塞给人家,却又在下一刻折断了人家的翅膀。

    狗丫儿想到老祖的授意,心思一动便对蓝雀说:“这小蛮子开出个垃圾不如的灵根,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他招入花狸峰,给他个杂役的身份,想必也会对咱们感激涕零。一来可以省去咱们不少力气,二来也是示好掌教真人的新收真传,岂不是一举两得?”

    蓝雀沉吟片刻,摇头道:“我看那人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对咱们也是毕恭毕敬,他骨子里却是个颇为高傲之人。若是只给他一个杂役的差事,怕是打动不了他的心。”

    狗丫儿笑道:“让他当个杂役,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就他那灵根,怕是连那些小的修仙世家都不会要他。”

    蓝雀眼珠儿一转道:“咱们这次招募,可是要人没人,要灵石没灵石,虽然事先做了诸多工作,效果却是差强人意。何不趁此机会,干脆给他个外门弟子的虚名,说不定那些灵根上佳的修士,会因此对我们花狸峰另眼相看。”

    狗丫儿拍掌道:“蓝雀姐真是好算计,你这一计,正应了那个千金买兽骨的典故,正好借机向天下修士展现咱花狸峰求贤若渴之心。”

    蓝雀脸上难掩得色,笑道:“真看不出,有的人平日里自诩,不学无术只慕丹途,竟然连东周的典故都知晓。”

    “谁不学无术了?我那是紧随老祖的步伐好吧?”狗丫儿振振有词地反击道,“倒是你,平日里一副乖巧模样,却敢在背后嚼老祖的舌头!”

    “你个死丫头,到底是谁在背后嚼舌!看我不撕烂你嘴!”

    两个丫头嬉闹打斗一番,都觉得她俩定下了一条绝妙之计。好容易等到殷勤的灵根被当众念出,狗丫儿便运起玄功,说出了刚才那一番招募之语。

    不过当她随着蓝雀走出庙门,众目睽睽之下,却忽然对她们的计策产生动摇,这到底条绝世妙计,还是个傻逼主意啊?为什么大家看过来的眼神,都像看傻子似的?

    蓝雀走在前头,心里也是彭彭打鼓,她也怀疑自己可能出了个馊主意,不过说出去的话,就好比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了,眼下之际,唯有想办法尽力补救。

    殷勤心里揣着事,对于庙外的诸多嘲讽根本也没当回事,远远看见殷公子和殷公丑哥俩朝他奔来,心道:“不知道这哥仨开脉了没有?看不到殷公寅的影子,某非他没有开脉成功?”

    正胡思乱想呢,身后竟然传来花狸峰的召唤,殷勤愣了愣,回头看去,就见那日酒楼上见过的两位筑基女修脚不沾地地朝自己款款飘来。

    这两丫头没吃错药吧?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招募自己?殷勤脑中急转,马上想到了几个可能性。首先一条就是,这两丫头还存着夺财之心,编出这个借口想把自己诓骗到花狸峰去。不过看两人满脸尴尬的表情,估计是这二位忽略了招募一个废灵根,会给她们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

    当然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因为殷小小成了真传,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的身价是因为小小而水涨船高了。

    殷勤心中盘算,身子已经恭恭敬敬地朝蓝雀与狗丫儿施了大礼,口中谦逊道:“小子灵根陋劣,才学浅薄,竟得俩位仙子垂青,简直不胜惶恐。”

    蓝雀暗中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把这出戏演下去,先说了一番灵根本无高下,但能顺应道法,努力上进,凡有灵根者皆有仙缘的屁话,又说花狸峰道场初兴,对天下之有为修士,如何求贤若渴。

    殷勤听出蓝雀说话的重点,心中暗笑:原来这二位是为了博眼球,拉关注来的,可惜找错了对象。想自己一个废灵根的家伙都被他们招募做了外门弟子,那些中上品的修士,自持身份,谁还会去花狸峰啊?

    又见躲在后面的那个圆眼儿的丫头,已经涨红了脸,满脸的窘色,殷勤不慌不忙地喊殷公子和殷公丑过来,给两位前辈行礼之后。方才抱拳朗声道:“殷某惭愧,怕是要辜负两位前辈的厚爱。只因舍妹刚被铁翎真人收为真传弟子,我们兄弟这几日就要去铁翎峰与舍妹会面。至于以后之去留,还待与舍妹见面详谈之后才好定夺。”

    既然这两个丫头想拿自己博眼球,殷勤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将他们与殷小小的关系大肆宣扬出去。掌教真人的真传弟子是何等人物,那可就是未来的峰主候选啊,申具上品灵根,再经掌门真人细心调教,百年之后说不定又是一个金丹老祖呢。

    周围旁观的众人,听殷勤说出这番话,方才恍然大悟。难怪花狸峰巴巴地赶来,要将这位屁灵根的修士招入山门,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说这几个小子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摊上个好妹妹,莫说开出了灵根,就是没开出灵根,家中出了个真传弟子,以后在这野狼镇中也是横着走的人物了。

    蓝雀没料到殷勤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招募,却又不能因此怪他什么,人家随口一句便挽回了花狸峰的面子,而且看那小子嘴角弯起的坏笑,怕是有意为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