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老者呆了半晌,忽然朝殷勤抱拳道,“对不住,宗门的规矩,每枚开脉丹的流向都要记录在案。你想买第二枚不是不行,却要让我先搜下你的身上有没有夹带。”

    殷勤笑道:“我夹带那东西干嘛?我家小妹开出了上品的灵根,说话就是内门弟子,这开脉丹又不是多珍贵的灵丹,我若以托她去买,弄个七枚八枚的也不是什么难事。”

    老者脑子一转,觉得殷勤说的有理,嘿嘿讪笑道:“既然这样,你且稍候,我去取了丹药就来。”

    殷勤看那老者匆匆去了,忍不住长叹一声,自己的乌鸦嘴,再加上殷小小的“影视剧十大经典诅咒”,果然噩梦成真了。亲自服用过开脉丹之后,他终于明白,蛮人难以开脉的原因了。

    从药理上说,蛮虚荒原大部分的开脉丹都是以妖兽为材料炼制而成,其中最主要的成分其实就是高阶妖兽的心头精血。人族服用之后,其药力会渐渐渗入身体的每一条经脉之中,从而激发隐藏在经脉之内的灵根。

    问题是当身具妖兽血脉的蛮族服下这开脉丹之后,其药力往往尚未抵达经络就已经被其体内的妖兽血脉抢先吸收走了。其根本原因在于,蛮族体内的妖兽血脉对这种同源药力的吸收能力,远远高于人体经络对药力的化解速度。

    当然对于殷勤来说,这枚开脉丹并没有浪费掉,里面所蕴含的堪比铁铃铛心头精血的磅礴药力,不但补足他之前所耗损的大量精血,甚至那条冷森的气息也稍微粗壮了一些。

    就是不知道,再服一颗开脉丹的话,会不会还会发生同样的一幕?想到殷小小曾经对自己下过两次“诅咒”,殷勤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负责坎区的炼气老者拿着灵石,走到兑换处登记兑换过开脉丹,匆匆往回走时,却被迎面赶来的两位身着青色衣裙的筑基女修拦了下来。

    为免唐突冒犯,女修衣裙上的兽标绣在衣袖之上,老者目光往上面一扫,知道这二位是来自花狸峰的人。

    说句实话,花狸峰的修士在万兽谷其他诸峰的弟子眼中真的没什么存在感,花云裳在筑基期虽然号称万兽谷第一豪勇,但作为执掌一峰的老祖,只靠她一人之力,还是太过单薄了些。就像这次开脉大典,其他各峰皆有筑基后期的修士坐镇,唯有花狸峰却是两个筑基初期的小丫头领衔,其底蕴之浅薄可见一斑。

    狗丫儿与蓝雀这两天除了在紧锣密鼓地在为招揽新晋修士做准备,对于殷勤等人的“监视”也没敢放松。尤其是殷勤被墨鳞老祖百里清风击伤,以及他的干妹子殷小小开出了上品灵根,更是连用两道千里传音符通报给了老祖。

    就在刚刚她们接到云裳的回信,竟然只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俩人摸不着头脑,觉得还是从殷勤处下手,若是能说动殷勤,殷小小加盟花狸峰也不是没有可能。她俩走到一半,正好看到负责殷勤那片的炼气老者,便干脆将人拦下,询问殷勤的情况。

    听说殷勤竟然买了第二枚开脉丹,俩人心中大为后悔,一枚开脉丹可就是两枚中级灵石,若是早点下手将殷勤绑了,里外里就能省下四枚中级灵石,老祖小半年的用度开销就算有了着落。

    只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晚了,两人只能任凭老者将开脉丹给殷勤送去。彼此的目光里,全是一种将灵石打了水漂的肉痛之色。在她俩看来,殷勤被百里清风伤及根本,吃再多的开脉丹也是没用。

    殷勤在棚外等得正不耐烦,那主事的老者总算是带着丹药回来了。殷勤接过丹药,万兽谷的请柬只能使用一次,再买的话无论有无请柬,就都是两枚中级灵石。

    殷勤顾不得心疼灵石,这次为了稳妥,他先进到竹棚里坐下,调匀了呼吸方才将丹药吞下。

    若是按照他们在钟楼听那青衫男修所讲的开脉须知,此刻就该意守丹田,至于是守上中下哪一处的丹田,到也没有硬性的的规定。一般来说,守下丹田容易昏沉掉举,守檀中容易血气翻涌,守泥丸宫则容易思绪不绝难以入定。具体到个人,则是因人而异,哪处丹田守得住便将药力往哪处引。具体到殷勤,则是哪个田都还来不及守,药力就已经被藏于血脉之中的那股冷森气息吸收了大半。

    殷勤拼了命地用意念将腹中那股暖暖的药力往下丹田处引,心中却是升起一个巨大的问号?为什么会是这股冷森的气息在吞噬药力?要吞也应该由他与生俱来的炙热凝涩的老龟血脉来吞才对?难道说,这股森冷的气息也是一种血脉传承?

    随着药力的迅速消散,那股在浑身迅速游走的森冷气息,抑或可以称之为血脉的寒流,便又壮大了不少。眼看着药力越来越微弱,被殷勤用意念引领着纳入丹田的药力暖流连丹田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填满,更别说将这种药力暖流逼入周身的经络之中去激发灵根了。

    殷勤在沮丧之余,却也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他终于“看”清了这股神秘的森冷气息的本来面貌。那是一道细细的燃烧着的幽寒焰火,这道幽寒焰火就像是一条灵动的蛇,在他体内原来本有的那条粗壮的老龟血脉之上缠绕游走。

    终于,就在他腹中的药力将近枯竭的时候,那道细长的幽寒焰火渐渐减缓了游走的速度,然后猛地往下一扎,倏地一下“钻”到了老龟血脉之中,消失不见。

    殷勤将腹中所余的一丁点药力残渣全都纳入丹田,不得不承认,第二次开脉又他娘的失败了!

    这次殷勤好歹在竹棚里坐了大半个时辰,可当他推开门找到那主事老者时,老者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下来了。

    “药、药力又行完了?”老主事望着殷勤话都说不利索。

    殷勤表情木然地又摸出两枚中级灵石道:“我能否再买一颗开脉丹?”

    “不行!”躲在远处监视这边情况的狗丫儿和蓝雀在心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这小蛮子太能霍霍灵石了,他开个脉所用的灵石,比老娘当初买筑基丹所花费的还要多!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