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小小跑到“坎二二”的时候,殷勤正在竹棚门口“表演”太极拳。在狭小的竹棚里蜷缩着睡了半日,他需要出来活动活动,舒展一下筋骨。

    他的这套太极拳,除了不能用于实战之外,无论是从美学的角度看姿势,或者是从玄学的角度看意境,都是相当了得。前世的他也曾扮演过国学大师的角色,为满足业务上的需要,他专程拜过当世有名的太极宗师学了这套拳法。

    除了太极拳,殷勤还会两种套路,一种是瑜伽,另一种是第七套广播体操。前者是他为了接近那些富婆阔太或者担任公司高管的职业女强人专门练就的套路,不过他所掌握的套路,属于瑜伽派系中的“地躺派”,主要的动作都是在地上滚呀翻的,没办法,这也是业务需要,为了能够和“目标人物”多一些身体接触而已。至于后一种,还是算了吧。

    “殷勤哥,你没事了!我就知道你没事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殷小小见到殷勤立即变了个人,叽叽喳喳地像只大麻雀。

    “你知道吗?我竟然开出了个上品的灵根,嘻嘻,这回咱们总算抄上把大的,发达了!”殷小小学着殷勤的样子,嘴巴不停地讲,“以后就由我负责赚钱养家,你和我哥他们只负责貌美如.....呃,想吃啥吃啥。”

    殷勤的眼皮子跳了几下。这个倒霉丫头,记性实在是太好了,自己偶尔不小心说错几句,她竟然全都记得,还凑成了个段子!

    虽然开心,但看到小小身后还跟着两名青衫修士,殷勤马上收拾起心情,身上动作不停,白鹤亮翅,单鞭,云手,上步七星,猿猴献果......直到将整套拳法打完,这才做了一个收势,稳如山岳般地站定了身躯。

    这小子恢复的倒还真快!邢长老见殷勤除了脸色依旧苍白之外,已经能够在棚前手舞足蹈,心中微微诧异。王执事倒是仔细观摩了一阵殷勤的舞蹈,觉得颇有些章法,不过他的心思全在招揽殷小小的身上,见殷勤收了架势,忙展颜一笑迎上去,自我介绍之后,又忙为殷勤引荐邢长老,又把殷小小开脉开出了上品灵根的前后经过,简短结说地讲了一遍。

    由于殷小小具体开出的灵根属于宗门之绝密,王执事还是按照官方的说法,只说殷小小开出了三阳金加两土的灵根。至于殷小小事后会不会把她灵根的真实情况告诉殷勤,只看这傻丫头对人家那个巴结劲儿,就知道这事瞒不了殷勤。

    殷勤听说殷小小只是个三阳金的主灵根,虽有两土相生,勉强算得上一个上品灵根,但绝对不至于让四位老祖亲临探视。他知道其中必有隐情,不过此时却不是追问的时候。

    殷勤听出王执事话语间的招揽之意,只是墨鳞峰并不在他的名单上,他淡淡笑道:“小小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不去问她的三位哥哥讨主意,却推到我这个外人身上。我可做不了她的主。”

    王执事与邢长老都是人老成精的主儿,听出殷勤话中的婉拒之意,心中虽然不爽却也不敢拿出对待殷小小那一套来对付殷勤。不知怎的,在两位前辈眼中,眼前这个小蛮子竟能给他们一种平起平坐的感觉。

    殷小小之事不可强求,两位长老寒暄几句,便又旧事重提,叮嘱殷小小一早便要登台纳匣,切切不可耽误了。

    殷小小却还在坚持,只说等殷勤开脉之后再去。殷勤瞪她一眼,说声胡闹!又向两位前辈保证殷小小肯定会服从安排。

    殷勤知道王执事他们肯定不会让殷小小在此多待,又想从今以后殷小小就相当于珍贵物种,会被宗门保护,甚至隔离起来,再见一面怕是都难。看着小小一派天真的样子,对于未来一无所觉,他的心中泛起淡淡的惆怅,却不得不狠下心,又捡着重要的事情嘱咐小小几句,便说自己要服丹开脉了。

    “殷勤哥,一定要开脉啊!”殷小小朝他挥挥拳头,被两位宗门前辈一左一右护送着走了。

    殷勤收拾起心情,服下那颗宝贵的开脉丹,转身钻回了竹棚之中。实话实说他对于殷小小竟然开出上品灵根是缺乏准备的,当初虽然给大家分析过这个可能性,由于几率实在太小,他并没针对这种情况制定相应的预案。

    负责看管坎区的那个炼气老者,见殷勤终于服了开脉丹,也暗自松了口气。刚才殷勤在竹棚外面舞蹈的时候,他本想借机把这蛮人赶出去的,当他看到邢长老与王执事竟然一起过来探视,简直差点惊掉了下巴。

    他虽然身份低微,没有资格接触宗门里许多内幕消息,但也知道有人开出了上品灵根,今早就要登那青帝台了。看两位长老的架势,那个与小蛮子颇为亲近的高大丫头八成就是那开出上品灵根的幸运儿。炼气老者望着坎二二的竹棚,心中不禁又羡又妒。

    老者站在那里感慨了片刻,转身正要离开,忽听身后竹门一响,他回头看去,那小蛮子竟然又钻出来了。

    “你怎出来了?”老者吓了一跳,赶紧将殷勤往回赶道,“服下开脉丹之后,必须马上静坐调息,最忌行动动作,赶紧回去!”

    殷勤苦笑着掏出两枚中级灵石道:“敢问前辈,可否再买一枚开脉丹?”

    老者有些发傻道:“你刚刚不是服过一枚?”

    殷勤点点头。

    “你不会以为服用两枚就可以增加开脉的机会吧?”老者哭笑不得地解释道:“开脉丹只能服用一枚,除非药力行完却无法开脉,才可服用第二枚。”

    殷勤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药力已经行完了。”

    “你开什么玩笑?”老者过来,将手指搭在殷勤的手腕之上,“一颗开脉丹的药力最少也要两三个时辰......”

    老者话说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他从这小蛮人的脉象上果然体察不出一丝药力冲关的迹象。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